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劉少奇之子劉源:在“文革”磨難中長大

          時間:2014-11-06 20:41:06編輯:中國紅故事

             
          資料圖:1960年8月,劉少奇、王光美(后排右一)與子女在北戴河。子女從大到小:劉允斌(后排左一)、劉愛琴(前排右三)、劉允若(后排左二)、劉濤(前排左一)、劉丁(后排中)、劉平平(前排右一)、劉源(后排右二)、劉亭亭(前排右二)。

           

            資料圖:1960年8月,劉少奇、王光美(后排右一)與子女在北戴河。子女從大到小:劉允斌(后排左一)、劉愛琴(前排右三)、劉允若(后排左二)、劉濤(前排左一)、劉丁(后排中)、劉平平(前排右一)、劉源(后排右二)、劉亭亭(前排右二)。  作者:黃祖琳

            劉源是在人們向往的北京中南海成長起來的“幸福新一代”,也是幾經人生挫折和風雨滌蕩的一代。他的父親劉少奇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家主席,是僅次于毛澤東的中國第二號人物。但是,劉源自記事起“從來沒有國家主席兒子的優越感”。相反,父親對他要求十分嚴格,使他“從小就覺得自己和普通百姓家的孩子沒有什么不同”。

            打小就有從軍志

            劉源出生于1951年初春。那時他已有三個哥哥和三個姐姐。他出生的時候,大哥劉允斌正在蘇聯留學,家中有已參加工作的大姐劉愛琴、讀中學的二哥劉允若、讀小學的二姐劉濤、上幼兒園的三哥劉丁和僅兩歲的三姐劉平平。劉平平和劉源是王光美所生。后來,他們又有了劉亭亭和劉瀟瀟兩個妹妹。等到劉源上小學的時候,大哥從蘇聯回國。當時他們家是中南海大院里最熱鬧的家庭。

            劉源雖然是這個大家庭里最小的男孩,卻從來沒有受到父母的特別優待。媽媽王光美把他的那些哥哥姐姐視同己出,對他們倍加照顧,好衣服總是先給哥哥姐姐穿。家里孩子多,生活開支緊張,劉少奇要求孩子們從小養成艱苦樸素的品德,他們的衣服總是從大到小輪著穿,破了就由媽媽打上補丁再穿。劉源曾回憶說,大概14歲以前,他都是撿哥哥姐姐的舊衣服穿。印象中自己小時候幾乎沒穿過不帶補丁的衣服,妹妹也跟他一樣。

            劉源7歲入學讀書,按照家里定下的規矩,他和哥哥姐姐一樣,都離開家住校學習,生活各人自理。上世紀50年代末起,“大躍進”造成了經濟困難,全國進入饑荒期。學校按定量給學生供伙食,劉源兄妹也經常餓肚子。

            據劉源回憶,“每逢星期天回到家里,開飯的時候都熱鬧非凡。餐桌上一般是家常菜,茄子、豆角、粉條……父親總是用一個空盤子,一樣夾一點,自己埋頭吃,吃完就走,不多說話。每次等他一夾完菜,我們這些孩子就上前搶呀,很熱鬧”。與劉少奇家同在中南海西樓飯廳吃飯的彭德懷和楊尚昆兩家孩子少,他們常常把自己的飯菜端過來“湊熱鬧”,然后站在旁邊笑瞇瞇地看著孩子們吃。

            劉少奇要求孩子們9歲時必須學會游泳,11歲學會騎自行車,13歲開始生活自理。每年逢寒暑假,孩子們必須到工廠和農村勞動。

            1964年7月,劉源進入北京四中讀初中。也就在這一年他開始到連隊“當兵”。

            劉源出生時,周圍大多是軍人。他從小看著解放軍戰士在中南海站崗放哨和操練,一個個雄赳赳氣昂昂,心中十分羨慕。經過父親的同意,他就在13歲的這年暑假進入中南海警衛部隊當了一名小戰士。那時正值全軍開展大練兵、大比武,劉源和戰士們一起在烈日下苦練,摸爬滾打、練習射擊,樣樣不落后。

