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青角牛

          時間:2015-09-25 19:40:24編輯:中國紅故事

            阿網家有條出色的水牛犢,這條水牛角的顏色非同一般,閃著青幽幽的光澤,大家都叫它青角。
            青角長大了,到該穿鼻子的時候了,它的老主人金生公公用一根柔松的白色繩子打個“8”字結,挽住了青角的兩只角,拍拍青角的屁股,說:“去吧,去吧。”小主人阿網爬上了青角的背,摸著它的脖子叫:“駕,駕一一”  青角邁開富有彈性的步子,高高興興地走在陽光下的泥徑上。步伐很有節奏,后蹄踩準前蹄印,騎牛的人覺得騎著一個水浪似的,最好的牛才能走出這種步伐來。
            他們出了村,到了鄉里的獸醫站。阿網的爸爸金柏是站里的牛醫生,他不但會給牛治病,還會穿牛鼻子、宰牛。這時候,他正在場上給一條黃毛小牛穿鼻子呢。
            場上平行埋著兩個柱子,中間還橫著兩根樹棍,形成了一個“井”字。
          那黃毛小牛的頭被卡在這井字里,正昂昂地叫著,掙扎著。
            青角不知道這黃毛小牛正在穿鼻子,更不知道下一個就輪到它了。
            金柏手里握著一根燒紅了頭的鐵釬,走近來,“哺!”一聲,把一口燒酒噴在黃毛小牛的頭上。小牛睜不開眼,昂起鼻子想打個噴嚏呢,那根燒紅的鐵釬已經“嗞”地一聲刺透了它的鼻膈肉。一縷白氣竄出來,飄散出一般怪味。鐵釬“當”一聲丟在地上,還沒滾停,一根白繩子已經穿過了那個洞穿的傷口。這白色的繩子的一頭系著一指長的削尖了的小木棍。
            黃毛小牛痛得直翻眼睛,連叫喚也不能。上頭的一根橫木松開了,它脫出頭來想逃,可是它的自由已通過白繩子抓在主人的手里了。只要抓緊這繩子,牛就痛得頭昏目眩。黃毛小牛試著掙扎了幾次,便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服服貼貼地跟著它的主人走了。
            金柏挺著壯實的身子對兒子說:“阿網,快著點,拉好!我還要去梅村宰牛呢!”

            青角恍然明白:下一個就輪到它了。它把頭一側,掙脫了阿網手里的繩子,掉頭就跑。
            人們七嘴八舌喊起來:“抓住!”“攔住!”

            青角調過方向,一蹬腿跳下河,泅過河去,爬上了對岸的苜蓿地,水淋淋地向竹林跑去。它不知道該到哪里去,走了好多好多的路,穿過了一座山坡上的樹林,不知不覺地走向了梅村的宰牛場。
            宰牛場上立著兩根結實的柱子,每個柱子上挽著一個麻繩活套。一條衰老的鍵牛被牽上了場,乖乖地把兩條前腿分別伸進兩個麻繩活套中。阿網的父親金柏早已從獸醫站來到了梅村,他正站在屠場中央發號施令:“還磨蹭啥?收套!”

            幾個健壯的小伙子握住了收活套的繩猛地一收,老牛訇然倒地,哞哞地叫了兩聲,哀怨的淚水不住地從眼中涌出來。
            金柏赤了上身,兩手反背著,握著一柄雪亮的牛刀,走近6o了牛,耀一耀刀刃,一咬牙,竭力把刀捅向牛脖子,連臂也捅進去了,隨即將刀刃一轉,迅速地拔出刀來。血從牛的傷口中噴出來,射進陽光里……

            青角在山坡灌木叢中看見了這驚心動魄的一幕,轉身想逃,突然,它看見老主人正牽著它的媽媽向那可怕的地方走去。
            金生公公把老牛牽進屠場,交給了兒子,自己轉身蹲在地上,兩只枯老的手掩著面頰。老牛知道緊迫了,大聲地叫喚著:“哞。哞!”

