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抗震英雄舒云的事跡

          時間:2008-09-18 13:35:17編輯:中國紅故事

           

            

           

            舒云,四川地震重災區——青川縣石壩鄉黨委書記。地震造成青川縣4800余人罹難,受傷1.43萬人,25萬人流離失所。石壩鄉是災情最重的鄉鎮之一。地震之后,舒云帶領全鄉干部群眾奮力抗震救災,堅持與受災群眾在一起,而家中父母從身受重傷,到去世,再到下葬,他都顧不上回家看一眼。

            作為一名基層黨員干部,舒云在忠孝難以兩全時,選擇了以對鄉親們的忠誠來告慰雙親在天之靈。在他每天簡短的日記上,記錄了這名鄉黨委書記抗震救災的汗水與淚水……

            5月12日,晴

            下午兩點過,縣城開會,突發地震,縣城許多房屋垮塌。縣委命令參會人員立即全部返回崗位,組織抗震救災。

            返回途中隨處可見山石毀壞的道路。紅光鄉兩座山滑坡,東河口房屋和村民被埋,公路徹底阻斷,步行連夜回石壩。廣播站文小平的家在東河口,也被埋了。淚在心里流。電話打不通,不知鄉里的情況咋樣,父母在木魚,好不好?有一種不祥的感覺。

            記者采訪補記:青川縣正處于龍門山斷裂帶上。地震當日,全縣交通、電力、通訊等頓時癱瘓,大量房屋倒塌損毀,許多村社被山體崩塌掩埋,損失極為慘重。回鄉途中遇到一輛車被巨石砸中,兩名傷員被困,舒云把他們救了出來,委托鄉親把他們送到安全地帶。這個時候,他還不知道,自己在木魚鎮的父母也被困在了廢墟中……

            5月13日,晴

            召開緊急會議,成立抗震救災指揮部,分3組:查災救災組、后勤組、協調組。初步統計全鄉災情:1200多戶的房屋八成倒塌,4000多人無家可歸,100多人死亡,失蹤150多人,重傷50多人,200多人輕傷。急需食物、帳篷、藥品等。手機沒信號,組織人員搭建臨時住處。告訴文小平他家被埋,他沒有回家,還是去村上查災。感動,心酸,擔憂。

            記者采訪補記:石壩災情嚴重,一些村社瞬間消失,大量人員傷亡,當務之急是救人,舒云組織鄉干部分赴各村社,搜救被困人員,查核災情,安撫民心,組織群眾自救互救。

            石壩與外界交通、通訊阻隔,這一天,舒云還是沒有得到父母的消息。

            5月14日,晴

            災民基本穩定,但還有很多事要做。羅清平帶來紙條,父母受傷嚴重,叫回家照顧。托人帶紙條轉告父母:石壩災情嚴重,無法離開,請二老自己保重!下午兩點,副縣長李開明來了,匯報災情,李副縣長安排工作。并告訴我父母可能受傷嚴重,可以回家看看。走不開。下午六點過,再接龔玉軍帶的紙條:父母去世,請速回家處理后事。淚流。

            托人帶紙條給羅清平:“幫忙聯系姐姐,石壩的災情非常嚴重,不能回家。兒不孝,請姐姐安葬好父母!”心痛,沒能見上父母最后一面,兒不孝!

            記者采訪補記:噩耗傳來,舒云流淚了。父親今年68歲,母親64歲,本是享受天倫之樂的年紀,遺憾的是,舒云長期在外鄉任職,姐姐遠嫁綿陽,哥哥在廣東打工,都沒能好好侍奉父母。他們受傷被困,被挖出搶救,直到彌留之際,多么希望兒女們能在身邊!

            一張張紙條傳來,舒云一次次感到揪心,但每次都把紙條塞進口袋,繼續堅守在工作崗位上。父母在期盼中逝去,舒云悲慟、愧疚…… 5月15日,晴

            有災民自發轉移關莊場鎮,關莊壓力大,要想辦法。安排后勤組、查災組人員做群眾安撫工作,組織群眾在廢墟里掏糧;安排協調組步行關莊了解轉移人員情況。去了三江村,災情嚴重,恢復重建任務艱巨。接姐姐紙條:父母后事已處理,好好工作,照顧好自己,保重身體。心稍寬慰,爸媽安息吧。

            記者采訪補記:石壩鄉公路、通訊和電力設施損毀嚴重,短期內難以恢復,救災工作困難重重,糧食供應緊張,部分受災群眾開始轉移。一支來自北京的消防武警部隊前一天抵達,立即投入抗震救災戰斗中,他們搜救和轉運傷員,從廢墟中搶糧食,安撫民心——部隊來了,山區受災群眾不再孤立無援。

            姐姐從綿陽回到木魚,安葬父母,舒云沒能看上雙親最后一眼。

            5月19日,晴

            回縣上匯報救災情況,爭取救災物資。想回家拜祭父母,無法回去,鄉上事情太多。悲傷,慚愧。下午趕到關莊鎮,看望了轉移的災民。組織群眾自救,搶收搶種,小麥、油菜都黃了,遲包谷也該種了。鄉上干部還有李光云父親去世,王顯倫妻子去世,但他們都還堅守在工作崗位上,他們同樣經受怎樣的心理煎熬?他們感動著我。

            記者采訪補記:回縣城匯報災情,身邊的人勸他順道回家拜祭父母,他心中矛盾,想回去,但鄉親們更需要他,猶豫再三,還是沒有回家。地震災區有許多鄉鎮干部都失去了親人,但他們都堅守在崗位上。這一份對人民的忠誠,令人動容……

           

          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