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鋼鐵將軍賀炳炎

          時間:2013-05-09 13:09:17編輯:中國紅故事

           賀炳炎是我父親賀龍的一員愛將。在20年的革命戰爭中,父親倚重他,偏愛他,凡遇到險仗、惡仗,不論他是否在身邊,也不論他當時是團長還是師長,都會大喊一聲:“賀炳炎,上!”以至人們善意地以訛傳訛地說他是賀龍的兒子,叫“賀小龍”。

              1929年,父親帶領他在湘鄂西拉起紅四軍攻占湖北松滋的時候,賀炳炎還是一個孩子,一個16歲的小鐵匠,正吵著鬧著要和他父親一起當紅軍。他父親賀學文手里拿根扁擔,一路攆他走,他死活不離開。這情景正好被我父親看到了,攔住他說,孩子,當紅軍要打仗拼刺刀,你太小了,長高些再來吧。賀炳炎知道我父親是紅四軍中最大的官,抽出插在身后的一把大刀說,我曉得你是賀龍,就想跟你當紅軍,我是打鐵的,有的是力氣,你看我們賀家這把祖傳的大刀,我練過七八年了,一兩個人不是我的對手。我父親也從小練武,見賀炳炎性格倔犟,有股不服輸的韌勁,仿佛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一下子喜歡上他了。父親把他留在警衛班,讓他掃地喂馬,跑腿送信。

              賀炳炎來到警衛班才幾個月,就干了件驚天動地的事情,讓大家對他刮目相看。那是1929年7月,紅軍在湖北潛江淵博子口同白軍大部隊遭遇,激戰中,我父親派他去給部隊傳令,要該師從敵人側后發起猛攻。賀炳炎提起大刀便上路了,在返回部隊的路上,他蹦蹦跳跳,隨手撿了幾個手榴彈插在腰間。走到一條峽谷里,他忽然看見幾十個白軍慌慌張張地往葦叢里鉆,當即舉起大刀,怒喊一聲繳槍不殺!把白軍嚇蒙了。為首的匪軍緩過神來,看見站在高處的他只是個半大不小的孩子,馬上命令部下還擊。賀炳炎扯下一個手榴彈扔向敵群,從懸崖上飛身而下,一刀把白匪軍官劈了。望著天空濺起的那道血光,白軍知道遇上了身懷絕技的“練家子”,嚇得哆哆嗦嗦的,再不敢動了。賀炳炎趁機揮舞大刀,命令他們把槍栓取下來,提在手里。一數,47個白軍47個槍栓,一個不少。想來白軍士兵也是窮苦人出身,厭惡跟紅軍打仗,都想逃出苦海當紅軍,當賀炳炎押著他們往回走的時候,一個個乖乖的,無人反抗。

              在湘鄂西打了幾仗,賀炳炎膽大性暴,不懼傷,不怕死,迅速成了一名基層指揮員。沒幾年,他父親賀學文在鶴峰壯烈犧牲,我父親囑咐部隊擇地埋了,他感動得伏在父親懷里嗷嗷大哭,說賀老總,我沒爹沒娘了,你和紅軍就是我的親人;我無論有什么錯,都不能趕我走啊!父親像摟兒子那樣摟著他說,幺娃子,我正要用你呢,怎么會趕你走?從今往后我們革命到底,生生死死在一起。

              賀炳炎此后如魚得水,陸續任紅四軍警衛中隊中隊長、大隊長,騎兵連連長兼政治指導員,仗越打越兇,能征善戰的名氣也越來越大。不變的是,他總離不開那把大刀,每次戰斗都沖鋒陷陣,以命相搏。

              賀炳炎最慘烈也最動人心魄的壯舉,發生在1935年12月。當時我父親率領紅二、六軍團長征不到一個月,剛突破國民黨沿湖南澧水、沅江布置的封鎖線,向新化和溆浦進軍。隊伍逼近新化時,發現敵人在這里已布下阻截重兵。父親當即決定改變行軍路線,掉頭西進貴州。為了不讓敵人摸清西進意圖,逼近新化的部隊隨即南下,造成馬上將東渡資水之勢。國民黨大軍鉆進了父親布置的圈套,風煙滾滾地向資水壓來。這時部隊向西疾行,沿雪峰山山腳直奔云南瓦屋塘,再從瓦屋塘翻越雪峰山進貴州。那天由賀炳炎的紅五師擔任先頭部隊,他又讓紅十五團打頭陣。不料當紅十五團進入瓦屋塘東山時,遭到敵人瘋狂阻擊,從猛烈的火力判斷,對方是國民黨的正規軍。賀炳炎查清敵情,派紅十五團團長王尚榮去向我父親匯報,自己指揮紅十五團迎戰。在劇烈戰斗中,他的右臂不幸被敵人威力巨大的達姆彈擊中,骨頭被炸得粉碎,整條手臂像條下垂的絲瓜吊在膀子上。因大量失血,疼痛難忍,他當即昏過去了。

              紅十五團一鼓作氣拿下東山后,賀炳炎躺在敵人放棄的陣地上昏睡不醒。我父親聽說賀炳炎身負重傷,不省人事,飛馬趕到東山。正在急救棚里搶救賀炳炎的軍團衛生部長賀彪向父親報告,賀炳炎的右臂保不住了,必須齊根鋸掉。父親急了,質問賀彪,他的右臂怎么能鋸掉呢?你知不知道他這只右臂抵得上我的一支部隊?但賀彪堅持說,我知道賀師長的右臂有多么重要,可傷到這種程度,神仙來了也沒有辦法,如果不趕緊截肢,他上半身的肌肉將迅速壞死,到時連命都保不住。我父親說不出話來,最后只能尊重賀彪的意見。

