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虞允文統兵抗金

          時間:2015-09-26 07:14:40編輯:中國紅故事

            這個驚心動魄的故事發生在岳飛死后20年的一個秋天。
            金國皇帝完顏亮率領60萬大軍,分四路南下,妄圖一舉滅亡南宋。南宋的皇帝趙構這時已遷都臨安(今杭州)。面對著來勢洶洶的金兵,朝廷里許多人主張投降,但也有不少愛國將士表示要像岳飛那樣,和金人決一死戰,保住宋朝的半壁江山。
            當時,在前線負責抵抗金兵的是大將軍王權,這是個貪生怕死的家伙,在金軍的進攻下節節敗退,一直退到江南的采石磯;他知道大事不好,帶著老婆和金銀細軟星夜逃離了陣地。將士們失去了主將,秩序頓時大亂。一旦金兵打過長江,采石就會失守,那臨安也就危險了。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朝廷派了一位叫虞允文的文官去采石慰勞將士們。虞允文接到圣命,日夜兼程,馬不停蹄地往采石趕。沿途,他看到不少王權部下的士兵,三三兩兩地蹲在路邊,解甲卸鞍,沒精打采。虞允文跳下馬,吃驚地問:“金兵們馬上就要渡江,你們怎么還閑坐在這里?”士兵們無可奈何地搖搖頭:“大將軍都長了兔子腿,我們還留在這兒干什么呢!”虞允文一驚,糟糕!他縱馬疾馳,很快進入采石,察看了地形,只見江對岸的金兵營寨相連,一眼望不到邊際,隱約還聽見人喊馬嘶,軍號陣陣。
            金兵那么多人馬,而王權留下的不過一萬八千人馬,無論如何,是對付不了比自己多三十倍的金兵的。虞允文憂心如焚,連夜趕到離采石80里的蕪湖,想請那里的守將助一臂之力。誰知蕪湖也很吃緊,一點力量也抽不出來。虞允文只得折回采石,把散兵們招集起來,給大家鼓勵。他說:“現在,敵我力量雖然懸殊很大,但長江天塹還在我們手中,只要大家鼓足勇氣,奮勇殺敵,就一定能死中求生!”副將時俊大聲道:“可我們是群龍無首呀!”虞允文心頭一熱,拍拍胸口道:“大敵當前,國事為重,如大家信得過我,我愿臨時負責軍務,同諸位一起與金兵決一死戰!”將士們聽了,激動萬分,七嘴八舌地亂嚷道:“只要你當我們的元帥,我們愿以死報國!”“我們就叫你大將軍,虞大將軍!”虞允文嘴上雖然這么說,心里不免有些發虛,因為他僅僅是個中書舍人,皇帝沒有圣旨,他竟敢在這兒稱起了將軍,萬一傳到京都,皇上是不會放過他的。想到這里,虞允文把心一橫,責問自己:你呀你呀,都什么時候了,怎么還在考慮自己的得失呢!眼下,只要能打敗金兵,怎么都行。
            和他一起來勞軍的人都勸他,我們是來勞軍的,何必冒這個風險呢?何況到了這個地步,也不怪我們,而我們卻代他人受過,犯得著嗎!還有人諷刺他,想當將軍想瘋了,跑到這里來過癮。對于這些,虞允文全然不聽,他說:“身為朝廷官員,不論職位高低,都應該在國家危難時挺身而出。國家養了我們這批人,難道我們就不能以死報國嗎?”那些人看他態度如此堅決,深受感動,有的表示留下來,同他并肩作戰;也有的連夜逃回了臨安。事到如今,虞允文也顧不得許多了。
