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周恩來教育思想的幾個特點

          時間:2013-11-04 20:39:50編輯:中國紅故事

           周恩來教育思想的幾個特點 
              新中國成立后,周恩來就一直擔任共和國的政府總理,教育是他統管的眾多工作的一個重要方面。周恩來 的教育思想是十分豐富而又系統的。他對教育的許多重要問題,都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和主張,作了科學深入的 分析和論述。從他關于教育的論述中,可以看到有如下一些特點。  
              一、周恩來特別關心著人民的利益、國家的利益,他的教育思考和主張,都是從人民的和國家的 利益出發的,因而具有極大的感召力、凝聚力和動員力。  
              新中國成立后不久,周恩來就明確指出:“我們的教育是大眾的,是為人民服務的,這是我們教育的方向 。現在是人民的時代,我們的教育應該是有利于人民的。”“所以,我們的高等教育首先就要向工農開門,培 養工農出身的新型知識分子。”〔1 〕他把人民群眾獲得受教育的機會,不斷提高教育質量作為十分重要的事 情,為此做了大量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間,他頂著極左勢力的壓力,提出要講歷史,多出書,要重視基礎 科學和理論研究,中學畢業生可以直接上大學等等,這些都反映了當時廣大知識分子、廣大人民群眾的心聲和 愿望。他認為,割斷歷史,否定一切,不一分為二,就是極左思潮。他說,“把有點問題的書都封起來,只有 少數人能看,只相信自己不會受影響,其他人就都會受影響?群眾總是比我們個人知道得多,他們是能夠作出 判斷的。一面說青年沒書讀,一面又不給他們書讀,就是不相信青年人能判斷。無怪現在沒有書讀了,這完全 是思想壟斷,不是社會主義民主。”〔2 〕他強調要出一批書,要廣開言路。這真是反映了人民群眾的要求、 說出了人民群眾的心聲。我們辦教育就是要遵循為人民服務、有利于人民的原則。只有遵循這樣的原則,教育 才能得到人民的贊成、支持和參與,才會有無窮的活力和發展前途。  
              周恩來不是就教育論教育,而是把教育放在整個社會發展之中,同政治經濟相聯系來思考,是為著完成現 實提出的任務來思考的。實踐性正是他的教育思想的理論力量的根源所在,也是共產黨人教育觀的一個重要特 點。長期的工作實踐和廣博的見識,使周恩來非常清楚教育與經濟、與社會發展的關系,他正是從“把我們的 國家建設成為一個完全現代化的、富強的社會主義工業大國”〔3〕這個根本任務出發, 來提出改革教育、發 展教育的。面對舊中國造成的文化極端落后、人才極端缺少的局面,他強調,搞經濟建設就必須同時要抓文化 教育建設,抓人才培養,不但不能等待,不能削弱,而且還要抓緊,要擴大和加強。在他看來,“經濟建設和 文化建設,好象一輛車子的兩個輪子,相輔而行。”〔4〕  
              建設需要人才,人才則要適應經濟建設的需要,才能充分發揮作用。周恩來正是從這一點出發,來提出培 養造就新的一代的任務和要求的,因此,他的教育思想反映了現實發展的需要,帶有鮮明的時代特征和社會特 征。他提出改革教育結構的意見,在搞好中小學教育的同時,還要大力發展職業技術教育,給中小學畢業生以 就業技術方面的培訓,為生產戰線培養掌握一定知識與技能的合格的勞動者。這些都反映了經濟、社會對人才 的要求。  
              搞好教育事業,無論是改革還是發展,光憑良好愿望不行,必須考慮我國現實具備怎樣的條件。早在1951 年,周恩來就指出:搞教育規劃、工作部署,“不要把不能實現的口號寫上,不能實現的空口號會使我們陷入 被動,失去威信,并會因為不能實現而使人失望。做得到的提上,做不到的不要提。”〔5〕十年以后,他又針 對大躍進時期浮夸風、說假話的情況,提出“說真話、鼓真勁、做實事、收實效。這四句話歸納起來就是:實 事求是。”“如何做到實事求是?首先要通過認真的調查研究”〔6〕,才能摸準情況,根據實際辦實事。  
