<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張鼓峰的“地震”

          時間:2015-09-26 07:15:01編輯:中國紅故事

            1938年7月,地處中國、蘇聯、朝鮮三國交界處的哈桑湖、張鼓峰一帶,局勢越來越緊張。占據中國東北的日本侵略軍,不斷向駐守張鼓峰的蘇聯邊防軍進行挑畔,要求蘇聯軍隊退出哈桑湖和張鼓峰地區。
            蘇聯守軍拒絕了日軍的要求。
            到7月下旬,集結在哈桑湖地帶中國一側的日軍已超過了4000人,并且配備了六個炮兵連。這時,蘇聯邊防軍仍只有少數值勤戰士據守著這一地區。
          在蘇聯的日本間諜發出情報說,蘇聯現在無意在這一地帶作戰,也完全缺乏作戰的準備。
            日軍決意以此作為對蘇戰爭的開端,只要能夠順利攻占張鼓峰,而蘇聯方面又不作出強烈反應的話,日軍便可繼續向蘇聯境內推進。
            這就使得張鼓峰地區的危機,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
            7月29日凌晨4時,激烈的槍聲拉開了戰斗的序幕。日軍一個連分兩路向張鼓峰發動了進攻。濃霧和小雨掩護了侵略者的行動,使蘇聯邊防軍的防衛更加困難。而且,此時在張鼓峰高地值勤的蘇軍,僅有十一名邊防戰士。
            日、蘇雙方交火并展開了自刃戰,蘇軍的十一名邊防戰士中竟有五人陣亡,其余六人皆負重傷。幸虧及時趕來增援的六名邊防戰士和三十名騎兵,打退了日軍的沖擊。
            7月30日,日軍從朝鮮調來的第19師逐漸進入陣地,并以大口徑火炮對哈桑湖、張鼓峰地區進行猛烈轟擊,傾瀉了一萬二千發炮彈。在炮火掩護下,第19師再次發動進攻。這時據守陣地的蘇聯邊防軍僅92人,野戰部隊的一個連和一個坦克排直到半夜才趕來投入戰斗,終因寡不敵眾,到31日清晨6時25分,日軍占領了張鼓峰高地。蘇邊防戰士幾乎全部壯烈犧牲。
            日本的報紙上登滿了勝利的戰報。日本政府對這一事件的宣傳,幾乎超過了一年前對蘆溝橋事變的宣傳。
            蘇聯政府向日本駐蘇大使重光提出抗議,并且引證歷史地圖,說明哈桑湖、張鼓峰一帶是無爭議的蘇聯領土。然而重光卻按照東京的指示,不同蘇聯政府進行任何有關地圖的討論。
            8月2日,蘇聯邊防部隊向入侵日軍進行了反擊,但由于兵力懸殊過大,沒有取得任何進展。日軍仍牢牢地固守著張鼓峰高地。
            直到8月3日,蘇軍第40師經過連續3天的艱難行軍,才到達邊境地區。
            就在這一天,日本東京的皇宮里,樞密院專門就張鼓峰高地事件舉行了特別會議。會議由不久前上任的樞密院者長平沼男爵主持,此人極其反動好戰,被稱為“日本法西斯之父”。出席會議的除了樞密院者員外,還有參謀總長閑院宮,軍務局長小磯,陸軍大臣坂垣等幾個軍人。裕仁天皇參加了會議,表示他對這次會議決議的重視。坂垣對哈桑湖事件的具體經過做了說明,他說張鼓峰高地已牢牢地控制在日本軍人手中;可靠的情報證明,蘇聯不打算擴大沖突,到目前為止該地帶仍然只有少量邊防人員。因此,他請求樞密院同意他的行動計劃,向沖突地帶派出補充部隊,以便向蘇聯境內繼續推進。
            樞密院議員投票,一致同意陸軍大臣的提案。
            也就在這一天,笠原將軍從柏林返回東京,帶來德國外交部長里賓特洛甫的一封密函。德國建議與日本簽訂軍事條約,當其中一國與任何第三國發生戰爭時,另一國都要給予援助。
            到目前為止,戰爭的一切因素,似乎都只對日本人有利。這就難怪他們會把如意算盤一直打到底了。
            8月4日,進入陣地的蘇軍第40師接到了戰斗命令:擊退入侵蘇聯之敵,恢復哈桑湖、張鼓峰一帶的國境線原狀。
            但是平靜狀態又維持了一天。蘇聯軍隊在發起反攻前,又調集了120門大炮、足夠的坦克和轟炸機,他們的兵力已超過侵略日軍的3倍!  日軍仍被大戰前的寂靜所迷惑。他們在等待增援部隊的到達。在8月5日這天,日本參謀本部調動參戰的部隊,有帝國第15師、第120步兵師、騎兵獨立團、重型炮團、工兵團、特種騎兵旅、6個高射炮連、幾個坦克部隊、一個遠征旅和其他一些小部隊。顯而易見,調動如此之多的兵力,目的肯定不會僅僅是一個小小的張鼓峰。然而,這些部隊都沒能趕得上8月6日的戰斗。
            從8月6日的凌晨起,無數的重型炮彈落到了張鼓峰高地日軍的陣地上。
            炮聲驚天動地,炮擊一直持續到午后,蘇聯的重型轟炸機也投入了戰斗,無數的炸彈從天而降,轟炸掀起的煙塵連午后的太陽都給遮住了。幸存的日軍只能狼狽不堪地緊伏在地上,連頭也不敢抬,更不用說吃飯和喝水了!