            當夜,他和時俊等幾位將官設什出一種用車輪激水,在水中行動很快的海鰍船來,并派工匠日以繼夜地趕制了幾十艘,把它們隱蔽在江邊的港叉里,同時整頓軍隊,做好了迎戰的準備;采石的老百姓聽說要打金兵,紛紛跑來參戰,極大地鼓舞了士氣,將士們個個摩拳擦掌,精神煥發,嚴陣以待。



          再說江北的完顏亮,這時已做好一切渡江準備。到了初六那天,完顏亮身穿黃金甲,跳上指揮船,一聲令下,成千上萬艘戰船從楊林渡口出發,乘著江風向江南撲來。不一會,金兵的先鋒船就抵達了江南岸。站在指揮船上的完顏亮不禁一震,怪事,怎么連一點動靜也沒有?他想下令停止前進,但船速太快,怎么也停不下來,前面的船已經靠岸,后面的船在江中飄忽不定。
            隱蔽在一塊大青石后面的虞允文看到不少金兵已經登陸,拍拍時俊的肩膀:“時將軍,你的膽略天下聞名,這回可得看你的了!”時俊掄起雙刀,大吼一聲,隱藏在草叢中的士兵們一起沖了出來,殺入敵陣,把還沒站穩腳跟的金兵殺得呼爹喊娘,一敗涂地。受傷殘而未死的金兵個個如喪家之犬,跌跌沖沖地朝船上爬,往水里跳,鮮血把江水染得通紅。
            完顏亮看大事不好,慌忙下令后退,可后面的船卻轉不過身,進不得退不得,正在焦急之際,忽然從港叉里又竄出十幾艘奇怪的大船,上面裝著踏輪,在船上踏車的大多是民工。這些民工雖說是初次參戰,但個個毫無懼色,吆喝連天,駕著海鰍船,乘鳳破浪向金兵的船隊猛撞過來,像一把鋒利的鋼刀把金兵的船隊攔腰切斷,然后分別加以圍殲。
            船上的、岸上的宋兵一邊打一邊喊:“勝利羅!我們勝利羅!”伴著吶喊聲,岸邊山頭上還響起震耳欲聾的鑼鼓聲。那是從光州退下來的一群宋軍,個個身負重傷,卻要求參戰,虞允文便叫他們隱蔽在山上敲鑼打鼓,以助軍威。
            完顏亮更覺得詫異,也不是唱戲,他們怎么把鑼鼓也搬來了?他睜大了眼睛往山上看,只見霧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見。隱約,又聽見有人在狂呼:“接應的大軍到羅!接應的大軍到羅!”完顏亮嚇得魂飛魄散,跺著腳在船上喊:“退兵,馬上退兵!”就在這時,岸邊的竹林里陡然飛出無數金箭,把船上的,水中的金兵射得死的死,傷的傷,完顏亮的肩上也挨了一箭,要不是跑得快,肯定會死于亂箭之下。
            這些神臂弩,也是虞允文特意安排的。
            完顏亮氣咻咻地回到江北岸,一點人數,竟少了十幾萬,氣得他吹胡子瞪眼,雙腳直跳。
            虞允文還不肯罷休,當晚又派人潛過江來,偷襲放了一把大火,將金兵泊在楊林河道里的船只燒成一片灰燼。完顏亮咬牙切齒地說:“好一個虞允文,你等著吧!”他思來想去,覺得不能光來硬的,得換個手法。于是,連夜寫了封信,叫人悄悄送到采石虞允文帳中,信中寫道:“我原以為鎮守采石的是王權,沒想到是你——一個小小的中書舍人!交戰時,我看你進退有方,臨危不亂,我打心眼里佩服你,如果你愿投降,我一定封你為丞相,我知道,趙構是瞧不起你的,你冒充大將軍,回去定會有殺身之禍,絕無好的結果。”虞允文接到信,冷冷一笑,當場把信撕得粉碎。
