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我的偉大朋友周恩來

          時間:2013-11-05 21:38:33編輯:中國紅故事

           
           
            周恩來是最傑出的兩位人物之一  
           
            在我所結識的世界領袖中,周恩來是我視為最傑出的兩位人物之一,另一位是法國的戴高樂。以周恩來的才具與品德,他可以成為任何一個民族的領袖並建立卓越功勛。然而,讓人頗感不解同時也令人感嘆不已的是,周恩來最偉大的美德是他一生甘居於毛澤東之後,只當“二號人物”。他從未向頂峰發起過挑戰,沒有想過要對毛澤東取而代之。他對毛澤東尊重備至,通常講話的開場白都是:“我代表毛主席……”他從不自我誇耀,把自己看成是頭號人物。可是,儘管他無所怨悔地承擔起了如此謙遜的角色,在大多數中國人的心目中,是周恩來拯救了曾經瀕臨崩潰的中國,他是事實上的也是名副其實的“一號人物”。  
           
            青年時代的周恩來是位英俊男子,他的魅力直至老年也光彩不減,令人傾倒。他富有教養,謙謙有禮,而且笑容可掬。在他身上散發著一種獨特的品格,完美得讓我無可挑剔。即便從政治角度而言,我也從他身上找不出什麼嚴重的失誤。周恩來──鄧小平也是同樣的情形──與毛澤東最為明顯的差異之一,就是在他們當初留學法國之時,吸取了部分歐洲文化和文明思想及其品味。而毛本人對西方世界知之甚少,而這種認識上的缺乏是領袖人物的大忌。  
           
            抗日戰爭時期,周恩來還是位年輕的革命家,蓄著滿臉鬍鬚,看上去有點咄咄逼人。可是,當他成為國家總理,他不僅剃掉了絡腮胡,而且連下巴上的鬍鬚也一掃而光。隨著年齡的增長,他成了亞洲的“克拉克·蓋博”(美國著名電影明星,曾獲奧斯卡獎──譯者注)其溫文爾雅的魅力更甚於他的青年時代,可謂是光彩奪目。  
           
            周每逢開懷大笑兩頰上便會顯出兩個酒窩,展透出他心境的愉悅。他的笑聲往往充滿生氣,爽朗而又富於感染力,毫無做作之態。他的步態與舉止穩健優雅,溢透著貴族之氣,讓人很難聯想到這是位一生忠於共產主義和國家振興的傑出革命家。  
           
            周恩來學識淵博,具有不倦的求知欲,能與任何人進行任何領域的探討──如音樂,文學,電影,當然還有政治。他工作起來猶如一臺永動機,極少有過充足睡眠。我相信,在他整個政治生涯中,他平均每天只睡了四個小時。他的休息通常不在晚上,而是工作通宵達旦,直至凌晨五點他才睡上幾個小時,然後又回到永遠脫不開身的工作之中──接待來訪客人,到各省視察,到海外訪問等等。他的同事們常常對他的健康感到擔心,生怕他的身體會突然崩潰,可是周卻比他們活得更長,直到78歲高齡才駕鶴西去。  
           
            周恩來的生活非常簡樸。他房間裏僅放有幾件傳統樣式的家具,另有幾幅字畫和雕塑。如果到他家拜訪或者看看他平日的穿的衣服,你絕然難以相信它們的主人是一個世界大國的總理。  
           
            在周恩來如此傑出的眾多品質中,不可忽略的一點是他擔負天降大任的能力,在這一點上許多所謂的領袖人物事實上都難以身當其任。在承擔其大國領導者的責任方面,周恩來可以說是駕輕就熟,遊刃有馀。作為總理,他審慎多思,賢明睿智,忠誠無私。他對毛澤東可以說是忠心耿耿,對朋友同事傾力相助──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期間,他想方設法從“紅衛兵”的暴行下保護了許多人。對待老朋友他從來是忠貞不二。以我而言,當時已身處逆境,失去了權力,可他待我仍一如既往,熱情若初。  
           
            在給予外援方面,周恩來可以說是世界典範,與某些國家給予柬埔寨的援助形式對照是,中國人從來不提出任何附加條件。如此文明的行為我想一定是他們悠久古代文化在今日的折射。周經常說:“援助應當是無條件的,應當充分尊重所有人民的自主和自決權。”他從來說到做到,沒有過任何破例。  
           
            就人與人之間的接觸來講,無論是對待本國人還是外國人,無論你是社會名流還是出自社會底層,周恩來都是一視同仁,表現出同樣的禮貌、友善和關切。周本人出身於一個既非農村、也非無產階級或平民的家庭,我覺得在這裏我最好回避使用諸如“貴族”或“豪紳”這樣字眼來聯繫到周恩來,以免令我們的中國朋友們感到不快。所以請允許我把周恩來形容成英語裏的“完美紳士”。  
           
            周恩來有一位很出色的法語翻譯,其口語相當流暢標準,但她在傳達總理的連珠妙語時,偶爾也會出現一兩處小錯。智慧超人的周恩來出于謙虛,同我交談時沒有使用法語,可是他明察秋毫,總是儘可能禮貌地指出和糾正翻譯的失誤,讓她重作確切的表述。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