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革命老區金寨縣:抗日戰爭風云錄

          時間:2015-11-14 00:21:45編輯:中國紅故事

             革命老區金寨縣:抗日戰爭風云錄


                   (一)
               

           

          抗日戰爭時期,日軍在革命老區安徽省金寨縣(時稱立煌縣)犯下了種種罪行。其中,最令人發指的有四宗大罪。

           

                          

           

          1938615112,日軍飛機先后12次飛抵流波石童一帶上空,瘋狂掃射和平居民,投炸彈、燃燒彈100多枚。流波石童 5000多居民的房屋、財產大部分被炸毀焚燒,尤其是鎮南的上店子、小河南一帶,街道成了一片廢墟。據統計,全鎮被炸死的市民、商人、學生、農民共500多人,其中,中共六安縣委書記鄒同礽在流波石童指揮群眾疏散隱蔽時,不幸同妻子一起被炸犧牲。

          630,日機3次飛臨立煌縣城金家寨,進行低空轟炸,炸毀房屋400多間,傷亡群眾 100多人。9101023,日機又多次投彈狂炸,立煌人民的生命財產再次蒙受巨大的損失。

           

                     “三   光”

           

          193893,沿浦信公路西進武漢的日軍,步兵一大隊、騎兵一中隊,侵入開順街,居民群眾紛紛外逃,未及逃脫者26人被殺害,10多名婦女被奸污,數十人被逼為其做苦工,稍有反抗即被刺死。鎮上1800多間房屋被燒,谷堆、麻架、糧倉盡被焚毀,牲畜家禽被殺光吃盡;未燃盡的門板、家具又被抬去修工事、筑鹿寨。日軍在開順街肆意踐踏了1個多月,退去時又抓走民夫100多人。

          立煌縣城金家寨,是戰時安徽省省會,也是國民黨第21集團軍總部所在地,是大別山區敵后根據地的中心,日本侵略軍早就蓄意“掃蕩”,但懾于大別山險要的地形和眾多的駐軍,未敢妄進。194212月,漢口日軍司令攻田冢在南京參加軍事會議后,乘飛機返回經太湖縣境時,日機被國民黨第48138師炮兵擊中墮毀,日軍遂調動部隊,進犯黃梅、太湖山區,尋獲飛機殘駭和日軍尸體。在此過程中,日軍探悉立煌根據地防務空虛,便報告漢口敵指揮機關。漢口之敵立即派第3師團于19日向鄂東宋埠集中,與先行部隊結成一個加強聯隊,步兵、騎兵、炮兵共約6000人,分作東西兩路向立煌進襲。九江、安慶、津浦路之敵也同出策應,擺出四面八方圍攻大別山的態勢。

          1225,東路之敵陷入羅田后,抵僧塔寺,經甕門關、中界嶺進入立煌后畈。國民黨第21集團軍總部設在后畈黃氏祠的彈藥庫被日軍炸毀,守庫的國民黨保安第92個排被槍殺;關押在彈藥庫中為國民黨運輸軍需物資的30多個民工全部被炸喪生。接著,一股日軍到泗洲河小街奸污婦女、燒房搶物,直趨龍門石;另一股日軍深入國民黨第48軍軍部所在地深溝鋪,劫掠糧食,焚毀倉庫。兩股日軍在龍門石會合后,又繼續西犯,沿途村莊被燒毀的房屋、木材、糧食、家畜不計其數。

                     
                                     

           

          1943年元月1日夜,向立煌進犯的日軍,將茅坪小街包圍。茅坪是流波石童到立煌縣城的交通要道,當夜住宿在此的,有國民黨部隊1個排和其押送立煌的284名壯丁,還有客商、挑夫、學生百余人。2日拂曉前,日軍以機槍封鎖小街兩頭的道路,將酣睡中的國民黨軍警士兵、壯丁、民夫、商人、學生及本地居民數百人集中到街西的河灘上,日軍“見少壯者,脅之降”,我同胞罵不絕口,誓死不屈,日軍即以刺刀一一捅死,頓時碧血成河,尸骨成堆。街上的400多間房屋全被燒毀,群眾財物被劫掠一空。幾日后,附近群眾將死于敵人屠刀下的562具尸體,合葬于一個大冢內,稱“萬人墓”。1945年,國民黨立煌縣政府在萬人墓前修建了紀念碑,并刻有碑文,翔實具體地記錄了茅坪慘案經過。