            完顏亮看誘降不行,又派人過來傳話:“你要是還執迷不悟,我將從瓜州(揚州境內的長江入口處)渡江,到那時,我要把你剁成肉醬!”虞允文揮筆寫了封回信,綁在箭上,叫弓弩手乘上小船,從江心射了過去。完顏亮展開信一看,只見上面寫道:“不必虛張聲勢,故意恫嚇。你若從瓜州渡江,我一定在那里恭候!”完顏亮越看越來氣,咆哮一聲,掄起大刀,將那個撿信的小校砍成兩截,即刻傳令:“速速進兵,速速進兵!”下半夜,天空飄起了雪花,完顏亮驅趕著他的部隊踏上了去瓜州的路。
          江南岸的大道上,虞允文正帶著一百多個騎兵,飛速向瓜州對岸的京口(鎮江)進發,他打算在金兵到達瓜州之前趕到那里,去拜會守在那里的老將軍劉愬,一起商量對策一走進劉愬的大帳,虞允文瞥見帳中放著一盆將要熄滅的碳火,劉愬半躺在榻上,滿臉愁容地望著窗外。當虞允文披著一身雪花出現在他面前時,他激動得坐了起來,未曾開口,深陷的眼窩里便滾出了兩行濁黃的淚珠。
            虞允文知道,老將軍抗金一輩子,被朝廷弄得心灰意冷,正想安慰幾句,劉愬抓起他的手抖個不停,連聲道:“知道了,你在采石痛擊金兵的事我全知道了。朝廷養兵30年,竟讓你這樣一個書生立了大功,真讓我們這些武將羞愧,羞愧呀!”虞允文忙道:“老將軍,別這么說,你這一輩子銳意抗金,為國家立下無數戰功,舍人怎能與你相比!”接著,他向劉愬報告,完顏亮已向對岸的瓜州撲來!劉愬一愣:“什么時候?”“昨天下半夜……”劉愬正想說什么,忽然不吱聲了。虞允文再三追問,他把頭直搖:“金兵來了30萬,而京口之兵才有5萬……”說完他往榻上一仰,喃喃自語:“來吧,來吧,反正我只剩下這把老骨頭了!”虞允文再也不能平靜,激情滿懷地說:“老將軍,想當初你并非這樣,今天怎么變得如此消沉?”他說起了采石一萬八千宋兵浴血抗金的場面,說起了威力無比的海鰍船和神臂弩。劉愬聽得兩眼熠熠閃光。不住地點頭。虞允文又將完顏亮寫的恫嚇信的內容說給劉愬聽,劉愬氣得兩眼噴火,霍地站起,叫人趕快備馬,他要和虞允文一起去江邊巡視。
            虞允文扳著他的肩膀,勸他好好養息。劉愬大聲道:“都火燒眉毛了,還管那些干什么!”江灣里,停泊著一百多艘破舊的戰船,虞允文萬分欣喜,當下請來二百多名士兵,讓他們把船分成10組,每組10艘,用鐵鏈連接起來;同時,又派人到附近鄉下借了些水車上的踏輪,裝到船尾。不到三個時辰,一排海鰍船便整齊地停在岸邊。虞允文靈機一動,又在每艘船上搭起了木架,用彩紙糊得花花綠綠,船頭插著宋軍的大旗,請劉愬將軍登上船頭,到江中巡視。
            一切安排停當,金兵的先頭部隊已抵達對岸瓜州了。
            金兵從黑夜走到天陰,走得人困馬乏,不知走了多久,隊伍才進入瓜州地界。
            完顏亮抹了一把額頭上的雪水和汗水,瞇眼瞅著江面。這一帶比采石江面平緩得多,看來,水也不太深;從這里過江,十拿九穩。驀然間,他想起當年梁紅玉、韓世忠擊鼓抗金的場面,真像有無數面戰鼓咚咚地響個不停。
            那時,他還是個小校,跟隨兀術元帥打到這里,差點被宋兵捉住……不想這些了!他揮揮手,趕走這些不愉快的記憶。
            這時,副將完顏鐵縱馬來到他的身邊,揮手朝江上一指:“元帥,你看!”只見江中的霧氣中,一艘“戰艦”正圍著江中的金山試航,船頭旌旗飛舞,刀槍閃亮;一陣江風吹過,送來陣陣鼓樂之聲,數不清的海螺、嗩吶一起吹響,把江水震得沸沸揚揚,像開了鍋一樣。
