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劉少奇用名趣事:求學改名表達遠大志向

          時間:2008-11-12 08:48:33編輯:中國紅故事

           

           

            劉少奇一生用過很多的名字,有名、字、號、筆名、化名等,已知的有紹選、劉九滿、渭璜、劉九書柜、劉衛黃、劉士奇、劉祥、仲篪、周先生、呂文、劉之啟、劉少奇、胡服、陶尚行、趙之啟、趙子琪、成秉真、之啟、莫文華、潭少連、K·V、老戴、老許、劉校長、阿劉等近40個。

            劉少奇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每一個名字,都有它不為人知的歷史,都有一段耐人尋味和感人至深的故事。

            少時之名,寄予長輩的殷切期望

            1898年11月24日,劉少奇出生在湖南省寧鄉縣花明樓鎮炭子沖村。父親劉壽生和母親魯氏按照劉氏家族從第九代開始擬定的“起序端方、紹允維臧、麟勛渠翰、際運隆昌”的譜系,取名紹選。加之他在同族叔伯兄弟中排行第九又年齡最小,因此族人稱他為“九滿”。

            劉少奇非常愛讀書,手不釋卷。私塾里單調的讀書生活,不能滿足他旺盛的求知欲;私塾老師那種刻板的教學方法,也使劉少奇感到厭倦。他便千方百計到附近藏書多的人家借書閱讀。班上有個同學的父親叫周瑞仙,家里有很多進步書刊,劉少奇知道后就經常走很遠的路去借讀。有一次,劉少奇又到周瑞仙家借書看。那天下大雪,周瑞仙讓妻子為劉少奇送去一盆炭火。劉少奇挨著炭盆看書看入了迷,炭火燒著了他的棉鞋,連隔房的人都聞到了燒焦的氣味,而他自己卻全然不知。周瑞仙對這個專心致志看書的孩子非常喜愛,加之劉少奇從小就博聞強記,就送了他一個“劉九書柜”的雅號。這個雅號很快在其家鄉——炭子沖一帶流傳開來。

            1906年,劉少奇到離家鄉3華里的柘木沖私塾念書。私塾老師朱贊庭很賞識少年劉少奇,以“姜太公釣璜于渭水巧遇文王”的故事之意為其取名為渭璜。1913年7月,劉少奇報考寧鄉縣城玉潭高等小學堂時,采用此名字。學校張榜公布錄取學生名單時,“劉渭璜”的名字被寫在榜首。

            求學時期改名,表達自己的遠大志向

            1916年春,劉少奇結束了在玉潭高等小學3年的學習。這幾年,發生了日本帝國主義對中國的擴大侵略、北洋軍閥賣國求榮、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袁世凱稱帝等國內外重大事件。在這些關系到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斗爭中,全國人民反對帝國主義侵略和國內封建統治的愛國熱情和英勇斗爭,在劉少奇心中產生了極其深刻的影響。“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他開始懂得,要使國家強盛,民族振興,每個炎黃子孫都有義不容辭的責任。他暗暗下定決心,作為炎黃子孫,要為振興中華,報效祖國,奉獻自己的一生。為了能經常激勵自己,他將“渭璜”的名字改為“衛黃”,以表達他誓死保衛炎黃子孫的抱負和決心。他在自己的課本、書籍、筆記本的封面寫上“劉衛黃”的名字。他還利用課余時間雕刻了一枚“劉衛黃”的大印章。如今,在劉少奇紀念館展廳里陳列的劉少奇早年讀過的《資治通鑒綱目》和《了凡綱鑒》封面上,就有他寫的“劉衛黃”的字樣。1916年的寒假,劉少奇用小刀精心雕刻了一個竹筆筒,在上面刻下松鶴圖和“衛黃作”。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激勵了青年劉衛黃的革命決心。他認為作為炎黃子孫不能碌碌無為,虛度光陰,而應當少有奇志,于是改名“少奇”,并于1920年起正式使用。從此,劉少奇的名字,就與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和建設歷史緊密聯系在一起。

            白區工作時期,隱姓埋名,出生入死,屢建奇功

            1927年,“四一二”、“七一五”兩次反革命政變,中國政局急轉直下,波瀾壯闊的大革命歸于失敗。30多萬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慘遭殺害,黨的組織大部分被破壞,幸存者被迫轉入地下。腥風血雨籠罩中國。在長達10年的內戰期間,劉少奇憑著豐富的斗爭經驗和高超的領導藝術,開創了黨在白區工作的新局面,他用過的仲篪、呂文、陶尚行等20多個筆名、化名,記載著他在這條戰線上為中國革命作出的獨特貢獻,是我黨正確路線在白區工作中的代表。

            1927年7月14日,劉少奇偕夫人何寶珍一道輾轉到達沈陽奉天,定居在北市工業區78號的一座陳設簡單的平房里,他以小職員身份為掩護,開始了他在滿洲省委披荊斬棘的戰斗生活。1929年8月22日下午6時許,在省委干部孟堅的陪同下,劉少奇前往奉天紗廠醞釀工人罷工。在廠北門外的小樹林里與人接頭時,由于叛徒的出賣,劉少奇被廠方當作煽動工潮的嫌疑分子逮捕。審訊時,敵人逼問劉少奇叫什么名字。劉少奇不慌不忙地操著濃重的湖南口音回答說:“成秉真。”成秉真是劉少奇一個表哥的名字。他說自己是個排字工人。聽說奉天日子好過,想投奔過來找同鄉介紹個工作,混碗飯吃,至于什么“煽動工潮”一無所知。他的應變對策,使敵人無法獲取任何定罪的線索,只好以“煽動工潮,證據不足”被判40天拘役后將其釋放。

            1935年12月中旬中共中央召開的瓦窯堡會議,確立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方針,同時決定派劉少奇作為黨中央代表到華北指導北方局工作。當時,日本帝國主義的魔爪正深入華北腹地,民族危機空前嚴重,黨內“左”傾關門主義和冒險主義的影響在實際工作中還沒有消除,轟轟烈烈的學生救亡運動正遭受國民黨政府的鎮壓。

            1936年春,劉少奇到達天津,曾以周先生化名租賃天津黑龍江路隆泰里19號樓上的房屋。當時,他為肅清黨內的“左”傾關門主義和冒險主義的影響而進行了努力,主張在目前形勢下,我們黨要成為群眾的黨,領導群眾,組織群眾,去進行反日斗爭,很好地把秘密工作和公開工作結合起來。為此,劉少奇在中共河北省委的內部刊物《火線》以及其他刊物上發表了許多重要的文章,進行黨內外的教育。這些文章,有的署名K·V,有的署名陶尚行,有的署名莫文華,有的署名呂文。他在文中深刻地闡述了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指導白區工作。

            劉少奇用這些名字,寫出許多優秀的文章,像一把把利劍,插入敵人的胸膛;更像一盞盞明燈,照亮和指引著抗日救亡運動蓬勃發展。1936年3月,中共中央書記處給劉少奇及河北省委的信中說:“我們認為北方黨的工作,自胡服同志到后有了基本上的轉變。這些主要轉變,足以奠定勝利的基礎,開展著光明燦爛的偉大前途。”

          [1] [2] [3] 下一頁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