              〔7 〕周恩來以無產階級世 界觀觀察現實,以社會主義事業發展需要為出發點,設計、規劃教育任務,思想與實際結合,產生巨大成效。 新中國教育事業在五六十年代的巨大發展,便是絕好證明。 二、周恩來善于發現問題,及時抓住教育工作中出現的新問題,并作出深入淺出、具體周密的分 析,其教育思想和主張具有非常鮮明的針對性和說服力。  
           周恩來經常深入實際,接觸群眾,他常常能敏銳地發現問題,并抓住不放,給以解決。1953年5月,他同鄧 穎超去北京101中學看望師生。在同教師學生交談中,他發現學生中萌生有某種特殊化思想,便親切地對學生們 說:你們是革命干部子弟,你們的父兄為人民流過血,立過功,但功勞不能記在你們的帳上。你們又沒有為人 民做過事,有什么功?你們的父兄是從勞動人民中成長起來的,在艱苦的革命斗爭中一直是和人民群眾打成一 片的,你們自己也應該這樣做。你們頭腦里千萬不要滋長特殊化的思想,不能驕傲,要謙虛,要尊敬老師,要 向勞動人民學習,向勞動人民的子弟學習。現在為人民好好學習,將來為革命多做貢獻。如果說要特殊,你們 就只能在多做工作這一點上特殊。他還以清朝的八旗子弟墮落為戒,告訴學生,你們的父兄為革命立了功,但 他們是無產階級戰士,沒有任何遺產留給你們享用,更不會留給你們任何特權。如果說他們給你們留下什么, 那就是一副更艱巨更光榮的革命重擔。〔8〕你看,又不特殊又特殊,又沒留下又留下,他講得多么透徹、多么 令人心服啊!  
           1963年7月,周恩來給首都應屆大學畢業生作報告, 在談到大學生應當樹立集體主義觀點的時候,提到公 與私問題在集體主義原則下究竟應當怎樣處理。〔9〕周恩來并沒有一上來就批自私自利、損公肥私,也沒有空 洞地抽象地講大公無私、公而忘私,而是根據當時青年學生的思想實際,有關公私問題上的不同情況,分為幾 個層次:公私兩利——先公后私——公而忘私,這既反映了思想變化的實際,把青年思想發展過程清晰地展現 在人們的面前,同時又使每個思想層次的青年看到了自己的高度,明確了自己再向前的下一個目標,引導各個 層次的青年沿著正確的方向,一步一步地前進與升華,極富啟示性和引導性。我當年有幸聆聽了這次講話,他 對這個問題的具體論述,給我留下極深的印象,以至幾十年過去,我仍然記得他的這些教誨,不僅注意自己如 何按照他的引導前進,同時還啟示我學習如何分析思想的科學方法。  
           正確處理紅與專、政治與業務關系問題,是時代、國家、人民對青年的要求,是青年自身成長的方向和道 路。在五六十年代,由于“左”的思潮的影響,這個問題在認識及實際工作中,存在一些偏差,出現一些混亂 ,如“拔白旗”、批判“白專道路”等等就是。1961年6 月周恩來就所謂“白專”問題作了澄清。他說:“現 在‘白專道路’這個口號很流行。這個口號不是我們提的”。“什么叫做‘白’呢?一個人只要在社會主義土 壤上專心致志為社會主義服務,雖然政治上學習得少,不能算‘白’。只有打起白旗,反對社會主義,才是‘ 白’。例如有個外科醫生,開刀開得很好,治好了很多病人,只是政治上不大開展,因此就說他是‘白專道路 ’,豈不是荒謬?再如有一個人專心致志為社會主義服務,政治上懂得少一些,但是兩年把導彈搞出來了,對 國家很有貢獻;另外一個人,天天談政治,搞了五年也沒有把導彈搞出來。你投票贊成哪一個人?我投票贊成 第一個人。第二個人只好請他去當政治教員,他不能在導彈部門工作,他只能在導彈部門‘搗蛋’。”〔10〕 有那段生活經歷的知識分子都知道,周恩來這段話的針對性是明顯的,尖銳的,具有強烈的對知識分子的愛護 和對極左思潮的否定。三、他的教育主張,許多都是建立在對中外教育實踐的科學經驗總結基礎之上的,反映了教育發 展規律,因而具有鮮明的科學性、真理性和權威性。  
           周恩來在談教育與政治經濟關系時說過:“文化教育一方面是政治的先導,另一方面它的改造又要在經濟 、政治變革之后才能完成。所以文化教育既是‘先鋒’,又是‘殿軍’。”〔11〕周恩來這個根據馬克思主義 原理、又以自身長期實踐體驗而作出的科學論斷,對我們深入認識教育的功能、作用及特點,有著重要的指導 作用。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我們對教育認識的深化,以及教育改革實踐的發展,教育的“先鋒”作用,愈來愈 為人們所認識,反映在決策上,我們把教育放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提出經濟建設要轉到依靠科技進步和提 高勞動者素質的軌道上來,提出科教興國的戰略;同樣,實踐又使我們看到,教育發展又必須依賴于決策的正 確和政治環境的穩定,依賴于經濟的發展,這也是不爭的事實。我們正是循著這樣的認識來進行教育的宏觀發 展和教育改革的實施。
           