            將士們伸頸側目,不禁想起采石江面上的海鰍船,個個臉色發白,兩腿發抖。
          完顏亮看了一會,狂笑道:“有什么大驚小怪的,不過是紙船罷了!”完顏鐵結結巴巴地附和著說:“紙船,是紙船!”完顏亮揮著馬鞭朝江中一指,命令完顏鐵帶人下水試試深淺,完顏鐵不敢不下,但心中卻恨透了完顏亮。昨天,他的表弟,就是那個在江灘上撿到信的小校,把信送到大帳,這個老賊竟一刀把他剁了。當時,完顏鐵立在一邊,真想跳出來給完顏亮一箭,但他忍住了,畢竟是大金的副將啊。可現在,這個老賊竟然把他往死路上送。他用手試了試水,冰涼徹骨,扭頭看看立在岸上的完顏亮,兩眼正直勾勾地盯著他,那神情好像在說:“下,快下!”他把眼一閉,縱身撲到水中。
            后面的幾個士兵也跟著下水。
            那艘“戰艦”離他很近很近,朦朧中,他仿佛看見當年的韓世忠正威風凜凜地立在船頭,嚇得他“哎呀”一聲,拼命往岸邊游。
            大堤上,完顏亮已發布了命令:“明日凌晨渡江,后退者死!”完顏鐵一身濕淋淋的,在采石一戰中留下的傷口被江水一泡,更是疼痛難忍,他暗暗打了主意,是被江水淹死?還是和宋軍戰死?要么被完顏亮折磨死!死,死,死,反正是一死,不如跟完顏亮這個老賊拼了!夜里,他把貼心的幾個弓弩手召進軍帳,把想謀殺完顏亮的想法告訴了大家,頓時得到眾人的響應。三更天時,他們手執弓箭,神不知鬼不覺地摸進了完顏亮的大帳。
            完顏亮正在做著過江的美夢,被一陣嚓嚓嚓的腳步聲驚醒,他霍地坐起,只聽“嗖”的一聲,一支羽箭從他的耳輪邊擦過,抓起箭一看,正是自己軍中的箭。他料到不好,正欲取箭反射,又飛來一支,正中他的肩胛。他咆哮起來,腳一跺,牙一咬,猛地把筋拔出,頓時,血如泉涌。他伸開五指將傷口一按,抄起鬼頭刀,正是往外闖,完顏鐵飛步而入,叫道:“老賊,你的末日到了!”一拳打去,把完顏亮打倒在地,一邊大叫:“放箭!”十個弓弩手一起沖進大帳,“嗖嗖嗖”地亂放一氣,一支支羽箭射滿了完顏鐵的全身。完顏亮掙扎著站起,怒視著完顏鐵,嘴唇不住地抖動。完顏鐵撲上去,抓起一根牛皮繩住他的脖子上一勒,完顏亮立時兩眼圓睜,手腳亂動,下一會便斷了氣。
            完顏鐵舉臂一呼:“傳我的命令,北撤30里!”天亮時,積雪還未化盡,完顏鐵派人到江南送來一份議和書,還帶來完顏亮已被處死的消息。那一天,是公元1161年11月27日。
            劉愬聽到這個喜訊,激動得熱淚縱橫,連聲說:“想不到,金人也有今天!”虞允文卻一聲不吱地坐在旁邊,臉上毫無表情。因為皇上已派人來到這里。要他立即趕回臨安。是兇是吉,使他百思而不解,但令他欣喜的是,不管怎樣,金兵終于打垮了,宋朝的江山終于保住了!有什么能比這更令人高興呢!將士們聽說了,一齊涌進大帳,激動得竟將虞允文抬了起來。虞允文叫著:“放下,把我放下來!”可誰也不聽,一直把他拾到帳外,繞場一周,敲鑼打鼓,歡呼雀躍,把虞允文也逗笑了,竟笑出了一臉淚花。

          上一篇:退避三舍斗楚兵

          下一篇:繻葛之戰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