                          
                   

           

          1943年元月2日上午10時,血洗茅坪的日軍向古碑沖、金家寨進犯。傍晚,日軍占領了立煌縣城金家寨。

          從西路進犯立煌之敵,由湖北麻城出動,經木梓店抵長嶺關,一路燒殺,也于2日渡過史河侵入金家寨,與東路之敵匯合。

          兇殘的日軍在立煌城區,奸擄焚殺,無惡不作。從古碑沖到金家寨的25里長街,數千棟屋宇被燒成廢墟;無以數計的軍用物資、日用百貨、土特名產、竹木糧草均被付諸一炬;機關團體的公文財物和銀元鈔票等,或被掠走或被焚燒;100多名無辜群眾被殺害,20多名女中學生遭蹂躪(后含恨集體自殺)。日軍還公然踐踏國際法,焚燒立煌郵政局的房屋及所有文件、票卷、設備,并殺害兩名郵政職工。

          日軍在立煌縣城施盡暴行后,于5日晨仍分兩股竄出,一路經蘇仙石去河南商城;一路沿史河而下,以3架飛機開道,往霍邱方向侵擾,沿途燒殺轟炸。楊家灘小鎮被炸光燒盡,死亡居民500多人;青峰嶺頭至上磊子一帶的山溝里,200多個逃難群眾被炸喪生。沿途50多里火光沖天,尸骨累累。

           

                            (二)     

           

          面對日軍的殘酷暴行,金寨軍民同仇敵愾、奮起反抗,多次打響了抗擊日軍的英勇戰斗,其中比較著名戰斗的有四次。

           

                             

           

          民國27年(1938年)7月,日本侵略軍一小股25人秘竄至白沙河禪堂沈家畈時,當地農民自動組織起來圍殲日本侵略軍,斑竹園守碉堡的常備隊10余人聞訊后趕來共同作戰,激戰兩晝夜,斃日本侵略軍7名。后敵彈盡,一名匿逃,余均被農民亂棍打死,并將首級報立煌軍事機關驗收。戰斗中,農民鄭家安、鄭家禮、鄭家松、曾照勉、田南齋、肖大春6人犧牲。11月,逃匿的一名日本侵略軍在西河橋被立煌縣后備隊捕獲,于25日將其押送立煌。

           
                       富        

           

          富金山原稱富鑫山,又稱富青山,位于豫、皖邊界,大部分屬河南,東南部屬安徽,南面被長江河切成兩岸峭壁名石門口,為軍事要點。武漢會戰時,富金山北線及縱深區是國民革命軍宋希濂七十一軍布防,南坡和東麓由國民革命軍于學忠五十一軍守衛。沿六安至信陽公路西犯富金山的日本侵略軍是第十三和第十師團,后又增加第十六和第三師團。

          民國27年(1938年)92日,于學忠軍一部進駐富金山南線,迅速修好工事。黃昏,日本侵略軍先頭部隊的一個大隊爬向馬鞍山腰,30分鐘激戰,日本侵略軍死傷過半,退下山去。3日拂曉,富金山血戰開始,于學忠五十一軍吉團長沉著指揮所部打退日本侵略軍六次沖鋒,敵死傷甚眾。5日下午,日軍分三路進犯:一路向馬鞍山,一路向主峰,一路向石門口。6日,槍炮聲、廝殺拼搏聲,終日不斷,打退日軍無數次沖鋒,侵略者丟下數百具尸體。

          7日以后,日本侵略軍第三和第十六師團各一部分逐次加入戰斗,并有飛機參戰,先是1架,9日上午增至4架輪番轟炸,陸軍反復沖殺,富金山頭幾乎削去了一公尺多。血戰極為悲壯慘烈,多數東北籍的于學忠五十一軍(一一三師、一一四師)戰士,懷著國恨家仇,壯烈地為國犧牲;911,富金山雖失陷,但日本侵略軍丟下的尸體卻達1000多具。

           

                  

           

