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周恩來與解放戰爭時期的上海地下黨

          時間:2013-11-04 20:35:35編輯:中國紅故事

             抗戰勝利后,國民黨政府由重慶遷回南京。以周恩來同志為首的中共代表團為了便于同國民黨進行談判,謀求國內和平;同時,為了在國民黨統治區,特別是在上海、南京地區開展愛國民主統一戰線工作,曾決定在南京、上海設立中共代表團辦事處。1946年5月,中共代表團由重慶遷至南京,但國民黨當局始終未同意在上海設立中共代表團辦事處。我黨于1946年三四月間就頂了上海思南路107號房子,由于國民黨不準我們設立公開辦事處,就作為周恩來將軍的公館。周公館,實際上就是中共代表團駐滬辦事處。  
            周公館的建立,周恩來同志往來于上海、南京之間,這對上海地下黨,對上海各界人民是一個很大的鼓勵和支持。從此,上海人民革命運動,開創了一個上層統一戰線和基層群眾運動相結合,公開工作和秘密工作相結合的新局面。反對國民黨內戰、獨裁,要求和平、民主的運動,迅速地在各界、各階層、各團體中開展起來。國民黨對周公館派遣了特務、軍警進行監視。我地下黨通過組織,由我和有關黨委研究,為周公館配備了熟悉上海情況的可靠的人員,當門衛、勤雜人員等,做保衛工作。組織關系是十分嚴密的,地下黨員一律不準去周公館。當時上海地下黨領導人是劉曉、劉長勝同志;張執一同志在二劉領導下,分工協助做上層統一戰線工作。張承宗負責黨的組織和群眾運動。這方面工作與辦事處有分工,有交叉,有配合。黨的工作統屬中共南京局領導,辦事處設有上海工作委員會,書記是華崗。華崗通過劉少文、潘漢年與地下黨劉曉之間有不定期的聯系,溝通辦事處和地下黨之間的信息。同時,周恩來同志還通過南京局的委員錢瑛同志與劉曉同志秘密聯系,傳達中央和周恩來同志的指示。辦事處原來準備在上海出版《新華日報》,因國民黨當局百般阻撓,未能辦成。  
            關于我黨在國統區的工作方針,周恩來同志曾在一次會議上分析當時的形勢時指出,國民黨有發動內戰,全面分裂的危險,要發動群眾,制止內戰。周恩來同志調馮文彬同志由延安秘密來滬,進行調查研究,協助地下黨,指導青年運動。馮文彬同志曾多次與劉曉、劉長勝、張執一、張承宗等商談,研究群眾運動狀況,并深入學生系統,指導工作。同年5月,在周恩來同志領導下,上海辦事處與地下黨互相配合,在上海工商界、文化界、教育界及民主黨派等方面,廣泛開展了愛國民主統一戰線工作,組織了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參加的有民主同盟、民主促進會、民主建國會、婦女聯誼會、學生團體聯合會、雜志聯誼會、中小學教師團體以及酒菜、百貨、水電、機器各職業、產業工會等共52個單位。馬敘倫、許廣平等29人為理事。聯合會發表了“反對內戰宣言”,號召人民團結起來,以具體行動,阻止戰亂。  
            上海地下黨根據周恩來同志的指示,6月20日,組織上海人民和平請愿團,動員各界人民,進行反對內戰、爭取和平、反對獨裁、爭取民主的斗爭。6月23日,上海各界人民團體推派代表馬敘倫、吳耀宗、蕢廷芳、盛丕華、張絅伯、包達三、閻寶航、雷潔瓊及學生代表陳震中、陳立復等赴南京請愿,要求和平,反對內戰,要求民主,反對獨裁。上海黨還組織了上海200多個社會團體,包括機器、紡織、市政、店員等業職工和100多所學校的學生和教師,約5萬多人在北站舉行隆重的歡送大會,會后并游行示威。上海黨的領導人劉曉、劉長勝、張執一、張承宗等都親臨現場,馮文彬同志也前來指揮部。學生方面由張本、吳學謙,職工方面由張祺、陸志仁等負責,也分設指揮及聯絡點。請愿代表到達南京下關時,遭到國民黨特務的毆打,4名代表受重傷。周恩來同志聞訊后即與董必武同志去醫院慰問受傷代表,并向國民黨當局提出抗議。下關慘案發生后,周恩來同志對上海地下黨的工作和同志們的安全,非常關心,曾經指示對在運動中已經暴露的同志,要及時撤退。他一再強調上海地下斗爭的長期性和堅韌性,要注意隱蔽,積蓄力量,切忌犯急性病。周恩來同志關于上海斗爭形勢分析與工作方針、斗爭策略的指示,對上海地下黨和愛國民主運動的鞏固與發展,是十分重要的。國民黨鎮壓上海“六·二三”和平請愿團后,便進一步鎮壓和破壞進步的工會運動、學生運動和文化運動。  
