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粟裕

          時間:2011-12-08 17:22:44編輯:紅故事網


                                           粟裕
           

          粟裕(1907~1984),初名粟多珍、粟志裕,侗族,湖南懷化人。中國現代杰出的革命家、軍事家、戰略家,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十大大將之首。

          1907年8月10日出生于湖南懷化市會同縣伏龍鄉(今坪村鎮)楓木樹腳村。1918年,在家鄉的私塾、日本的“振武學堂”上學,開始接思想。1924年3月,進入湖南省立第二師范學校(常德)附小學習。1925年春,考上省立二師,與騰代遠系同學。不久,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省立二師的進步校長被害,粟裕等進步學生被秘密轉移到武昌。他被黨組織安排到葉挺的24師教導大隊,任班長。 1926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7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1927年8月1日,他參加了著名的南昌起義。后隨朱德、陳毅轉戰閩贛粵湘邊,開始了戎馬生涯,贛南三整中任連黨代表。

          1928年1月,參加湘西起義后到了井岡山。在井岡山時,工作多次調整,時而任連黨代表,時而任連長,都是為加強政治工作的需要。6月23日,老七溪嶺戰斗中,粟裕趁敵人午后疲憊松懈之時發起攻擊,突破敵軍防線。留下600人堅守山頂,僅帶300人追擊逃敵,俘虜十多個敵人。戰后,粟裕得到朱德“敢死隊長”的美譽。

          1929年后,因屢立戰功粟裕相繼升任班長、排長、連副,紅七軍團團長等職。參加了創建贛南、閩西革命根據地的斗爭,參與了反擊敵人四次大規模“圍剿”的戰役,在戰斗中總是身先士卒,奮勇向前,多次受傷,左臂中彈成殘疾。

          1930年2月底~3月初,在富田作戰中被炮彈炸傷頭部,彈片一直留在顱內未取出。6月,紅四軍、紅六軍、紅十二軍在長汀整編,組成紅一軍團,任整編后的紅十二軍第五支隊隊長。8月,奉命率部向湖南進軍,月底參加第二次圍攻長沙的戰斗。12月,任紅十二軍六十五師師長,月底改任六十四師師長。參加創建和堅持中央蘇區的斗爭。在第一次反“圍剿”中,親自帶頭沖鋒,與兄弟部隊協同作戰,殲滅張輝瓚師,后率部參加殲滅譚道源師的戰斗。

          1931年4月~5月,率部參加第二次反“圍剿”作戰。6月,六十四師改為紅四軍第十三師,仍任師長。7月~9月,參加第三次反“圍剿”作戰。11月,調任紅四軍參謀長。不久調紅軍學校任學員連連長。

          1932年2月,由紅軍學校調回紅四軍,仍任紅四軍參謀長。12月,任紅一軍團教導師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1933年2月,任紅十一軍參謀長,參加第四次反“圍剿”作戰。3月中旬,率部參加東陂、草臺岡兩次戰役,勝利完成偽裝主力、創造戰機任務,朱德稱兩次戰役是“紅軍戰術上最好的戰例”。5月,在硝石戰斗中被子彈擊中,左臂留下殘疾。10月~11月,任紅七軍團參謀長兼二十師師長、政委,率部參加第五次反“圍剿”作戰。

          1934年7月,粟裕率紅七軍團組成北上抗日先遣隊赴閩浙贛根據地,成立紅十軍團,任第四團參謀長。后又赴皖浙贛邊區創建革命根據地。9月下旬,轉戰于皖贛邊區。在戰斗中右臂負傷,彈頭到1951年才取出。