            劉源整整在部隊鍛煉了三個暑假,皮膚曬黑了,身體更結實了,并獲得了“特等射手”和“五好戰士”等稱號。1966年舉行國慶節閱兵時,他被選入國旗護衛隊,和戰友們一起邁著矯健的正步從天安門廣場走過,接受祖國的檢閱。

            記下父親的遺言

            1966年,劉源15歲。也就在這一年,他的“美好時代”發生了劇變。“文革”的風暴,首先對劉源的家庭襲來。當全國的“紅衛兵”眾口一詞地高呼“打倒中國最大的走資派劉少奇”的時候,劉源面對近在咫尺的父親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可親可敬的父親真的犯了大錯誤嗎?他真是反對毛主席嗎?為什么對父親的批判總沒個完,而且波及到那么多的革命老前輩……面對眼前發生的一切,劉源稚嫩的心靈遭受著痛苦的煎熬。

            “文革”剛爆發時,劉源也曾跟著同學們一道參加了“紅衛兵”的“破四舊”和造反行動。有一次,回家吃晚飯時,劉源正和姐姐劉平平議論晚上要出去參加“紅衛兵”的抄家活動。劉少奇聽見了,連忙制止:“不要去。”然后,他拿出一本《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嚴肅地說:“你們破‘四舊’,我不反對,但不能去抄家、打人。我是國家主席,必須對憲法負責。許多民主人士,跟我們黨合作了幾十年,是我們多年統戰工作的成果,來之不易呀!不能使它毀于一旦。現在,由于我的處境,不能攔阻你們,你們也攔不住別人。但是我要對你們講清楚,要對你們負責。”聽完父親語重心長的一段話,姐弟倆似乎理解了父親的一番苦心。從那天開始,他們再也沒參與過類似的活動,周圍很多同學也被勸阻住了。

            1966年入冬時節,劉源發覺局勢變得更加嚴峻,大批判和大字報正逐步“升級”,連朱德等一大批老一代革命家,都被誣蔑為“大軍閥”、“黑司令”,很多領導同志受到非人的折磨。他看到無能為力的父親一連數日神情嚴峻,憂心如焚。經過反復考慮,劉少奇找到周恩來總理,說為了盡早結束運動,他要辭去國家主席的職務。周總理心情沉重地說:“這不行,不行啊,這有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問題。”后來,劉少奇還鄭重地向毛主席提出此事,說要帶著全家回湖南老家或延安種地。劉源回憶說:“幼稚而年輕的我們得知爸爸的這些打算,突然覺得自己一下子長大了。以前,我們聽說爸爸‘犯了錯誤’,感到難受、委屈;如今,我們透過政治斗爭的風雨,看到了爸爸那顆一切為了黨和人民的熾熱的心,爸爸在我們心目中更加高大了。”

            這期間,漸漸懂事的劉源和父親不止一次地進行過較深入的交流。劉少奇在保守黨的機密的前提下,也給孩子們講述了許多事情的真相。

            劉少奇在處境最艱難時留下的遺言,至今讓劉源刻骨銘心:

            “我過去曾多次對你們說,對一個人來說,最大的幸福是得到人民的信任。取得人民的信任是不容易的。人民信任你,你就不能辜負人民。”

            “群眾現在認為我沒有把他們交給我的工作做好,他們生氣,對你們也會有過火行動,你們要理解群眾,決不能有對立情緒,要經得起委屈。將來,你們會明白,中國人民是最可愛的人民。”

            “年輕人要勇敢地走自己的路,許許多多的革命前輩就是在無數的坎坷中鍛煉出來的。”

            對劉少奇和王光美的批斗株連到劉源兄妹,他們經常在學校受到批斗和圍攻。家庭的不幸也接二連三地發生了:劉源的哥哥姐姐們一個個被趕出中南海,哥哥劉允若和一直與他們住在一起的外祖母董潔如先后被逮捕入獄,大哥劉允斌在包頭被逼臥軌自殺,大姐劉愛琴被關進“牛棚”……

