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抗震英雄李昌寶的事跡

          時間:2008-09-11 15:32:06編輯:中國紅故事

           

           

            

            

            

           

            李昌寶

           
           

            1976年7月27日,51名來自丹麥、法國和日本的外賓來到唐山進行訪問。第二天地震發生后,負責接待外賓的李寶昌沒有趕去解救400米外的家人,而是反復進入隨時可能因余震再次倒塌的危樓中背出4名外賓。因忙著搜救外賓無法顧及家人,李寶昌雖然愧疚卻并不后悔。回憶起那段經歷,72歲的李老伯心如止水,惟一令老人動容的是唐山市民當時表現出來的崇高精神。李寶昌說:“當時得知我們的車護送的是外賓時,本來要攔車的唐山市民竟然自動的讓開了一條道路。

            法國老太嚇得直劃十字

            1976年7月27日,時任唐山市外辦秘書科科長的李寶昌負責接待了來自丹麥的教師訪華團19人、法國訪華團23人和9名準備到唐山陡河電站提供技術服務的日本技術人員。

            51名外賓均入住鳳凰山下的唐山賓館,日本外賓住4號樓,法國和丹麥外賓住5號樓。李寶昌和外辦主任趙鳳鳴住5號樓2層。李寶昌說:“那天我們工作到晚上12點才睡,迷迷糊糊中,床和房子突然搖晃起來。我和趙主任踉踉蹌蹌地跑到門口,但門已嚴重變形,根本拉不開。慌亂之余,我們從窗戶縱身跳下。”

            著地時,趙鳳鳴不慎摔斷了腿。李寶昌背起他就往外跑,在一個水池邊把他放下。這時,趙鳳鳴說:“別管我,趕緊救外賓。”

            李寶昌說:“當時,4層的4號樓只剩下兩層高,5號樓兩側的墻體都塌了,不過主體結構還在。外賓和翻譯都困在5號樓,其中一名翻譯從樓上跳下時摔傷了。”擔心外賓慌亂跳樓造成傷亡,李寶昌趕緊叫來幾名翻譯,讓他們喊話,告訴外賓鎮定,不要急著跳樓。“等外賓的情緒稍微平復后,我教他們把房間里的被單和窗簾撕成布條,結成繩子,一個一個地順著滑落下來。”

            通過這種方式,一些外賓順利脫離危險。李寶昌和幾名工作人員沖進隨時可能倒塌的樓房中繼續搜尋生還者。當時的危險情景讓李寶昌現在還心有余悸:“進入5號樓,我見到的第一個外賓是個法國老太太,當時她都嚇傻了,右手在胸前不停地劃著十字。看到我時,她激動得直掉眼淚,一下子就向我撲了過來。”

            余震不斷,樓房隨時可能再次倒塌,但李寶昌4次進出危樓,從廢墟中背出4名外賓。

            劫車災民為外賓讓開了路

            28日早上8時多,援救外賓的工作告一段落,49人獲救,兩名日本技術人員無生還希望。

            有些外賓受傷了,其中幾個還是重傷,必須把他們送到醫院搶救,但李寶昌當時并不知道整個唐山市都已經被震平了。李寶昌說:“我們走了工人醫院、二部醫院和人民醫院,三家醫院都變成了平地,我當時感覺很絕望。”情急之下,李寶昌想到了位于唐山西邊的軍用機場,也許在那里可以找到飛機運送外賓。李寶昌找來兩輛綠色的天津面包車,載著49名外賓向機場方向飛馳而去。兩輛面包車碾著碎石塊一路西行。沿途的景象讓李寶昌驚呆了,整個唐山市已經變成一片廢墟,尸橫遍野,滿目瘡痍。

            當車輛行至西北井一帶的時候,遭遇了一場意外。說起這段經歷,李寶昌心情復雜而激動。當時西北井一帶有很多災民,他們包圍了李寶昌和外賓乘坐的車輛,有些災民甚至想劫車。車上的工作人員當時很害怕,不知道該怎么辦。李寶昌站出來大聲地說,“車上都是外賓,有的身受重傷,需要及時送走,請大家讓開。”

            緊接下來唐山市民的表現讓李寶昌至今感動流淚,“得知車上坐的是外賓后,所有攔車的市民都自動地讓開了一條道,放我們過去。面對大災難,所有的人都想搭便車盡快逃到安全地帶,但面對國際友人,唐山市民表現出的精神讓我刻骨銘心。”

            在去機場的途中,兩名外賓重傷不治,一個是法國人,一個是日本人。上午10時多,49名外賓順利抵達機場。李寶昌說:“當時機場已經有很多災民,外賓被安排在一塊相對安靜的樹林里,天一直在下著大雨,解放軍做了幾個簡易帳篷,讓外賓暫時休息。中午11時多,解放軍還做了面湯和油炸餅給外賓做午飯。這些東西在當時完全稱得上是‘奢侈品’,外賓十分感動。”

            中午12時40分,連同兩具遺體,49名外賓全部登上飛機,離開震區飛抵北京。

           

          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