            青角從山坡上直沖下來,頭角微側,四蹄生風,它沖進宰牛場,向金柏直撲過去。
            金柏一回頭,看見了青角眼里燃燒著的怒火,他知道牛發野時的可怕,怕牛傷了圍觀的人,便向野地里奔逃,青角隨后緊追不放。
            金柏拐了一個急彎,向一個大墳包奔去。人和牛繞著墳包奔跑,彼此聽得見咻咻的喘氣聲。金柏不敢離開墳包,四周是一馬平川,連棵像樣的樹也沒有,若是離開這兒,必定遭殃。

            有人喊:“快上墳包!快上墳包!”

            金柏捉個空,爬上墳包,沒想到青角也追了上去。墳包雖然不太高,但青角到底笨重,爬上去時速度較慢,使金柏獲得一個喘息和思索的機會。金柏跳下墳包,待牛下來時,又爬上墳包……

            幸虧金生公公牽著青角的媽媽趕來了,否則青角是不會罷休的。還是老主人好,老主人給它吃棉籽餅,吃包著葦葉的粽子,給它趕牛虻,給它搔癢癢……它不能不買老主人的帳。
            沒隔多久,青角吃了一頓香噴噴的酒糟,糊里糊涂就被穿了鼻子。以后它就跟著老主人在地里干活了。
            有一天清早,天還沒亮透,金生公公叫阿網到牛車棚去看車。這牛車棚緊靠著河邊,是用毛竹和稻草搭成的,樣子像矮矮的圓亭子。車棚中間裝著牛車盤,牛車盤的直徑有丈把,中間有軸,可轉動,牛被蒙住眼睛,繞著車盤不停地走,車盤帶動水車,河水就汩汩地流進秧田里。
            阿網進了牛車棚,舒舒坦坦地躺在車盤沿上,隨車盤轉動著,愜意極了,不一會就在吱吱嘎嘎的轉動聲中睡著了。十二歲,還是睡覺不知顛倒的年齡,他一翻身跌下水車來,哼了一聲,照樣睡他的“回籠覺”。他不知道,他正好橫睡在環形的牛道上,蒙著眼的青角牛正向他走過來!

            青角牛是一條極出色的牛,雖然被蒙住了雙眼,但它極敏銳的嗅覺告訴它,小主人正躺在它的蹄前,它打了一個疙頓,站住了。一會兒,金生公公來了。牛車棚中黑乎乎的,他沒發現躺在地上的孫子,只見青角站著,以為牛在偷懶,便喝了一聲,見牛還不定,就在牛屁股上拍了一掌,罵了一句粗話。青角艱難地跨出了步子,一腳踩在阿網的兩腿間隙,又一腳踩在阿網的耳朵邊,總算避過小主人走過去了。轉過一圈,牛又站住了。這下把金生公公惹火了,折了一枝樹枝,狠狠抽打了幾下牛屁股。青角又小心翼翼地跨過去……

