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將軍幼年赴朝打工 朝鮮人日本人殺中國人坐牢3年

          時間:2013-05-15 17:45:42編輯:中國紅故事

            核心提示:在朝鮮的日子很辛苦,有時連生命都得不到保障。因為當地的法律規定,殺一個中國人,只要服三年刑就可以出來了。所以,中國勞工在當地不僅要受到日本人的欺辱,還要遭到部分朝鮮人的打罵。馬兆文工作的餐館,就有一位廚師,總是打罵和欺負中國人。

            

           

            

            原編者按:在南京雨花臺功德園的紅星園里,長眠著唐亮、杜平、饒子健、劉飛、劉先勝、聶鳳智等百余位開國將軍和老紅軍。他們每一個人的故事,都堪稱一部壯麗的史詩,其中的篇章,既有戰爭年代的叱咤風云,又有和平年代的柔情大愛。

            《發現》周刊聯合《鐵軍》雜志、雨花臺功德園共同推出“紅星園·將星閃耀”系列,一一為您介紹他們的傳奇故事。

            馬兆文(1918—1978):山東省榮成市人,1939年4月入伍,同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后在膠東東海一縱隊、東海獨立營、膠東五支隊、膠東軍區十七團、膠東西海獨立團等擔任戰士、副班長、班長、副排長、排長、副連長、連長、副營長、營長。1945年,日本投降后,他化名“姜彬義”出任大連市公安總局西崗分局首任局長。解放戰爭時期,先后擔任9縱隊27師81團一營營長、81團副參謀長、27軍81師243團參謀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先后擔任27軍243團團長、27軍81師副參謀長、27軍裝甲處處長、27軍坦克副軍長、南京軍區裝甲兵參謀長、南京軍區裝甲兵副司令員。1955年被授予中校軍銜,曾獲三級獨立自由勛章、三級解放勛章,及朝鮮政府頒發的三級國旗勛章。1978年12月1日,在勘察某坦克訓練場地時不幸因公犧牲。

            1945年8月,抗戰勝利后的東北形勢復雜。為了擔負起維持社會秩序、捍衛人民政權、支援解放戰爭的特殊使命,中共中央秘密派遣人員進入東北,奪取了一度被日偽殘余力量掌控的警察機構,建立了一支亦警亦軍的人民武裝力量。其中,大連市公安總局西崗分局首任局長姜彬義正是其中的一員。

            十八歲的山東少年去朝鮮打工賺錢

            姜彬義真名馬兆文,1918年出生在山東半島最東端的榮成市,家鄉三面環海。因為買不起多余的柴禾,一家人經常一天只能吃上一頓飯。年幼時的馬兆文,每天放學就幫著母親織漁網,幫著父親去海岸上撿拾石頭和木材回來修補房子。

            那時候,村里有不少人都出國去朝鮮打工賺錢。十八歲那年馬兆文也跟去了,在一家餐館里打工。第一年,他掙了80元,全部托老鄉帶給了父母。

            在朝鮮的日子很辛苦,有時連生命都得不到保障。因為當地的法律規定,殺一個中國人,只要服三年刑就可以出來了。所以,中國勞工在當地不僅要受到日本人的欺辱,還要遭到部分朝鮮人的打罵。馬兆文工作的餐館,就有一位廚師,總是打罵和欺負中國人。

            有一次馬兆文氣不過,打了回去,那個廚師就跟老板說,如果有馬兆文在他就走,如果想要他留下來就必須趕馬兆文走,甚至還威脅要殺掉馬兆文。后來,那個廚師因故去了其他城市,這件事才不了了之。

            艱辛的經歷,讓馬兆文有了更多感悟、更多思考。1938年回到國內后,受到中共地下黨員教育,開始為地下黨傳送情報,當年就加入了抗日民主先鋒隊,1939年4月入伍,同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沒有槍支彈藥拿著大刀就敢和鬼子拼

            抗日戰爭期間,馬兆文英勇機智、不怕犧牲,多次負傷、立功。剛參軍時由于部隊武器彈藥嚴重匱乏,發給馬兆文的只有一把大刀,在戰斗中他拿著大刀就敢和日本鬼子、偽軍拼命。


            1940年5月,時任班長的馬兆文帶領全班在山東文登下徐村的戰斗中首先奪取了偽軍的炮樓,為整個戰斗的勝利取得制高點,殲敵10多人,全班無一人傷亡,受到上級嘉獎。

            1942年底的一次戰斗中,馬兆文的腿被日本鬼子的炮彈炸傷,他拖著受傷的腿堅持不下火線,直到戰斗結束后被送往醫院住了4個多月。傷好后,被選送到膠東抗大一隊學習。

            1944年3月,馬兆文進入膠東西海獨立團二營擔任副營長。同年10月,擔任膠東西海獨立團三營營長。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東北地區形勢復雜。中共中央決定秘密派遣部分部隊人員進入東北,擔負起維持社會秩序、捍衛人民政權、支援解放戰爭的特殊使命。鑒于《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相關規定,同時考慮到蘇軍與國民黨政府的外交關系,這個任務不僅需要隱蔽,更有可能是長期的。

            身為營長的馬兆文接到任務后,帶領全營前往東北,進入大連掌握市內的武裝力量,其中,馬兆文本人的任務是進入大連西崗警察署,成為一名警察。

            化名“姜彬義”成為大連西崗分局首任局長

            西崗在大連的位置很特殊。1905年日本侵占大連后,殖民當局以“衛生風紀和安全方面有值得憂慮之處”為由,將居住在大連市區南部的1.4萬中國人強遷到西崗。隨后大批“闖關東”的外來勞工和客商也相繼居住于此。所以,這一帶逐漸發展成了比較繁華的中國人聚集地。