          1935年1月,紅十軍團在譚家橋戰斗失利后,又在懷玉山遭到敵人圍殲。率領先頭部隊果斷突出封鎖線,安全到達閩浙贛蘇區。2月,根據中共中央指示,組建挺進師,挺進浙江,創建新的根據地。任挺進師師長,劉英任政委。4月28日,指揮挺進師奪得齋郎戰斗勝利。隨即進入浙西南開辟根據地,實行由正規軍到游擊隊的戰略轉變。5月~8月,與劉英一起指揮粉碎國民黨軍隊對挺進師的第一次“進剿”。浙西南根據地擴大到5個縣,縱橫百余公里。挺進師發展了20人,另有地方武裝和地方工作人員不下30人。9月,開始持續8個月的反“圍剿”斗爭。采取“敵進我退”的作戰方針,率主力跳出包圍圈,在浙閩邊開展游擊戰爭,開辟新的根據地。10月5日,中共閩浙邊臨時省委和閩浙邊臨時省軍區成立,任省軍區司令員、省委組織部長。

          1936年3月,率領挺進師主力重返浙西南活動。夏季在云和縣以南的一次戰斗中腳踝負傷,這是他第六次負傷。同年秋,與劉英分開活動。適應全國抗日救亡運動高漲和浙江商品經濟比較發達等實際情況,適時調整政策,開始實行由國內革命戰爭到抗日民族戰爭的戰略轉變,以抗日、反蔣為前提,擴大團結對象,縮小打擊目標,創造武裝斗爭與游擊根據地相結合的新經驗,打開了新的發展局面。

          1937年上半年,率領挺進師粉碎國民黨軍隊從1936年底開始的動用43個團兵力的第二次“圍剿”,總結出“敵進我進”的游擊戰戰略方針和六項戰術原則。




                 1937年9月19日,與國民黨遂昌縣政府代表談判,達成共同抗日協議。9月23日,率紅軍挺進師一部和地方干部告別遂昌縣。10月10日抵達平陽北港,與劉英會合,部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浙閩邊抗日游擊總隊”,任司令員。11月~12月,兼任抗日救亡干部學校校長。

          1938年3月18日,率浙閩邊抗日游擊總隊從平陽縣山門街出發,開赴皖南,加入新四軍戰斗行列。部隊整編為“新四軍第二支隊第四團第三營”,任第二支隊副司令員。4月28日,奉命組建新四軍先遣支隊,任先遣支隊司令員,向蘇南敵后挺進,執行戰略偵察任務。6月11日,奉命執行挺進南京、鎮江間破壞鐵道任務。6月17日,在韋崗伏擊敵人,殲滅日軍少佐土井以下官兵30多人,擊毀汽車5輛,繳獲槍支20余支。6月21日,先遣支隊撤銷,粟裕回到第二支隊,后任代司令員。

          1939年1月6日,指揮水陽鎮伏擊戰,殲敵31人。8日,指揮橫山戰斗,殲敵50余名。20日,率第二支隊奇襲官陡門,8分鐘解決戰斗,擊斃日偽軍200余人,俘敵57名,繳獲大批武器彈藥。4月10日,組織指揮貍頭橋戰斗,斃傷日偽軍70余名。8月,新四軍江南指揮部成立,粟裕任副指揮。10月4日,指揮第二支隊第四團一部在滬寧線上的伏擊戰,殲敵110余名,炸毀火車一列。

          1940年2月22日,指揮所部擊潰偷襲江南指揮部駐地水西村的日軍。7月,陳毅、粟裕率新四軍70000多人,挺進蘇北。9月,創建了以黃橋為中心的蘇北抗日根據地,粟裕任副總指揮。10月4日,黃橋戰役打響,雖敵眾我寡,但粟裕以其卓越的膽識和智慧排兵布陣,采取誘敵深入,分割包圍,突然襲擊的戰法,在運動中殲敵,以極少的兵力取得輝煌戰績。殲滅國民黨11000多人,繳獲大批軍需物資、槍支彈藥。黃橋決戰的勝利完成了開辟蘇北的戰略任務,打開了華中抗戰的新局面。11月29日,指揮發起曹甸戰役,殲滅國民黨頑軍8000余人。