            直到阿網打了一個噴嚏,金生公公才發覺了這個危險的情況。金生公公抱起孫子本能地逃出老遠,臉都白了。拉下阿網的褲子打了十幾巴掌,又去把育角卸下來,讓它到河里痛痛快快地洗了個澡。
            金生公公感激青角,又為剛才委屈了它而感到內疚。從此待青角更好了。
            端午節裹了米粽,金生公公必定讓青角吃了粽子才準阿網吃;西風未起,金生公公就編起許多草簾子,把牛棚弄得風絲不透,走進去有一陣干草新柴的清香味。
            一天,金生公公給青角清理肩頭的一個小瘡,青角以罕見的敏捷突然轉過頭來,那彎彎尖尖的角正好扎在金生公公的眼睛里,挑瞎了金生公公的一只眼睛!金柏聽到了這個消息,立即趕回家中,掄起樹棍將青角毒打一頓。
            他還不解恨,又把牛縛在村頭的榆樹上,找了根鋼鋸就來鋸那兩只可惡的角。
            青角知道自己錯了,一動也不動,任憑金柏毆打折騰。阿網把這情況告訴了祖父,金生公公急忙趕來制止,可是金柏眼睛已恨得紅了,不肯饒牛。金生公公還不習慣用一只眼睛,抓空了幾下才抓住了金柏手里的鋸子,喊道:“混帳東西,你就忘了牛車棚里的事啦!他不是有意挑我的……怕是我命里注定要瞎一只眼啊。”  金柏丟下鋸子跑了,那青幽幽的牛角上留下了一道鋸印。沒隔多久,青角的媽媽不見了,后來,青角在牛棚頂上看見了媽媽的角,它知道是金柏把它的媽媽害了。它期待著復仇的時機。
            復仇的時刻到來了,但青角怎么也無法料到會是那樣的一種機會。那天,小主人阿網把青角獨自留在山坡上,長長的牛繩系在一棵松樹上。山坡上長滿了又甜又嫩的狗尾巴草,青角吃飽了,臥在陽光下,慢慢地反芻。突然,它聽見了一個奇怪的聲音,急忙站起身來,向山上的那條小路望去。只見小主人阿網呼喊著,連滾帶爬地逃著。他的身后一頭花斑滿身的怪物正在追過來,青角不知道那是一頭豹子。這金錢豹是從鐵棚車里逃出來的,腿部受了傷,行動不太便,所以阿網有了逃跑機會。
            青角并不怕那只花怪物,它想救授小主人,可是那要命的牛鼻繩把它牢牢地拴住了。它“哞——哞——”呼叫,呼喚小主人逃到它的身邊來。
            阿網在慌亂間被石塊絆倒了,當他爬起來時,那跛腿的豹子已向阿網撲了過去。阿網摘下背上的空草簍子,死命地抵擋著豹子。花豹舉起前爪向阿網頭頂抓去,阿網急忙舉起草簍子防護,花豹的力氣比阿網大得多,只一下子,阿網的上半個身體被套進了草簍子。阿網就勢在山路上往下滾,被路旁的一個樹樁擋住了。花豹大吼一聲,一縱身撲到了阿網身邊。
            小主人的情況十分危急,青角焦躁地暴跳著,卻無法擺脫韁繩的約束,它急速地繞著松樹狂奔,反而使牛繩越來越短。
            正當花豹向阿網張開血盆大口的時候,只聽見半空中一聲猛喝,一個精壯漢子從山路邊的樹叢中奮身跳到山路上,驚得豹子后退了幾步,這漢子可能正在附近扒山草,手里還握著一個長柄抓扒子。青角看得很清楚,這漢子就是金柏,就憑這一下子,青角完全原諒了它的仇人。
            金柏揮動著抓扒逼向金錢豹。金錢豹怒吼一聲,只一抓就把金柏手中的抓扒子擊落了。又一抓,金柏胸前的衣裳不見了,赤裸的胸脯上出現了四道血爪印。金柏狂叫一聲,拼足全力揮拳向豹子的眼睛擊去。豹子敏捷地一閃,躲過了攻擊,側過身來揮動鋼鞭般的尾巴兇狠地抽打在金柏的臉上,直打得金柏眼前金星亂跳,口鼻間鮮血飛進。豹子一扭身,撲向金柏,只聽見一聲慘叫,豹子把金柏壓在前爪之下……  青角長吼一聲,猛力一掙,直拉得系牛鼻繩的松樹瑟瑟震動,鼻膈肉倏然撕裂,牛繩脫鼻飛落。青角的豁鼻子涌著鮮血,它四蹄飛騰,向滿身花斑的怪物直撲過去。那一對青角像青鋒劍抵穿了金錢豹的胸脯。兇殘的花豹在臨死前在青角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鮮血噴涌著,就象被屠夫扎了一刀。
            就在這一瞬間,金柏在心中發誓:他這一輩子再也不殺牛了。他一激動就昏過去了。阿網的髖關節脫了臼,不能站起來,他呼喚著青角:“噢——噢——”  青角明白了,它跨過死豹子,半跪著,讓阿網把金柏推到它背上,再讓阿網爬上它的背。
            青角巍巍地站起來,顫抖著腿,向山下走去。在這樣的時刻,它竟然還努力讓后蹄踩準前蹄印。它不愧是一條最好的牛。

          上一篇:生死之交

          下一篇:永不分離

          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