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中將貪官王守業:出身農家贓款上億包養情婦

          時間:2013-05-02 11:11:35編輯:中國紅故事

            

          \

           

            本文摘自:新華網,作者:高福,原題:《海軍副司令王守業落馬前后》。

            2006年6月29日,新華社發布了一條重大消息:原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因涉嫌經濟犯罪,已被免去海軍副司令員職務,本人也提請辭去全國人大代表職務。全國人大常委會29日發布公告,依照代表法規定,王守業的代表資格終止。據介紹,因“道德敗壞”、“利用職權索賄、受賄”,“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中央軍委已免除其海軍副司令員職務。海軍本屆軍人代表大會決定接受其辭職請求。

            出身農家高材生,工兵走紅做將軍

            隨著我國反腐敗斗爭的不斷深入,省部級官員因腐敗落馬已不是新聞,即便是國家級領導人,諸如成克杰、陳良宇等,也逐漸進入人們的視線。但是,這些都是地方干部,相比較而言,軍隊里的高級將領出事的并不多。之前,我們只聽聞有一兩名少將軍官因腐敗案發落馬。因此,此次王的落馬,因軍銜最高、涉案數額最大而當之無愧地成為我軍的“腐敗之最”,受到社會各界關注。

            王守業1943年出生于河南省葉縣鄧李鄉廟李村。葉縣距省城鄭州145公里,東鄰舞鋼,西靠魯山,南接方城,北依平頂山市區。在葉縣,擁有中將軍銜的王守業是個名人。盡管他離家已數十載,但葉縣人顯然對他非常熟悉,因為他早已成為全縣人民的驕傲。

            -

            王守業對家鄉的影響甚至使村莊里出現了一條非常漂亮的公路,而且直接從南平高速公路通到王守業家門口。村里的這條水泥路有兩公里長,五米寬,完全是因王家四兄弟才修的。因為,除縣城葉縣很少見到水泥路。

            不僅王守業在外官做得最大,而且他的另外三兄弟在家鄉也有一定的地位。除了長子王守業外,老二王隨安現任廟李村支部書記;老三王守印在縣交通局任職;老四王新業在鄰鄉派出所擔任民警。無疑,這四兄弟使得王家在當地成為最為顯貴的豪門。

            據介紹,王守業盡管出生在貧寒的農民家庭,但由于天資聰穎,加上學習努力,成績非常出色。1964年,21歲的王守業以河南省高考總分第六名的成績被天津大學錄取,就讀于工業與民用建筑專業。正是這個后來越來越“吃香”的專業,為王帶來了無盡的財富和極高的權勢地位,也帶來了最終的災難。

            1968年,解放軍總政治部從一些高等院校選拔優秀畢業生入伍,王守業由此進入陸軍第38集團軍。其中1968年9月至1989年9月,先在38軍112師336團當兵鍛煉,后任38軍113師后勤部干事、北京軍區后勤部基建營房部工程師、北京軍區環保綠化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總后基建營房部營房管理處副處長。1989年9月任總后基建營房部營房管理局局長;1993年7月任總后基建營房部副部長;1994年7月晉升少將軍銜;1995年12月至2001年7月任總后基建營房部部長;2001年7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副司令員;2002年7月晉升海軍中將軍銜。在海軍司令部七名核心成員中,司令員、政治委員均為上將;其余五名副司令員,有三人為中將,兩人為少將。王守業在五名副司令員中排名第二,軍銜為中將。


            許多年來,母校天津大學一直因為培養出王守業而引以為榮。2001年8月晉升海軍副司令員時,天津大學向這位校友發出賀信以表祝賀。在該校的網頁上載有這樣的評語:“在32年軍旅生涯中,他懷著一顆獻身國防、報效祖國、為母校爭光的赤子之心,刻苦學習政治、軍事、業務,經受了政治、思想、作風等方面的嚴格鍛煉和考驗,忘我而創造性地工作,業績突出,為我軍后勤基建營房事業的發展作出了很大貢獻。”

            而王守業本人,在接受天津大學校報記者采訪時也并不謙虛,甚至有些自賣自夸。當校報記者問起“一生最得意、最欣慰的事”時,時任海軍副司令的王守業自豪地說:“美國有一個‘五角大樓’,中國有一個‘八一大樓’,我組織參加了中央軍委‘八一大樓’的建設;美國有一個夏威夷,中國有一個牙龍灣,我組織領導了牙龍灣的建設。”