            9月1日,周恩來同志在上海向中外記者發表談話指出:中國內戰的擴大,實在是美國幫助國方所致,正當司徒雷登大使提議召開三人小組會時,美國政府竟以5億美元之剩余物資轉讓政府從事內戰,實對司徒“調解”之詞以迎頭痛擊。周恩來同志向美國政府提出嚴重抗議。9月29日中共中央發出關于開展美軍退出中國運動周的指示。之后,上海地區各界人民反對國 民黨內戰、獨裁的斗爭,就和反對美國干涉中國內政的斗爭結合 起來,運動向更深更廣的范圍發展。  
            11月19日周恩來同志率中共代表團鄧穎超、李維漢等人 離南京返回延安。在離南京前,中共上海辦事處曾轉達周恩來 同志給上海地下黨劉曉同志的指示,指出國民黨地區黑暗嚴重 的時刻又到來了,必須堅持隱蔽的艱苦的斗爭,預計5年的時 間,勝利必將實現。我當時立即向上海市委傳達。周恩來同志的關懷和指示,給上海地下黨的同志以很大的鼓舞。大家都信心倍增,堅持韌性的艱苦的斗爭。結果,只用3年的時間就取得 了上海的解放和全國的勝利。1947年是中國革命有決定意義的一年。我解放區軍民對國民黨的全面進攻奮起反擊,迫使國民黨不得不采取重點進攻。同年7月至9月,國民黨的重點進攻也被粉碎。我解放軍轉入了全國規模大反攻。在年初,國民黨地區北平、上海等大城市,發生了反美反蔣學生運動,2月9日上海工商界發起愛用國貨運動,標志著人民革命力量正在匯集,全國性的革命高潮正在掀起。  
            1947年1月16日周恩來同志曾電告劉曉等同志,為了更有計劃的領導蔣管區群眾愛國民主爭生存的斗爭,中央認為蔣管區黨組織有調整的必要,決定成立中共中央上海分局,將劉曉、錢瑛兩處所管的秘密組織系統,統一管理。分局下設上海市委。上海分局以劉曉、錢瑛、劉少文及另由劉曉從上海黨委中推薦一人組成,負責領導與發展蔣管區秘密黨的工作。上海分局直屬中央領導。當時劉曉除向中央推薦劉長勝同志參加外,還曾推薦三人為分局委員。2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過了迎接中國革命的新高潮的指示。4月29日,周恩來同志為中共中央起草的給各中央局、分局的指示中,明確指出,各地城市工作部的任務是在中央規定的方針下,統管黨在國民黨統治區的一切工作并訓練這一工作的干部。5月6日他又為中共中央起草電報致劉曉等同志,告以中央決定將上海中央分局改為上海中央局。通知指出:為加強與調整蔣管區我黨工作的領導,中央決定將上海中央分局改為上海中央局,管轄長江流域、西南各省及平津一部分黨的組織與工作,并于必要時指導香港分局。上海局仍以劉曉、劉長勝、錢瑛、張明(即劉少文)4同志組成,劉曉為書記、長勝為副書記。在目前較嚴重的環境中,上海局會議以愈少開愈好。至原在上海黨委負責各同志,仍各管一方面的工作。根據中央指示精神,原劉曉同志推薦的三同志,即分別在上海局領導下由張承宗同志分管上海市委;張執一同志分管外縣委員會和策反工作;張登同志分管文化統戰工作。中央在組織上成立了城工部和上海局,加強了國民黨地區黨的領導,是國民黨地區人民革命運動蓬勃展開的重要保證。周恩來同志的直接領導,使黨在國民黨地區的路線、方針、政策,得到更好的貫徹執行。  
            周恩來同志對中共上海局的領導抓得很緊,密切注意蔣管區政治、經濟的動態,及時指導地下黨的工作。中共中央在1947年給上海局的電報指示和答復上海局請示匯報的電報,有兩件是周恩來同志親自起草的,對國民黨地區反內戰、反饑餓、反迫害、反對美國干涉中國內政的斗爭,指導意義極大,對推動第二條戰線工作的開展,有很大貢獻。  