          1941年1月“皖南事變”后,粟裕任新四軍第一師師長(后兼政治委員),蘇中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2月18日,任討逆總指揮,指揮所部發起討伐叛國投敵的李長江部,攻克泰州城,俘虜李長江部叛軍50余人,并爭取兩個支隊反正。3月上旬,率第一師指揮機關到達海安、東臺以東地區,在以三倉河為中心的沿海灘涂地帶創建抗日民主根據地,以積極的軍事行動粉碎了日偽軍摧毀新四軍首腦機關和圍殲第一師主力的陰謀。4月10日,在海安角斜舊場召開第一師直屬隊干部會議上,作《由正規戰轉變為游擊戰的一些問題》的報告,提出工作重心由城鎮轉入農村,廣泛開展游擊戰爭。同時,開辟海上交通,組建海防部隊。4月中旬,發動對日偽軍據點的攻勢作戰,首創生俘日軍的記錄。6月中旬,指揮反“掃蕩”作戰,以先發制人的行動襲擊敵人,在戰略上策應保衛鹽城部隊作戰。7月中旬~8月初,指揮蘇中軍區主力對日偽軍發動凌厲攻勢,并以“圍魏救趙”的戰法突襲日軍南浦旅團部駐地泰州,迫使日偽軍轉兵南下,再次粉碎日偽軍圍殲新四軍首腦機關的陰謀。8月13日,指揮蘇中軍民反擊日偽軍報復性的“掃蕩”,連續作戰42晝夜、130余次,殲敵1300余人。8月中旬起,領導和指揮持續8個月的要點爭奪戰,“七保三倉”,“五保豐利”,保持了相對穩定的根據地基本區。同時,發動“十排大戰”,向蘇中各地日偽軍薄弱據點廣泛出擊。

          1941年12月26日,與楚青在黃海之濱石家莊(今如東縣石莊)結婚。

          1942年1月中旬,率第一師指揮機關轉移到蘇中第四分區,具體指導第四分區的反“掃蕩”斗爭。3月,兼蘇中區黨委書記。5月,“抗日軍政大學蘇中大隊”改稱“抗大九分校”,粟裕兼任校長。6月3日,指導第一師第七團進行斜橋伏擊戰,殲滅日軍70余人、偽軍140余人,繳獲平射炮1門。6月5日,向新四軍首長建議,乘日軍發動浙贛路戰役、國民黨軍隊向南潰退之機,新四軍主力向蘇浙皖邊區發展。6月中旬,率領一個精干的指揮班子留在“清剿”區內,具體指導反對日偽軍第一次“清剿”的斗爭。9月25日,指揮第一師第三旅一個團進行謝家渡戰斗,殲滅日軍南浦旅團第五十二大隊大隊長保田以下110余人。

          1943年2月中旬 為配合鹽阜區反“掃蕩”斗爭,指揮蘇中部隊展開攻勢作戰。3月8日,作出反“清鄉”斗爭軍事部署,率精干指揮班子留在第四分區指導斗爭。3月中旬,指令第十八旅向北挺進至曹甸地區,打通與第三師、第四師的聯系,控制這個戰略樞紐地帶。7月1日,組織領導蘇中軍民進行對日偽軍“清鄉”封鎖墻的大破襲戰,燒毀竹籬笆150公里。

          1944年1月~2月間,發起春季攻勢作戰,解放國士近3000平方公里、村鎮150多處,爭取偽軍1000余人反正。3月,在他指揮的車橋戰役中,殲滅日軍三澤大佐以下官兵460余人、偽軍480余人,摧毀敵碉堡50座。當捷報傳到延安窯洞,慧眼識將才的毛澤東當場說了一句極有預言性的話:“這個從士兵成長起來的人,將來可以指揮四五十萬軍隊”。6月26日,發起南坎戰役。在以南坎戰斗為中心的一系列作戰中,主力兵團、地方兵團和民兵共拔除日偽據點七八十處。9月21日~10月31日,組織指揮討陳戰役,反擊國民黨陳泰運部,并打擊來援偽軍,殲滅陳泰運部及偽軍2300余人。