            不僅天津大學對王守業引以為驕傲,王守業的父母王順謙夫婦也同樣對他另眼相看。在王家客廳的神龕前,掛有兩幅偌大的全家福。其中一幅的前排是王順謙夫婦,后排王守業夫婦居中,其一子兩女分立兩側。另一幅照片則攝于某豪華別墅前。在臥室里,也掛有王順謙及王守業兩代的全家福,但其他兄弟及家人的照片卻沒有出現。可見,王家對長子的地位也感到備加榮光。

            分管基建油水多,貪賄高達上億元

            盡管中央紀委有權查處全國各地黨員尤其是中管干部的違法違紀情況,但軍隊黨員卻并非由中央紀委管轄。與檢察院、法院一樣,軍隊也獨立設立了紀委,并且在總政治部、海軍、空軍和七大軍區、省軍區都設有分支機構。

            王守業于2005年12月23日被中央軍委紀委“雙規”,即在“規定時間、地點說明問題”;2006年5月,軍委檢察部門也同時介入了對王守業案的調查。由于王守業是軍方人大代表,對他的批捕,必須首先終止其人大代表資格。故2006年6月才有公開報道說王守業被終止全國人大代表資格。這只是對其正式批捕的前奏,所以此前有媒體報道說王守業已經在這之前被判處死緩的報道是不符合正常手續和法律邏輯的。

            據悉,盡管王守業的最后職務為海軍副司令員,但對其違法亂紀行為的偵查,重點卻并不在副司令員任上,而是之前即1995年至2001年擔任總后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全軍房改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期間。正如他自己后來所說,海軍副司令員官雖然大了許多,但手上掌握的實權,掌管的資金,卻遠不如他之前擔任的基建營房部部長。

            確實,王守業所擔任的基建營房部部長一職,是他撈夠油水的平臺,也是他最終落馬的禍根。

            大學畢業后的王守業,由于軍方挑選高材生而來到曾是河北省省會的保定市,在陸軍38軍,即現在的第38集團軍服役。38軍是一支名聲顯赫的陸軍部隊,不僅因為由紅軍建制改編而來,后來還在朝鮮戰場立下奇勛,被彭德懷稱為“38軍萬歲”的“萬歲軍”。歸國之初,曾駐于東北,1966年轉至河北保定,隸屬北京軍區。從天津大學土木建筑工程系畢業的王守業,進入38軍服役后,主要從事營房建設,也就是我們通常所稱的工兵。

            像許多貪官一樣,在開始工作之初,都勤勤懇懇,給人一種積極上進的印象。王守業同樣如此,而且行為也非常檢點,沒有一種愛貪小便宜的習慣。與別的戰士不同的是,王守業學歷高,專業好,而且頭腦靈活,更重要的是,他經常往部隊的首腦機關所在地——北京軍區機關跑。不久,他就跑出結果來了,由于專業稀缺,北京軍區也確實要人,于是,王守業由保定轉到北京,在北京軍區后勤部基建營房部工作。王守業跑出了名堂,也跑出了經驗,不久,他又有了新的發展,被調至解放軍總后勤部基建營房部工作。與此同時,他的職務也不斷發生變化,從干事到助理員、工程師,然后又從處長到副局長、局長。


            像王守業這樣的軍隊知識分子,只要好好干,有了一定資歷,干個校官是并不難的。但是要想干到將軍,卻并非有才華即可,沒有一定的機遇和重要人物的賞識是不行的。解放軍軍官目前的軍銜為三等十級,即少尉、中尉、上尉;少校、中校、上校、大校;少將、中將、上將。如以“四年一晉升”的規定計算,一名少尉要晉升為大校一般需20多年,校官到將軍則是最難跨越的門檻。至1995年,王守業已是總后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少將軍銜。有人戲稱王守業在部隊升得快,簡直就是“開著直升機上去的”。不過此言偏頗,因為王守業升到少將時年已52歲,像這樣的年齡干到少將的,在我軍少將軍官中并不少見。

            2001年年近六旬正面臨退休的王守業被中央軍委任命為海軍第二副司令員,分管后勤工作,由少將晉升為中將。

            那么,既然已經面臨退休,為什么突然被任命為海軍的中將副司令員?是不是王守業政績突出,才干出眾,軍隊建設離開他不行?事實上,王守業在這之前,也就是1995年擔任基建營房部部長之后,就不斷有人舉報,說他以權謀私,利用分管基建大權收受賄賂。但是令那些舉報者失望的是,舉報越厲害,他提拔得越快,最后竟然成為中將副司令員,成為百萬大軍中耀眼的明星。由此可見,“帶病提拔”的現象不僅地方上有,由于軍隊管理的相對獨立性和封閉性,這種現象更是難免。