            沉默中期待重生

            1967年9月13日凌晨3點多,夜色蒼茫中,一輛軍用吉普車突然停在中南海王光美的住所前,幾個不速之客闖進住處,宣布對她正式逮捕。當天,劉源和姐姐劉平平、妹妹劉亭亭三人,連同他們簡單的行李,被拋上一輛卡車,強行逐出了中南海,回到各自的學校接受批斗。他們當時并不知道,就在同天,劉源那只有6歲的妹妹劉瀟瀟和從小照顧她的阿姨也一起被趕出了中南海。更令他們沒想到的是,這次竟是和父親的永訣。

            此后,18歲的劉平平也被關進大牢,劉源常常在學校里受圍攻、批斗,在社會上受歧視。那時,除了他們兄妹,還有一大批被打倒了的老一代革命家子女,都成了“黑幫子女”、“狗崽子”,大家天天擔驚受怕,東躲西藏。為了生存,劉源曾和另一位老革命家的兒子一起去賣血。

            雖然遭遇不幸,但劉源不悲觀,他要堅強地活下去。一位老革命鼓勵的話讓他熱淚盈眶:“你們要是你爸爸的好種,就要活下去。為了你爸爸,為了人民,刀擱在脖子上也別顫。”

            一年后,毛主席發出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號召。劉源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報名到邊遠的農村去。1969年新年前,劉源離開了他熟悉的北京,來到風沙彌漫的雁北陰山深處——山西省山陰縣白坊村插隊落戶,開始了長達7年的艱苦勞動生活。

            在這里,劉源雖然沒能避開審查和批斗,還兩次鋃鐺入獄,被打成反革命而“勞動改造”,但“比北京的境遇好多了”。在開會批判他的同時,也有農民兄弟默默地遞上一張“我們歡迎你”的紙條。中秋節時,有人不聲不響地在他屋子的窗臺擱上一包月餅。

            雖然是第一次來到農村,但劉源不怕苦,他要用汗水證明自己是好樣的。不管多么勞累,只要晚上不開會,他總要自學到深夜。他還自學針灸醫藥技術,主動替患病的農民看病送藥。漸漸地他與村里農民交上朋友,村里人把他當成自己人了。

            1972年夏天,劉源決心回北京一趟,尋找父母的下落。他在老鄉的幫助下,深夜悄悄離開村子,白天在野外躲避追趕,夜晚在崎嶇的山間趕路,餓了就嚼一把兜里揣的炒黃豆,走了三天三夜,才趕上去北京的火車……

            劉源、劉濤、劉亭亭與劉瀟瀟在北京永安里的一間小屋會合了。他們向毛主席和中央辦公廳寫信,要求見爸爸媽媽。這時,他們才得知父親已于兩年多前去世了。8月18日,當他們被批準來到秦城監獄探望媽媽時,大家抱在一起痛哭了一場。王光美仔細端詳著眼前這些長大了的孩子,半晌只說了一句:“想不到你們幾個還能活下來!”

            由于周總理親自過問,1975年秋劉源被批準返回北京。離開白坊村的那天早上,幾乎全村人都到村口為他送行。此后,劉源被安排到了北京起重機廠當了一名鉚工。1977年恢復高考,劉源立即申請報名參加考試,但沒有得到有關部門的批準。無奈之下,劉源給剛出來工作的鄧小平寫了一封信,訴說自己的請求。據說鄧小平當時批示:應準予參加考試。

            第二年初,劉源收到了北京師范學院(現首都師范大學)歷史系的入學通知書。但當時,學校的課堂上和他學的歷史教材中還充斥著批判劉少奇的內容,同學們也悄悄議論著他就是劉少奇的兒子。面對這一切,劉源只有保持沉默,等待著能發生一些改變。直到1980年2月,劉源終于盼到了這一天——黨的十一屆五中全會正式為劉少奇平反。

            1982年夏,劉源大學畢業。正值而立之年的他,可謂意氣風發。按說,劉源本可留在大城市安排一份好工作,但他心中早有打算:重新回到農村去,在農村的最基層經受鍛煉,為改變農村的落后面貌出力。

          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