          1945年2月,率一師主力渡江南下,任蘇浙軍區司令員兼政委。指揮浙西三次反頑戰役,殲國民黨13000人。

          1945年6月,在黨的“七大”上,當選為中央候補委員。8月11日 根據中共中央華中局和新四軍軍部指令,下令蘇浙軍區所屬部隊實行總反攻,命令蘇浙地區日偽軍和一切偽組織投降、反正。8月12日 新四軍軍部電令蘇浙軍區部隊立即行動,控制京滬杭要道,并占領上海、南京、杭州三大城市,任命粟裕為南京特別市市長。
           


          抗戰勝利后,8月19日發出致各縱隊各分區并報新四軍軍部的電報,作出反攻作戰部署。到9月中旬,接連解放縣城11座、重要集鎮100余處及廣大鄉村,蘇浙解放區面積擴大到10.87萬平方公里,人口增加到400余萬。10月任華中軍區副司令員、華中野戰軍司令員。指揮高郵戰役和隴海線徐(州)海(州)段戰役,殲滅拒降日偽軍2萬余人,為迎擊國民黨軍的進攻準備了內線作戰的有利條件,使華中、山東解放區連成一片。

          1946年6月蔣介石發動全面內戰后,中共中央采納他的建議,改變太行、山東、華中三支大軍同時出擊外線的計劃,同意華中野戰軍主力先在蘇中內線作戰。7月起,指揮華中野戰軍主力30萬余人和十余萬地區武裝民兵,與12萬美械裝備的國民黨軍作戰,一個半月七戰七捷,殲敵5.3萬余人,極大鼓舞了解放區軍民敢打必勝的信心,為解放戰爭初期的作戰指導提供了實踐經驗。蘇中戰役的捷報傳到延安,毛澤東極為興奮,親自為中央軍委起草電報發給戰略區首長,介紹這一造成輝煌成果的經驗:“每戰集中絕對優勢兵力打敵一部,故戰無不勝,士氣甚高;繳獲甚多,故裝備優良;憑借解放區作戰,故補充便利;加上指揮正確,故能取得偉大勝利。這一經驗是很好的經驗,希望各區仿照辦理,并望轉知所屬一體注意”。

          1947年1月,任華東野戰軍副司令員,中央軍委令其負責戰役指揮,陳毅為司令員兼政委。在戰略上仍處于內線的條件下,華東野戰軍在陳毅和粟裕的指揮下先后發起了宿北戰役、魯南戰役、萊蕪戰役、泰蒙戰役、孟良崮戰役等,共殲敵7個軍(整編師)和1個快速縱隊,內有國民黨軍五大主力之一、號稱“王牌軍”的整編第74師。

          人民解放軍轉入戰略進攻后,率華東野戰軍主力挺進魯西南,掩護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南下大別山,指揮沙土集戰役,殲敵1個整編師,迫使敵從山東和大別山區抽調4個師來援,實現了華東戰區由內線向外線、從戰略防御到戰略進攻的轉折,隨即挺進豫皖蘇邊區。粟裕體察軍事政治形勢的發展,于1948年1月~4月,提出3個縱隊暫緩渡江南進,集中兵力在黃淮地區打大殲滅戰的建議。

          1948年5月,前往陳南莊向中共中央書記處匯報此戰略構想,為中共中央采納,并被任命為華東野戰軍司令兼政委,在其推辭后任代司令兼代政委。

          1948年6月,兼任豫皖蘇軍區司令員。在豫東戰役中毛澤東復電完全同意粟裕的意見,并指出:“這是目前情況下的正確方針”。并無比信任地指示粟裕:“情況緊張時獨立處置,不必請示”。此戰后,毛澤東說:“解放戰爭好象爬山,現在我們已經過了山的坳子,最吃力的爬坡階段已經過去了”。6月~7月間,粟裕指揮華東野戰軍8個縱隊、中原野戰軍2個縱隊進行豫東戰役,殲敵9百余人,取得了大規模攻城打援作戰的勝利,改變了中原、華東戰場的戰略態勢,打亂了國民黨軍防御體系,為爾后進行更大規模的殲滅戰創造了有利條件。