            1995年至2001年間,王守業負責全軍第三代營房的改造,由于涉及資金龐大,面臨著腐敗的危險也更大。同時,部隊用房改革政策也給了他腐敗的空子可鉆。因為正是在這個時候,部隊也跟隨著地方啟動了軍方房改工程。此次房改的核心就是建立住房補貼制度,實行住房分配貨幣化。王守業曾在接受《解放軍報》采訪時稱,如果全軍在1999年全部兌現住房補貼,一次性動用資金就是幾百個億。由于上述補貼在全軍的覆蓋比例是70%以上的人員和90%的地區,故王守業應擁有相對大的調配權。

            當然,對軍隊將士發放住房補貼款比較直觀,從中撈好處的可能性小些。相比之下,由于軍隊房改需要,大量軍隊用房的不斷上馬,比如設于各省城繁華地帶的軍隊駐地,有相當比例選擇對原有土地進行置換,并擇地新建營房。由此形成的市場交易資金數以億元計。

            盡管現在全國各地公用建筑都采取招投標制度,但部隊的招投標相對較寬松,有時會以涉及軍隊機密或軍備等原因,采取邀請招標或議標的方式進行,在很大程度上,仍采取由領導說了算的發包方式。因此,王守業成為許多建筑承包商的進攻對象,成為糖衣炮彈、金錢美色的俘虜,也在意料之中。

            據初步調查,王守業的涉案金額已經上億元,有關細節還在進一步偵查核實中。

            包養情婦十余年,“綿羊”站起能“吃人”

            女人在腐敗與反腐敗中有一種特殊的作用,王守業案子就是個典型例子。

            有的女人為了金錢地位,可以在男人面前溫柔地躺下,但站起來索要時并不溫柔,因此有諺云:“躺下去是只羊,站起來是只狼。”

            擁有金錢權勢的王守業,在十幾年前就包養情婦多名,享盡人間風流。可是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在十幾年后,他會倒在女人溫柔的槍口之下,被“綿羊”幻變而來的“狼”活活咬死。

            有軍方紀委人士稱,王守業所涉經濟問題源于內部舉報。其實,這個所謂的內部,除了之前大量的信件舉報(但未引起重視)外,主要是他的情婦蔣某等人的直接上訪舉報。

            63歲的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本應在2006年6月正常卸任,但他未能等到這一天。早在3月份,王守業便缺席全國“兩會”。而有關王“被查”的消息,在歲末年初已從軍界傳開。此案之所以備受矚目,蓋因他是新中國成立以來被查辦的最高級別的軍官之一。

            從經濟問題上看,除王守業外還涉及到一些親朋。王主管基建工程,因此,王的妻子也在某個與建筑業相關的公司工作,并且還擔任總經理。據悉,他們夫妻關系長期不和,妻子早已與之分居,兩個女兒也已移居海外。

            盡管王守業有些妻離子散的味道,但我們仍可以看出他家人在經濟上的優越條件。

            此外,王守業的親朋還在鄭州注冊了一家房地產公司,借用王的關系網賺錢。因此,今年5月,該公司被卷入調查中,至少涉及兩輛高級轎車被查封。從時間來看,這正與軍方檢察院介入王守業案的時間吻合。據悉,與王本人有涉的數名河南籍包工頭亦受到調查。

            更讓人吃驚的還不是經濟問題,正如新華社報道所言,王守業“道德敗壞”,而且情節有些出奇。

            王守業有多名情婦,其中相對固定、時間最長的是蔣某。蔣某原系某大軍區的文工團演員,在王守業相中后,便相互勾搭在一起。王憑著他的少將基建部長的權勢地位,輕易便將她調至北京,從此包養起來,過起了地下夫妻生活。當年二十多歲、現已三十多歲的蔣某,還為王守業生下一個兒子,令王守業高興得不得了。

            2001年,王守業晉升為海軍中將副司令員后,蔣提出要與王結婚。而王最終未能答應,于是,蔣提出分手,另擇夫而嫁,否則再拖下去成了黃臉婆一個,終將耽誤青春,悔恨一生。王守業也同意分手,但他最看中的是與蔣某生的那個兒子,因此提出要將兒子交給他養。蔣某表示可以出讓兒子的監護權,但必須給她500萬元的青春損失費。王守業當然沒有同意,兩人討價還價好幾年,都未能達成一致,無奈之下,蔣某決定向中央軍委領導舉報王守業的丑行。開始,王守業把蔣的話當作威脅,沒想到她步步緊逼,而且付諸行動,最終,隱藏多年的私情終于被暴露了。