            1947年5月20日,南京、上海、蘇州、杭州等城市學生6000余人,為搶救教育危機聯合向國民黨行政院請愿游行示威,反對饑餓,反對內戰。游行群眾遭到國民黨軍警憲兵的毆打鎮壓,重傷19人,被捕28人,造成“五·二○”慘案。反內戰、反饑餓、反迫害的學生運動在全國迅速展開,23日京、滬、蘇、杭、豫發起組織全國學聯。在上海,學生運動很快推動職工運動,推動各界人民革命運動,聲勢浩大,群眾廣泛,為歷史上所罕見。毛澤東同志為新華社寫的題為《蔣介石政府已處在全民的包圍中》評論中指出,中國境內已有了兩條戰線。蔣介石進犯軍和人民解放軍的戰爭,這是第一條戰線。現在又出現了第二條戰線,這就是偉大的正義的學生運動和蔣介石反動政府之間的尖銳斗爭。學生運動是整個人民運動的一部分。學生運動的高漲,不可避免地要促進整個人民運動的高漲。  

            第二條戰線的開辟和發展,是和中共中央的正確領導、周恩來同志的及時指示分不開的。1947年2月28日及5月5日周恩來同志代中共中央先后起草了《關于國民黨統治區斗爭策略的指示》和《關于蔣管區黨的斗爭方針的指示》兩個電報,這是國民黨地區工作的綱領性的、奪取反蔣斗爭勝利的文件。文件中指出:蔣管區群眾斗爭,固然要經過一些迂回起伏,但總的趨勢必然會繼續高漲,問題就要看我們領導的斗爭策略如何,組織力量如何,以決定群眾斗爭增長的快慢與可否避免一些挫折。在蔣管區統治尚嚴的地方,尤其是蔣管區大城市中的工作方針,就是要保護我黨及民主進步力量,以繼續加緊開展人民運動。為此目的,既要堅定勇敢,又要機警謹慎。要時時注視情勢的發展,堅持我黨放手動員群眾進行反美反蔣的方針,靈活地既結合又區別合法與非法的斗爭。應避免在不利的條件下去硬碰,這不是保守,而是領導群眾變換方式,繞過暗礁。蔣管區城市工作,一切要從長期存在打算,以推動群眾斗爭,開展統一戰線,如此,方能配合解放區勝利,推動全國新高潮的到來。  
            周恩來同志對蔣管區形勢的分析,非常精辟地指出,工作重點應緊緊抓住推動群眾斗爭和開展統一戰線兩個環節。周恩來同志要求我們,既要堅定勇敢,又要機警謹慎。這一指示,對當時上海地下黨在極端惡劣的環境下開展工作,是十分重要的。1947年2月至6月,上海局多次向中央請示匯報關于蔣管區斗爭情況及貫徹中央指示的意見,均能獲得中央及周恩來同志的及時復電。上海地下黨不少同志回憶,1947年2月9日,上海百貨業職工在勸工大樓舉行愛用國貨運動,被國民黨特務破壞,打死永安公司職員梁仁達,打傷多人。參加會議的郭沫若、鄧初民等知名人士、由群眾保護,從窗外走脫。梁仁達烈士犧牲后,群眾激奮,要抬棺在南京路游行。上海局及上海市委根據當時形勢,敵情動態,并根據恩來同志“避免硬碰”的精神,進行部署,不采取抬棺游行,而采取擴大同情運動、吊唁等方式進行斗爭,使國民黨準備大肆逮捕鎮壓的計劃未能得逞,陷于各界人民譴責、抗議的窘境。“五·二○”運動后,原來部分學校曾提出無限期罷課的口號,經過黨組織的說服,根據中央及上海局的指示,將運動轉向深入鞏固,決定暫時停止罷課,采取一面上課,一面斗爭,上課與罷課帶彈性的斗爭策略。上述兩事,當時都是由我代表上海市委,分別向職委和學委傳達貫徹的。國民黨地區的人民革命運動,在中央正確領導下,如波浪式的、一浪高一浪的向前推進。   國民黨統治者越是面臨總崩潰,對人民革命運動越是瘋狂 的鎮壓。從1947年下半年起,國民黨軍警憲特不斷地對上海學 生運動和進步工會進行大規模鎮壓。7月,黨領導下的《文萃》 刊物被迫停刊,負責人共產黨員陳子濤、駱何民、吳承儉被捕后 遭殺害。1948年1月,同濟大學學生200人被捕,數百人受傷;舞女請愿被扣押400余人。2月初,國民黨又血腥鎮壓申九罷 工斗爭,打死工人3名,重傷數十人,逮捕300多人。隨著上海反美反蔣斗爭的深入發展,國民黨統治當局垂死掙扎,瘋狂鎮壓人民也更為嚴重。  