          1948年9月,指揮濟南戰役,攻克堅固設防的大城市濟南,殲敵100000余人。9月24日提出進行淮海戰役的建議,經中央軍委批準,中原、華東野戰軍并肩作戰,于11月6日發起淮海戰役。11月8日,與華東野戰軍副參謀長張震聯名提出將南線國民黨軍主力抑留于徐州及其周圍逐步殲滅的重要建議,為中央軍委采納,對擴大淮海戰役規模,發展成為南線的戰略決戰起到了積極作用,至此戰局由“小淮海”發展成了“大淮海”。在戰役中,作為中共淮海前線總前委成員之一,指揮華東野戰軍17個縱隊作戰,殲滅國民黨軍44萬余人。毛澤東主席曾說過:“淮海戰役,粟裕同志立了第一功”。

          1949年1月,任第三野戰軍副司令員兼第二副政治委員(仍代理司令員、政治委員職務)。在渡江戰役中指揮所部追殲逃敵5個軍于皖南郎溪、廣德山區,解放南京、杭州。5月,指揮上海戰役,殲敵主力8個團于上海外圍,使上海免遭嚴重破壞。先后兼任上海市軍管會副主任、南京市軍管會主任、南京市市長、華東軍政委員會副主席。在解放戰爭中,他富有戰略遠見,善于關照戰略與戰役和各戰役、各階段之間的聯系,適時向上級提供意見,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戰役的勝利,積累了作為大兵團參謀的豐富經驗。

          1949年9月30日,黨和國家領導人在天安門廣場為人民英雄紀念碑舉行奠基典禮。毛澤東主席是第一個上前鏟土的,粟裕作為第三野戰軍首席代表,緊隨朱德、賀龍之后第四個鏟土。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歷任解放臺灣工作委員會主任、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總參謀長、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國防部副部長、軍事科學院副院長、第一政治委員,中共中央軍委常務委員。是中共第八屆至第十一屆中央委員,第一至三屆國防委員會委員,第三至第五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委。

          1950年6月6日至9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了七屆三中全會。會上,華東軍區副司令員粟裕匯報了解放臺灣的各項準備工作。粟裕請求由中央軍委直接組織指揮臺灣戰役,毛澤東則決定這一戰役仍由粟裕指揮。

          朝鮮戰爭爆發后,毛澤東直接點將要粟裕為東北邊防軍司令員兼政委,肖勁光為副司令。但是粟裕因重病未能到任,經中共中央批準,到青島治療。12月,赴蘇聯休養。經過數次治療,至1951年夏,粟裕身體基本痊愈。1951年9月回國。在總參工作期間,參與抗美援朝戰爭指導,提出很多重要建議,提出完整的軍隊建設計劃,實現新中國第一代國防體系建設。

          1955年9月被授予大將軍銜,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1958年,在軍委擴大會議上受到錯誤的批判,并因此長期受到不公正的對待。同年調任國防部副部長兼軍事科學院副院長。

          1972年,任軍事科學院第一政治委員。他致力于堅持和發展毛澤東軍事思想,提倡學習軍事辯證法。“文化大革命”中曾任國務院業務組成員,在周恩來領導下,分管鐵道、交通、郵電、港口建設和造船統籌。

          文革結束后,為防備來自北方的威脅,粟裕再次考察新疆、山西、河北一線的,向軍委主席、副主席報送了《有關戰爭初期作戰問題的幾點意見》,參加軍委戰略委員會召集的有各大軍區領導參加的討論戰備的會議,同年擔任解放軍代表團團長。粟裕和肖克等人積極主張軍事思想的撥亂反正,率先沖破軍事領域里的禁區,提出了按照唯物辨證法辦事、活躍軍事學術思想、發展我軍戰略戰術等問題,為國內隨后進行的政治上的撥亂反正首開先河。前后分別向軍事學院高級系畢業班和中央黨校作《對未來反侵略戰爭初期作戰方法幾個問題的探討》的報告,系統的提出了未來反侵略戰爭,特別是戰爭初期的戰略戰術構想。