            這次轟擊的強烈程度,被遠在朝鮮清津港附近地震站工作的一位日本老學者記錄下來了。他在這個地震站工作已經15年,并且成功地監測到東半球的幾次大地震。8月6日這天下午,地震站所有儀器都發現在太平洋北岸發生了地震,震中在中、蘇、朝三國交界的哈桑湖一帶。老學者把全部詳細準確的數據記在工作日志上,寫好無線電報,發往東京地震監測站和海嘯研究所。但是,研究所在回電中告訴他,8月6日這天,地球上沒有任何地方發生地震。
            有的只是蘇軍對張鼓峰地區的轟炸與炮擊!

            緊隨著炮擊之后的是蘇軍坦克的猛烈沖鋒。張鼓峰上的日軍再也無法堅持,只好倉皇撤退,一直逃回邊境線的中國一側。
            張鼓峰上又飄揚起蘇聯的紅旗。
            日軍參謀本部雖然感到震驚,仍不甘心失敗。它指揮了第二天的反攻。8月7日整整一天,日軍向張鼓峰高地發起了近20次殊死沖鋒,企圖再次奪取這塊高地,然而,在蘇軍的猛烈炮火下,他們只在張鼓峰前留下了3000多具尸體與傷員。
            蘇軍甚至發起反沖鋒,將日軍完全壓迫到邊境線的中方一側。盡管日軍的后援部隊相繼投入戰斗,在隨后的幾天里,他們終究未能再攻上張鼓峰高地。8月12日,日軍終于放棄了進攻的企圖,轉入防御。
            日本參謀本部不得不承認他們對時局判斷的失誤。
            日本駐蘇大使重光得到了新的命令,讓他就結束哈桑湖事件盡快與蘇聯人開始談判。陸軍大臣坂垣、外交大臣有田、海軍大臣米內在參謀本部整整坐了一夜,急切地等待著莫斯科的消息。由于時差關系,東京的午夜正是莫斯科的午后。終于,陸軍次官東條帶來了消息。這是從莫斯科發來的明碼電報:重光已離開蘇聯外交部,詳細內容將以密碼電告。
            兩個小時以后,譯報員終于送來了重光電報的譯文:蘇聯人已同意開始談判,談判的基礎是恢復哈桑湖沖突前存在的舊邊界。
            日本將軍們這才松了一口氣。
            坂垣沉重地說:“我認為,這是暫時的休戰。”

            這一次,日本報紙保持了令人驚訝的緘默,仿佛地球上根本就沒有什么張鼓峰和哈桑湖,更不用說哈桑湖事件了!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