            1948年8月22日黨中央發出由周恩來同志起草的《對目前蔣管區斗爭策略的指示》。其中指出:蔣近已決心撕破偽裝民主的最后殘余,實行瘋狂的法西斯獨裁的最后掙扎。因此,我黨在國民黨統治區的目前工作,必須有清醒的頭腦和靈活的策略,必須依靠廣大群眾而不要犯冒險主義的錯誤。并且指出:在國民黨統治的城市,單獨進行工人、市民的武裝起義,肯定地說,一般地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將城市中多年積聚的革命領導力量在解放軍尚未逼近、敵人尚未最后崩潰之前過早地損失掉,這是最失策的事。指示還要求我們:不論黨內黨外,凡是已經暴露或為敵特注意的分子,都應設法離開崗位,首先向解放區撤退。  
            恩來同志根據黎明之前一段黑暗的形勢,對地下黨必須堅持隱蔽精干,積蓄力量,以待時機的方針,作了精辟的論述,使上海地下黨避免冒險傾向,深入隱蔽,發動群眾,最后配合解放軍的進攻,解放上海,接管上海。  
            同年9月,上海局根據中央指示,發出了上海、南京當前基本方針的指示,上海局副書記劉長勝在黨內作《集中力量爭取第三年對全局有決定意義的勝利,發揮第二條戰線的作用》的報告。明確了當前上海地區我黨工作的中心是:當前要積極發展革命力量,依靠群眾,團結大多數,為徹底解放京滬,準備接管而斗爭。圍繞這一中心,開展反對國民黨屠殺,反出賣,反搬遷,以及開展保廠、保校、保業、保命的斗爭,以配合解放軍解放上海與接管上海。  
            從1948年8月起,上海市委根據中央和周恩來同志的指示,由我和工委、學委、職委等負責同志討論,決定撤退已暴露的干部,輸送解放區城市工作所需的科技、工程、醫務等干部,約2000余人。上海局委員劉少文同志因所屬系統發生破壞,劉脫險后于10月初到達解放區。地下黨還保護民主人士,將馬寅初隱蔽起來,黃炎培離滬去港。12月,接中央通知,護送張志讓、葉圣陶、鄭振鐸等32位愛國民主人士去港,轉赴解放區。1949年1月19日中共中央電告劉曉、潘漢年設法將毛澤東、周恩來給宋慶齡的信妥送上海面交,并安排宋北上。因宋決定留滬,未去。  
            1949年3月下旬,上海局書記劉曉經香港北上,轉赴北平。上海局委員錢瑛也于4月去北平。至此,上海局成員只留下劉長勝同志。3月17日上海局秘密電臺所在地遭國民黨破壞,報務員秦鳴鈞、聯系電臺的張困齋(張承宗之弟)先后被捕,后英勇就義。當時中央及華東局甚為關注,要劉長勝同志及張承宗等撤退。劉、張等經過研究,因解放軍渡江在即,上海地下黨工作繁重,任務緊迫,決定妥善隱蔽,留滬指揮。劉當時搬至原國民黨國防部少將參議許彥飛家居住。許曾在抗戰時期在大后方受到周恩來同志接見并表揚其為我黨工作。張承宗搬至國民黨陸軍總司令張發奎家居住。張發奎秘書莫振球是我黨地下黨員。留滬的還有劉少文系統的吳克堅和上海局領導下分管文化統戰工作的張登(即沙文漢)等。  
            解放前夕,上海地下黨組織了人民保安隊約6萬人,其中以職員、工人、教師、學生約兩萬人為骨干力量,保護工廠、機關、學校,進行反屠殺反破壞反搬遷的斗爭,迎接解放軍,配合上海解放和接管工作,完成了光榮的歷史任務。  
            1949年5月30日,中共中央在祝賀上海解放的電報中,向三野解放軍指戰員、全上海共產黨員、工人、學生、各階層的民主人士和愛國同胞,熱烈祝賀上海解放。新華社社論指出,上海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大本營和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地,在長時期內它是中國革命運動的指導中心,雖然在反革命勢力的野蠻的白色恐怖迫使中國革命的主力由城市轉移鄉村以后,上海仍然是中國工人運動、革命文化運動和各民主階層愛國民主運動的主要堡壘之一。上海的革命力量和全國的革命相配合,就造成了上海的解放。  
            上海的解放凝結了無數革命烈士的鮮血,也凝結了周恩來同志的心血。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