           實現現代化,這是我們國家我們民族共同奮斗的目標。周恩來在談論這個問題時,一方面講,“我們的四 個現代化,要同時并進,相互促進,不能等工業現代化以后再來進行農業現代化、國防現代化和科學技術現代 化。”也就是說,我們要有全局的觀點,全面掌握現代化戰略布局,使各項工作協調發展;另一方面,他又講 ,“把我們祖國建設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強國,關鍵在于實現科學技術的現代化。”〔12〕他認為,“科學是關 系我們的國防、經濟和文化各方面的有決定性的因素”〔13〕。聯系到鄧小平關于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論 斷,我們更加清楚地看到周恩來對科學技術的偉大作用的遠見卓識,從而更堅定我們科教興國的信念,更加自 覺地把教育放在優先發展的地位,更加自覺地進行教育改革。  
           集體與個人、共性與個性的關系問題,是教育工作不易處理得當的問題——不是強調這一方,否定另一方 ,就是忽略這一方,偏向另一方。當然,集體與個人、共性與個性并不是兩對相等的概念,但它們中有交叉、 聯系、重疊。強調集體通常就與突出共性相聯系在一起。周恩來提倡“求同存異”的原則,這不僅用于處理國 際關系,也同樣適用于人際關系。他認為,不同的個人、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國家,個性都是不同的,求同存 異不是抹煞個性、扼制個性的發展,而是在承認個性發展前提下的求同。〔14〕他提倡青年要均衡發展,這就 是求同。“我們向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社會前進,每個人要在德、智、體、美等方面均衡發展,不均衡地發展 ,一定會有缺陷,不僅影響個人能力的發揮,對國家也不利。”〔15〕均衡發展不是取消人的個性和特長,而 是個性健康發展的基礎和條件。為此,他還提出青年要成才,就要做好基本功,包括思想政治、專業技術和文 化知識等幾個方面。要天天學、天天練,日積月累、堅持不懈。我們可以從周恩來教育思想中得到豐富的啟示 和指導,把培育人的工作做得更好。  
           注釋:  
           〔1〕〔4〕〔5〕〔8〕〔9〕《周恩來教育文選》, 教育科學出版社1984年版,第6頁,第71頁,第27頁, 第75—76頁,第215—216頁。  
           〔2〕〔3〕〔6〕〔10〕〔11〕〔12〕〔13〕〔15 〕《周恩來選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471頁 ,第189頁,第350頁,第342—343頁,第20頁,第412頁,第181頁,第129頁。  
           〔14〕袁守芳、胡家模:《周恩來的風格》,中央文獻出版社1995年版,第85頁。十年以后,他又針 對大躍進時期浮夸風、說假話的情況,提出“說真話、鼓真勁、做實事、收實效。這四句話歸納起來就是:實 事求是。” 
           
           周恩來不是就教育論教育,而是把教育放在整個社會發展之中,同政治經濟相聯系來思考,是為著完成現 實提出的任務來思考的。實踐性正是他的教育思想的理論力量的根源所在,也是共產黨人教育觀的一個重要特 點。長期的工作實踐和廣博的見識,使周恩來非常清楚教育與經濟、與社會發展的關系,他正是從“把我們的 國家建設成為一個完全現代化的、富強的社會主義工業大國”〔3〕這個根本任務出發, 來提出改革教育、發 展教育的。面對舊中國造成的文化極端落后、人才極端缺少的局面,他強調,搞經濟建設就必須同時要抓文化 教育建設,抓人才培養,不但不能等待,不能削弱,而且還要抓緊,要擴大和加強。在他看來,“經濟建設和 文化建設,好象一輛車子的兩個輪子,相輔而行。”〔4〕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