              賀炳炎的截肢手術在荒郊野嶺進行,賀彪從附近的一座破廟里卸下一塊破門板,把賀炳炎捆在門板上;又從老鄉家里借來一把鋸木頭的鋸子,放進一鍋煮開的水里消毒。正要用嗎啡代替麻醉藥做手術前麻醉,賀炳炎從捆著他的門板上醒來了。父親低下身子告訴他事情的經過,說明他的右臂非截不可。一顆渾濁的淚珠從眼角冒出來,賀炳炎吃力地說,既然是總指揮做的決定,那就鋸吧,但不要用嗎啡……

              賀彪和另一個醫生每人站一邊,像鋸木頭那般“吱吱嘎嘎”地鋸起來,在場的人無不心驚膽戰。賀炳炎閉目咬牙,汗暴如雨,血順著他的右臂和鋸子兩端流出來,滴滴答答,如同屋檐滴水。手術用了兩個小時16分鐘,賀炳炎把醫務人員塞在嘴里的毛巾咬爛了。

              手術后,我父親掏出一塊手帕,小心翼翼地撿起幾塊碎骨,包起來揣進懷里,對賀炳炎說,幺娃子,我要把它們留起來,長征還剛剛開始,以后會遇到更大的困難,到時我要拿出來對大家說,這是賀炳炎的骨頭,共產黨人的骨頭,你們看有多硬!

              6天后,賀炳炎從擔架上迫不及待地滑下來,開始自己走路,騎馬,處理失去右臂后必須應對的一切。同時還學著用那只總感到別扭的左手,開始從頭練槍,練刀,練在嚴酷的戰爭中必須去重新適應的事物。戰爭可不是兒戲啊,戰爭是兩強相遇勇者勝,是一瞬之間的你死我活,它要求一個人的反應和感覺,必須百分之百的心到手到。而像賀炳炎這樣徹底失去右臂,被迫改用左手去搏殺的人,其難度和在戰爭中的存活率,是可想而知的。何況長征勝利后,部隊馬上投入更為慘烈的抗日戰爭,面對比國民黨軍隊兇惡10  1937年10月,由紅二方面軍改編的八路軍第一二〇師東渡黃河,深入山西抗日戰場。擔任七一六團團長的賀炳炎奉命率部插向雁門關。10月17日,賀炳炎得知日軍從大同集結300多輛汽車,滿載武器彈藥準備運往忻口,異常高興,果斷決定伏擊鬼子的車隊。18日上午,日軍進入包圍圈,埋伏在公路兩旁山頭上的七一六團官兵如雷霆,如冰雹,如狂飆,以各種火力鋪天蓋地地射向窮兇極惡的侵略者。日軍負隅頑抗,死不投降,賀炳炎左手握大刀,首當其沖,率部從兩面山頭像潮水那般沖下去,在漫天硝煙和火光中,與日軍展開氣吞山河的白刃戰,殺得日軍尸橫遍野,血流成河。打掃戰場時,官兵們見賀炳炎滿身是血,以為他受傷了,賀炳炎從頭到腳摸遍全身,竟毫發無損。

              東渡黃河不足一個月,賀炳炎部在雁門關首戰告捷,殲滅日寇500余人,擊毀汽車30余輛,打破了“大日本不可戰勝”的神話,受到國民政府的通電嘉獎。那年10月,毛澤東在延安會見英國記者貝蘭特,以此為例,特地說明八路軍在抗日戰場正在起著“非常大的作用”。雁門關大捷后,賀炳炎“獨臂刀王”的威名在抗日軍民中廣為傳播,也讓日軍談虎色變。1938年秋天,部隊轉為游擊戰,賀炳炎率部隊在大清河北岸鞏固和擴大抗日根據地,僅幾個月時間,他便把部隊從原來的300多人擴充為3個團和3個獨立營,近5000人,打退了日軍的多次“掃蕩”。有消息說,岡村寧次聽到賀炳炎的名字,咆哮如雷,叫囂要與他的部隊決一死戰,對他“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至此,賀炳炎不僅成了我父親的愛將,也成了毛澤東的愛將。1945年4月他作為指揮員代表赴延安參加中共“七大”,抬起左手與眾不同地向毛澤東敬禮,毛澤東說:“賀炳炎同志,你是獨臂將軍,免禮。”

              從1929年參加紅軍,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賀炳炎跟著我父親整整打了20年仗,負傷11次,身上留下大大小小16塊傷疤。1955年,賀炳炎在成都軍區司令員的位置上被授予共和國開國上將。我父親賀龍在懷仁堂接受完毛澤東主席親自授予共和國元帥軍銜,馬不停蹄地趕到成都,親自為賀炳炎授銜授勛。

              我相信這是一種機緣甚至命運:賀炳炎,一個打鐵的孩子從被招入這支隊伍那天起,便與我父親賀龍越走越近。在20年血與火的戰爭歲月中,他們彼此欣賞,互為依靠,不是父子,勝似父子。這在古今中外的統帥和名將中,實屬罕見。

              1960年7月1日,賀炳炎在黨的生日那天因病去世,時年47歲,是開國上將中第一個去世的人。7月5日,成都軍區在北較場舉行公祭,20萬軍民冒雨為他送行。

              那些天,我記得父親淚蒙蒙的,滿懷悲傷。他不時嘆聲連連,喃喃自語,一會兒說,可惜了,太可惜了!他還那么年輕,連兒女都沒有長大。一會兒又說,也難怪,他就是為中國革命戰爭而生的,20年槍林彈雨,出生入死,他把身上的血和力氣都掏干了。倍的日本侵略軍。但是,賀炳炎做到了,并且做得跟有右臂時一樣的威風八面。
           

          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