            日本投降后,地方舊勢力接手了日本人留下的各級機關單位,成立了大連“地方維持會”,只管收稅然后大吃大喝,從不解決老百姓的生活困難。當時,市政府和公安局都沒有成立,警察系統也歸“地方維持會”管。可是,警察們吃的卻是壞掉的苞米面,宿舍房子處處漏雨,到了寒冷的冬天,還不發御寒的被服。

            馬兆文在與“地方維持會”交涉無果的情況下,帶著警察們扣住了維持會的會長和9個工作人員,迫使維持會答應解決冬季被服、糧食和修房子的問題,警察局還發布通告禁止一切人員亂收稅。因為沒有提前向上級匯報就擅自做主,馬兆文受到了批評。但這件事也讓馬兆文在西崗的400多名警察兄弟中樹立了威信,受到百姓的贊揚。促使大連的警察隊伍逐漸成為了一支在中共領導下亦警亦軍的人民武裝力量,進而組建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地方自治政府,挫敗了國民黨接收大連的圖謀。

            1945年11月7日,大連市公安總局成立,大連成為中國最早建立人民公安機關的城市,西崗公安分局也成為最早建立的城市公安分局,馬兆文成為首任局長。

            1946年2月,馬兆文結束任務離開大連。而西崗分局的工作人員直到1990年整理史料時才發現,首任局長的真名叫馬兆文,解放后曾任南京軍區裝甲兵副司令員。

            堅守黑云吐嶺50余天戰斗80余次不后撤

            解放戰爭時期,馬兆文參加了濟南、淮海、上海等戰役。1947年9月為反擊國民黨對膠東進行大規模的進攻,時任81團一營營長的馬兆文接受了招遠“道頭戰斗”任務,帶領全營殲滅了國民黨“頑八軍”一個多營的兵力,榮獲三等功。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馬兆文任27軍243團團長。抗美援朝開始后,他率領243團入朝,先后取得了咸南戰役、新興里戰斗、黑云吐嶺阻擊戰等戰斗的勝利。其中,黑云吐嶺的戰斗異常激烈。

            當時,五次戰役剛結束,北犯敵人趁我未及整補之機,集中了美24師、偽6師在金城以南、黑云吐嶺東西一帶地區向我軍發起了瘋狂的進攻,企圖攻占金城,威脅我軍后方。為了摧毀敵人的計劃,243團于1951年7月15日接管了20軍的部分陣地,開始為阻擊任務做準備。

            馬兆文知道,這是一塊難啃的硬骨頭,他按照打持久戰的準備,將全團兵力分為三線:第一線:黑云吐嶺、682高地、無名山;第二線:梨船洞北高地、竹洞、執里室之線;第三線:轎巖山、690.1高地,以轎巖山為完成阻擊任務的最后扼守陣地。

            從7月15日到9月4日,馬兆文帶領全團官兵堅守陣地50余天,用一個團加6門山炮、3門迫擊炮的兵力,打退了用飛機、坦克、大炮武裝起來的美軍第24師(后換為美軍第7師)和李偽軍第6師兩個師兵力的輪番進攻。先后進行大小戰斗80余次,經受了彈盡糧絕、水源缺乏、聯絡中斷等重重困難的考驗,最終圓滿完成了上級交給的阻擊任務。

            記憶中的父親:騎自行車上班 帶著孩子種地

            從朝鮮戰場回國后,馬兆文由步兵轉向了裝甲兵工作,1960年被任命為南京軍區裝甲兵技術部部長,1971年被任命為南京軍區裝甲兵副司令員。

            馬兆文的兒子馬江毅對那些年的父親記憶猶新。“父親接到轉做裝甲兵工作通知時,非常留戀步兵工作,正式到任后卻特別熱愛。”馬江毅告訴記者。

            因為熱愛,馬兆文總是身先士卒,帶頭學習裝甲技術、帶頭鉆研坦克的駕乘和修理、帶頭倡導技術革新和研制,經常深入基層與部隊官兵討論研究革新技術方案。在他的組織領導下,裝甲兵各級科技練兵和科技活動開展得轟轟烈烈,相繼完成新型坦克瞄準鏡研制、戰時坦克野外大修等項目,籌建了南京軍區坦克大修工廠,為裝甲兵建設和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

            對自己的4個孩子,馬兆文同樣要求嚴格。“1960年,我們從無錫搬到南京天目路,住的是獨門獨院,院子里長滿了荒草,父親就帶著我們四個子女挑水鋤草開荒種地,每到收獲的季節,總能收獲很多的四季豆、韭菜、青菜、大蒜,還有水果等。為改善戰士伙食,他經常叫我們將自產的蔬菜送給戰士食堂。”

            出了家門,馬兆文同樣要求孩子們艱苦樸素。“那時候部隊是配備專車接送上下班的,可父親不肯坐,為了勤儉節約他買了輛飛鴿牌自行車,每天從我們天目路的家一直騎到瞻園路上的裝甲兵司令部。他很少說什么大道理,更多的時候他都是用自身的言行給我們做榜樣。”

            馬兆文用言傳身教為子女們做出了榜樣。他沒有留下豐厚的資產,卻給子女們留下了無盡的精神財富。

          上一篇:鋼鐵將軍賀炳炎

          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