          民國27年(1938年)9月,日軍一股約數百人,由河南省商城縣長竹園、汪家鋪經縣境牛食河、雀兒籠繞道去鄂東。駐守大別山的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一集團軍第七軍聞訊急調一七一師布防于康王寨附近的鄧家灣、西河橋、祝田畈、白沙河等地;107日(農歷八月十四日),一七一師得悉日本侵略軍將翻越康王寨東側鵝公包山消息,遂取葛家山近道搶占康王寨主峰。為日軍帶路的農民常國貞將敵誘至康王寨懸崖,兩軍短兵相接,肉搏拚殺,后續部隊則進行遠距離的射擊。腳登皮靴、不識路徑的日本侵略軍為搶占山頭,常跌進深壑峽谷。為一七一師服務的民伕和群眾,也搬動巨石滾入敵群,敵陣混亂,四面挨打。日本侵略軍總部得悉該部被圍的呼救訊號后,派十多架飛機助戰,空投物資。因秋雨連綿,云霧籠罩,目標不清,空投的干糧、彈藥落于深山密林。絕望的日軍舍命突圍,沿康王寨北側滴水崖方面撤退的一路敵軍被一七一師的猛烈炮火逼上懸崖峭壁,多數墜崖斃命,殘存的奪路逃遁;循鵝公包背后楊樹坪向東南方向逃跑的另一路敵軍,誤入一七一師伏擊圈,面臨深谷,退路被炮火封鎖,激戰半天,大部被殲,少數潰逃。其中有8名逃脫的敵軍,后被西河鄉農民閻玉山、湯本仁、吳三載、李侉子等擊斃。

           
                     查 兒 嶺、 長 沖 嶺 阻 擊 戰

           

          民國32年(1943年)元旦,進攻立煌的東路日本侵略軍,由甕門關入境,經前后畈、泗洲河、龍門石、八河,夜陷茅坪,2日晨沿六(安)立(煌)公路直趨立煌。奉命防守立煌東大門——查兒嶺的國民革命軍第七軍一七一師五一三團團長蕭湘陽率三個營(缺1個連)駐查兒嶺上端黃毛尖,第八連連長周明遵令于柳樹溝至查兒嶺一帶布防,構筑工事,疏散群眾。當日6時許,日本侵略軍前鋒經烏雞河抵查兒嶺下柳樹溝岔路口,怯于地形險峻,先派1個小隊向溝內搜索。剛進至溝口,伏于樸刀尖的八連右翼炮手未等大批日軍進入伏擊圈,便一炮打死8名日軍和2匹馬、1條軍犬。由于過早地暴露了目標余敵退回烏雞河口,以猛烈的炮火壓住八連右翼火力,讓大股日本侵略軍快速通過樸刀尖射程地帶,經柳樹店沖向查兒嶺盤旋公路。伏于公路轉彎處的八連左翼從背后射擊,敵猝不及防,潰退至柳樹店,遂以一部兵力經烏雞河口沖向石路嶺,進攻陳沖二十一集團軍總部,牽制查兒嶺;同時以炮火封住八連左翼,復沖向盤旋公路,遇八連正面火力,再次挫回柳樹店。日本侵略軍急于通過這一狹窄地帶,搶占山頭,遂猛轟八連火力點,妄圖摧毀八連陣地,又多次強攻,均未得逞,始終困在溝內。14時許,日本侵略軍改正面攻打為迂回包抄,派一支輕武裝翻越蠟燭尖,向查兒嶺八連后方迂回。此時,八連左翼正由查兒嶺山澗向山腰運動,向正面周明連長靠攏,左翼排長發現日軍已竄至后方,建議下令撤退。周明堅定地率部與陣地共存亡。當地群眾冒著槍林彈雨為八連送飯、運彈藥、抬傷員。日本侵略軍上下夾攻,陣地煙火彌漫。至黃昏,周明等大部分官兵犧牲,陣地失陷。

          由烏雞河向石路嶺方向進攻的日軍,11時即抵石路嶺頭。第五戰區戰干團駐皖分團100余名學員,皆行伍出身的下級軍官,聯合抗敵,推朱乃瑞指揮。布防在公路兩側,待敵進至400米時突然發起攻擊,敵潰退至山下,以機槍、排炮開路,沖上山嶺。戰干團只有手槍和訓練用的少量步槍,無法壓制日本侵略軍的火力,激戰至16時許,不支,后撤,傷亡30余人。

          查兒嶺、長沖嶺阻擊戰,共擊斃日本侵略軍200余人,八連和戰干團傷亡100余人。4日,當日軍撤離立煌時,戰干團駐皖分團尾隨追擊,在關山河一帶殲滅日本侵略軍一部。

           

           

          (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   胡遵遠   13966259929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