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生死之交

          時間:2015-09-25 19:40:24編輯:中國紅故事

            在人類社會中,常用生死之交,來形容朋友之間的深厚友情。那么,在動物世界里,有沒有這種友情呢?

            這是個叫人無法回答的難題,因為動物不會講話,它們不會向你敘述它們之間的種種恩恩怨怨,奇聞軼事。這個難題,只有靠人類自己去觀察,去推理,去猜測。——即使看到了,也難下結論。
            這里講的,是一個獵人親眼目睹的事。這里只能記下他所見到的情景,至于結論,還是讓讀者自己去思考吧。
            京太郎是個獵手,他住在霧島山腳下。他捉到了一只母野雞,沒舍得吃,也沒舍得賣,就養了起來。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養雞了,雞籠子被扔在一邊,放了很久。這次,他把雞籠子找出來,用它裝野雞。
            麻雀們飛到雞籠里吃食時,這只母野雞非常生氣。它常常撲楞著翅膀,把麻雀們趕跑。
            轉眼半年過去了,野雞仍然沒有習慣這里的生活。京太郎每次去給它送食,它還是嚇得四處亂飛,在鐵墜網上跳來跳去,驚恐不安。
            后來,京太郎發覺,院子里飛來了一只山鳩,它經常在籠子周圍飛來飛去。
            雞籠前有一棵大栗子樹。不久,山鳩搬到那棵樹的樹枝上來住了。它從早晨到晚上,“咕咕”地叫個不停。最近,它又慢慢地開始在籠子前走動,最長時,能在那里待一個鐘頭。
            山鳩和平常飼養的鴿子不同,一般它不接近人家,也從未見過有在雞籠子前走動的事兒。所以,京太郎感到奇怪,他開始留意這只山鳩,每天觀察它的行動。
            有一天,京太郎坐在窗口,看見山鳩撲楞楞地從樹上飛下來,落在鐵絲網前。這時,野雞正在籠子里吃食。它一看山鳩,叼在嘴里的食物一下子掉在地上。它又把掉下的食物啄起來,放下。再啄起來,再放下,重復了幾遍。
          與此同時,它還從嗓子里發出“咯、咯咯咯”的叫聲。這個動作特別像母雞喚小雞雛吃食的樣子。
            京太郎感到很有趣,就站著不動,仔細觀察。他發現,這時山鳩顯得非常興奮。它一邊撲打翅膀,二邊向鐵絲網撞去。野雞似乎吃了一驚,它挺著脖子,盯住在撲打翅膀的山鳩,呆楞了好半天。突然,它銜起食物,一搖一晃地跑向山鳩。從鐵絲網的空隙把尖嘴伸了出去。
            京太郎大吃一驚。啊,原來,野雞叼著食物,是想把嘴伸出去喂山鳩啊。
          山鳩呢,就像小雞雛一樣,張開大嘴,接過了送來的食物。
            野雞接著又反復地取了五六次食物,一一地喂給山鳩。
            京太郎對此百思不解。為什么那些麻雀來籠子里取食時,立刻就會被它趕走?而這只山鳩為什么卻受到野雞的接待呢?  京太郎再仔細地觀察,發現這只山鳩的硬嘴破了,不知在什么時候受了傷,它自己不能叼取食物,所以到這兒向野雞討食吃了。
            野雞呢,它并沒有因為山鳩跟它長得不一樣而拒絕它,它盡自己的力量幫助它。京太郎看到這兒,不由感到,鳥類也有同情心啊。
            故事到此,剛剛開始。京太郎發覺這兩只鳥的感情一天比一天加深。正當他想繼續觀察時,野雞不見了。看來是晚上的大風把雞籠子的頂蓋吹掉了,那只野雞飛到樹林里去了。從此,在那附近,再也沒見到野雞和山鳩的影子。
          京太郎也就漸漸把兩只鳥兒忘了。
            過了幾個月,京太郎手癢癢的,又進山打獵了。
            那是雪后的一天,天氣晴朗,鳥類和野獸的腳印留在白色、柔軟的雪地上。對于獵人來說,是個狩獵的好日子。
            這一天,京太郎打到了三只公野雞和兩只兔子。野雞的尾巴非常漂亮,長長的,像雨后的彩虹。這是近日來收獲最大的一次。
            夕陽西下,京太郎背著獵物,高高興興地往家里走,這時,跟著他的獵狗突然興奮起來,不停地搖晃著尾巴,隨后,向一片草地里竄去。憑著多年的狩獵經驗,京太郎馬上意識到附近有獵物。他頓時打起精神,端起獵槍,朝獵狗的方向追去。他沒跑出二十米遠,便聽到有“撲棱撲棱”的聲音。響聲很大,原來那里有一只肥大的野雞。
            這只母野雞的藏身之處被獵狗發現,它慌慌張張地飛起來了。
            京太郎知道,這當兒,絕對不能慌手慌腳。他深深地吸了口氣,慢慢地抬起槍口,瞄著直線飛去的野雞的后影。準星對上了野雞。這時候獵人的心情,是最興奮的。他開始用手勾住槍機。只要他手指一勾,野雞肯定會成為他的戰利品。就在這緊要關頭,忽然傳來“叭啦、叭啦”的拍打翅膀聲。有一個東西貼著他的前額飛了出去。他猛的一驚,不由“啊”的一聲,隨著“砰”的一聲,槍響了。可他連野雞的邊都沒沾上。野雞朝著夕陽西下的山谷飛去,一點點消失了。京太郎仔細青看,從它額頭前飛過的是只山鳩。京太郎呆呆地在那里站了好一會兒,他終于想起了什么似的,自言自語道:“噢,那家伙是從我家跑走的野雞。另一個就是那只常去的山鳩。啊!沒錯兒,肯定是這樣!”  看樣子,從逃走后,野雞和山鳩還一直友好地生活在一起。說不定,剛才兩只鳥正在草叢里尋找食物。京太郎并不明白的是,那只山鳩的動作是被野雞的聲音驚動了,因而驚慌失措地從他面前飛過呢,還是為了幫助野雞逃走,故意地那樣飛過來的?這是個謎!

            對這兩只鳥的反常動作,京太郎想了許多。但最終還是深深地感到:“多虧沒打中野雞。”一想到兩只不同種類的鳥會和睦地生活在一起,京太郎的心里,不禁充滿了一種同情、憐憫、乃至一種羞愧感。
            從此.京太郎就很少上山打獵了。他改采藥材為主。有人問他,為什么把獵槍放在那兒不用,他總是笑笑,說自己年紀大了,眼不聽使喚了。其實在他心里,時常想到那兩只鳥兒,想到它們之間的友情,想到它們的生死之交。

          上一篇:度假的黑馬

          下一篇:青角牛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