          1982年2月21日,任中央黨史編審委員會委員。第1~3屆國防委員會委員,第1屆全國政協委員,全國人大第1、2屆代表,第3~5屆常委,第5屆副委員長,中共第7屆候補中央委員,第8~11屆中央委員,十二大當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委。

          1984年2月5日病逝于北京。



           

            
          粟裕的十條大兵團作戰思想

          1、運籌主力兵團大規模作戰,戰區指揮員具有戰略頭腦、善于綜觀戰爭全局,敢于獨立思考,把戰役問題放到戰略高度去考慮。通過戰役勝利去實現統帥部的戰略意圖。

          2、綜合考慮戰區內敵我雙方的兵力兵器對比和行動企圖、當面敵軍各部的戰斗力強弱和所處態勢、民情和地理條件、以及戰役發展各階段間的前后關聯等諸項因素,正確選擇作戰區域和攻殲目標,一切以便于殲敵為原則。

          3、能動地創造和捕捉戰機。戰機通常是通過指揮得當,廣泛機動,誘使敵人因應而創造出來的。因此,既要善于捕捉戰機,更要善于創造戰機。

          4、指揮的重心應在放在戰役的轉折點上。只要在有決定影響的環節上掌握了主動,就能確有把握取得戰役全勝。指揮員應以極大精力,促使戰役轉折盡早來到。

          5、善于集中兵力。集中兵力的關鍵是選擇和判斷作戰的重點。要根據戰役的發展變化,適時轉用兵力,實行連續作戰,求得一支部隊頂幾支用。這樣,才能在戰區總兵力對比敵強我弱的情況下,在決定性的時間和部位形成對敵優勢。

          6、戰爭規模的發展和戰場態勢的變化,必然引起作戰方式的轉變。戰役指揮員要適時實施作戰方式的轉換以及由此引起的戰術技術上的改變。

          7、根據各支參戰部隊的不同特長,加以恰當使用,或用于野戰,或用于阻擊,或用于攻堅,等等。同時,合理使用地方武裝,與野戰兵團密切配合,協同作戰。

          8、戰役過程中和戰役結束后,當敵情發生重大變化或出現新的戰機時,要果斷、巧妙地組織部隊撤離戰場,迅速轉移。這不僅關系到與下一步作戰任務的銜接,而且直接影響戰役本身的成果。戰役打得好,如果轉移不當,也會轉勝為敗;戰役進行得不順利,但轉移得當,也可以減少損失,改變不利態勢。

          9、大兵團作戰要嚴密組織,參謀機關應成為軍隊行動的“發動機”。指揮員必須高度重視司令部的工作與建設,以保證首長和司令部的不間斷指揮。

          10、高度重視大兵團行動的后勤保障,特別要充分依靠戰區內黨和政權組織,動員廣大群眾支援前線,保證部隊供應。
           



            主要著作

          1、《實戰經驗錄》,粟裕與羅忠毅合編,1939年2月25日延安翻印了這本小冊子。

          2、《激流歸大海——回憶朱德同志和陳毅同志》,作者:粟裕。上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

          3、《千萬里轉戰》,作者:粟裕。上海文藝出版社1987年版。

          4、《粟裕戰爭回憶錄》,作者:粟裕。記錄整理:楚青。解放軍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1995年8月重印。2005年1月由知識產權出版社按需出版,增加了大環境下當時未能出版的第二十章《粟裕談淮海戰役》(該文獻20,000字)。

          5、《粟裕軍事文集》,作者:粟裕,主編:孫克驥,《粟裕軍事文集》編輯組編,解放軍出版社1989年7月第1版,1991年7月再版重印。

          6、《粟裕論蘇中抗戰》,作者:粟裕,《粟裕軍事文集》編輯組編,江蘇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1版。

          7、《粟裕文選》(三卷本,181.2萬字),作者:粟裕,《粟裕文選》編輯組編,軍事科學出版社2004年9月版。

          下一篇:黃克誠

          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