            至今,與王守業有牽連的幾名女子都受到了調查。其中,蔣某還因涉案最深而受到嚴密調查。當年,蔣調至北京后,王守業其實已經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錢,為她購買了房產和汽車,還置辦了其他一些資產。而今,盡管蔣某為王的舉報人,但由于她擁有的房產汽車等資產大多系王守業貪贓得來的款項所置辦,因此理所當然要受到軍委紀委的扣押。

            可以說,王守業和蔣某二人,用“魚死網破”來形容是最恰當不過了。王守業身敗名裂,人財兩空;而蔣某因為傍高官所得的資產也將上繳軍隊所有,對她來說也是一個沉重打擊。

            軍中“碩鼠”危害深,審計監督要加力

            近年來,軍隊和地方一樣,也屢有貪官出現。但是,像王守業這樣中將級的“碩鼠”尚屬首次發現。更讓人吃驚的是,在國防資金緊缺之際,王守業以權謀私,將軍隊建設資金化公為私,竊入私囊,著實可惡。

            在這之前,外界盛傳王守業在接受調查之初曾有自殺之舉,有關部門在調查時從北京、南京的兩處寓所搜出數千萬乃至上億元現金等說法,盡管有些并非屬實,但是,王守業涉案資金之巨確實讓人震驚。由此,我們不能不為軍隊建設資金乃至國防資金的安全擔心。

            不久前,總后勤部部長廖錫龍在談到王守業案件時指出,后勤管理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比如有些經費、物資的投向投量還不夠科學,有的管理人員在批錢批物批項目中隨意性還比較大,在物資采購、工程招標、資金管理和房地產出租轉讓中沒有嚴格按規定辦事,還有的干部急功近利,搞面子工程。”

            加強監督管理的舉措中,重要的一項便是審計監督。我軍設立專門的審計系統,始于1985年,僅比1983年成立的國家審計署晚了兩年。當初成立時,名為中央軍委審計局,各大軍區也成立了審計局。90年代初,中央軍委審計局改為解放軍審計署,編制在軍委,由總后勤部代為管理。2004年年底,經中央軍委批準,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后勤部、總裝備部聯合頒布了《軍隊領導干部經濟責任審計規定》。軍隊團級以上單位和機關部門負有經濟責任的領導干部,都要按規定接受審計。2005年7月20日,經中央軍委批準,全軍領導干部經濟責任審計工作領導小組在北京成立,由解放軍總后勤部部長廖錫龍擔任小組組長,成員來自解放軍四總部(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后勤部、總裝備部)。領導小組將全面指導軍隊領導干部經濟責任的審計工作,重點在于強化對各級領導干部的監督。

            廖錫龍上將說,軍隊各級領導干部,特別是高中級領導干部的經濟權力越來越大,“如何加強監督制約,促使領導干部正確行使手中的權力,依法、合理、有效地分配和管理使用軍事資源,從機制和源頭上預防和治理腐敗,已成為我黨我軍建設的一個重大課題。”

            據悉,在今后5年內全軍將審計領導干部4000名以上,其中軍職領導不少于100名。廖錫龍介紹,今年計劃審計各級領導干部983名,其中包括軍職26名,師職135名,團職822名。截至6月底,全軍已對639名團以上領導干部履行經濟責任的情況實施了審計,并根據審計結果對相關人員分別予以晉升、降職、撤職直至追究法律責任。

            總后勤部的公開資料顯示,全軍現已推行預算制度改革,并加大審計監督力度,共審計單位和項目7。7萬個,取得直接經濟效益68億元。

            社會各界認為,我軍加強各級領導干部的經濟責任審計工作,必能促進軍隊的發展建設,從而更好地保障國家安全。

            與此同時,今年3月全國“兩會”前夕,由中央軍委頒發的《建立健全軍隊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實施意見》,已將反腐納入軍隊“十一五”規劃之中。

            通過一些大要案的查處,總結經驗,吸取教訓,舉一反三,建章立制,發揮查案的治本功能,這正是查辦案件的應有之舉。因此,我們相信,隨著反腐敗斗爭的不斷深入,軍隊的黨風建設和紀律建設必將會邁上一個新的臺階,我們的軍隊和國防也會真正地固若金湯。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