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毛澤東愛當“月老”戰爭中促成五對姻緣

          時間:2013-06-04 21:40:28編輯:中國紅故事

            作為叱咤風云的一代偉人,毛澤東有揮斥方遒、豪氣沖天的一面,也有普通人情感豐富、樂意成人之美的一面。毛澤東尤其喜愛做“月下老人”。盡管戰斗生活十分緊張,但他始終不忘關心身邊的戰友和工作人員的婚姻大事。他擅于巧妙運用聰明才智,促成對對美滿姻緣,留下了許多傳奇佳話。

            作媒人,劉少奇結良緣

            1921年10月,毛澤東與在衡陽省立第三女子師范學校讀書的何寶珍相識。1922年6月,因參與揭發三女師校長歐陽俊貪污腐化丑行的何寶珍被校方監禁,后來經衡陽黨組織營救離校。無家可歸的何寶珍在張秋之的幫助下雇小船沿湘江到長沙,借宿在時任中共湖南支部書記毛澤東的家里。在這里,何寶珍得到毛澤東的悉心指導,政治覺悟和理論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不久,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同楊開慧一起幫助毛澤東整理文件和材料。

            后來,在蘇聯學習回國奉陳獨秀之命來到毛澤東家里接受任務的劉少奇,經毛澤東介紹認識了何寶珍。端莊秀麗、朝氣蓬勃的何寶珍,在24歲的劉少奇心中頓生好感。觀察入微的毛澤東把他們相互流露的愛慕之情,記在心里。

            1922年9月,毛澤東派劉少奇、何寶珍去安源同李立三一起領導罷工斗爭。何寶珍明白毛澤東的用心,是讓她在革命斗爭中增進與劉少奇的相互了解,加深情感。這對有情人正如毛澤東所料,1923年4月在安源喜結良緣。婚后,何寶珍與劉少奇互相關心、愛護。化名“王芳芬”的何寶珍隨劉少奇先后在上海、長沙、廣州、武漢、沈陽、哈爾濱等地從事黨的工作,既是情深義重的妻子,又是工作上的得力助手。因革命戰爭的嚴酷,都忍痛割愛送給了別人撫養。1932年,劉少奇去了中央蘇區,何寶珍帶著小兒子在上海堅持斗爭。由于叛徒出賣,1933年3月何寶珍被國民黨憲兵逮捕。第二年秋就義于南京雨花臺,年僅32歲。

            新中國成立后,劉少奇偕夫人王光美專程來到雨花臺,深情悼念何寶珍。

            奉良勸,夏明翰娶走鄭家均

            1920年秋,在五四運動中走出湖南省立第三甲種工業學校大門、投身反帝反封建斗爭的夏明翰來到長沙,面見仰慕已久的毛澤東。第二年冬,經毛澤東、何叔衡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夏明翰,在長沙從事工人運動。他領導的人力車工人罷工,迫使長沙縣知事宣布削減車租。湘繡女工鄭家鈞在掩護領導罷工斗爭的夏明翰時右臂中彈受傷,夏明翰經常來看望她,贊揚鄭家鈞勇敢、堅強。兩人在接觸過程中暢談理想,交流革命體會,不知不覺中,產生了純潔的情感。

            1924年4月的一天,毛澤東來到夏明翰房間,見他在洗衣服,頗有感觸地說:“明翰,該找個伴侶啦!鄭家鈞對你不是很好嗎?”夏明翰回答:“家鈞好!家鈞好!”毛澤東高興地說:“你們倆有共同的理想和情操,情投意合,道同志合,早點成家吧!”

            經毛澤東挑明,1926年秋,鄭家鈞和夏明翰在長沙清水塘一間簡陋的民房里舉行了婚禮。中共湖南省委的李維漢、何叔衡、謝覺哉送上的對聯云:世上惟有家鈞好,天下只有明翰強。婚后,兩人搬來長沙望麓園1號,與毛澤東、楊開慧同住一個院子。女兒降生不久,夏明翰遭到國民黨反動派通緝。在險惡形勢中依然牽掛妻子安危的夏明翰買來玉石紅珠送妻子,在包裹紅珠的紙上寫著:贈君紅珠如贈心,但愿君心似我心,善托幼女繼吾志,嚴峻考驗不變心。

            1928年初,夏明翰告別愛妻和幼女赴武漢就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由于叛徒宋若林的出賣,3月18日夏明翰在漢口東方旅社被捕。在獄中,他用半截鉛筆給母親、妻子、大姐寫信。在給妻子的信中寫道:紅珠留著相思念,赤云(夏明翰之女名)孤苦望成全;堅持革命繼吾志,誓將真理傳人寰!20日,年僅28歲的夏明翰高聲朗誦著自己創作的就義詩:“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殺了夏明翰,還有后來人!”赴刑場,英勇就義。夏明翰犧牲后,鄭家鈞于1930年到了上海,一邊做傭工,一邊為黨傳遞秘密文件。解放后,鄭家鈞在長沙的街道工作,1975年病逝。

            巧說合,張聞天贏得美人歸

            劉英和張聞天,1929年在莫斯科相識,他們先后在中山大學和紅色教授學院學習和工作。1933年他們同時回國進入瑞金,工作和生活的頻繁交往促進了雙方情感的交流與融合。1935年2月,紅軍二渡赤水重占遵義城時,張聞天和劉英聊天,他對劉英說:“我們相互都很了解,希望我們不但要做一般朋友,而且……”沒有等張聞天把話說完,劉英果斷爽直地說:“我早有打算,五年內不說結婚的事。”雖然話說得決然,但在劉英心里,其實早已播下了愛的種子。

            留心此事,有心促成這對有情人成伉儷的毛澤東,在1935年4月把劉英調到中央縱隊任秘書長。一天,他明知故問地對劉英說:“你知道是誰把你調來中央縱隊的嗎?”“是李富春同志。”劉英脫口而出。微笑的毛澤東接著說:“對,但點子是鄙人出的。把你調來中央縱隊,可以讓鄧小平上前線,那里需要他。你在這里可以‘公私兼顧’呀,工作中有什么困難更方便去找洛浦(即張聞天)同志嘛!”毛澤東一語道破了劉英內心的“秘密”,害羞的臉頰頓時通紅。

            還有一次,毛澤東大膽地試探劉英:“中央縱隊那么多男子漢,你看中了哪一個呀?我看,洛浦就很不錯。”劉英半響不語,毛澤東窮追緊逼地說:“你無言以對,那就是默認了,我等著吃你們的喜糖喲!”劉英急著說:“我暫時不打算結婚,我看到許多女同志結婚就懷孕,在長征這樣艱苦惡劣的環境中很不方便。”毛澤東連連點頭贊許:“我們湖南小丫頭,蠻有點頭腦呢!”探明劉英底細的毛澤東對張聞天說:“洛浦,我給你介紹個女孩。她是我的同鄉,湖南長沙人,是你在莫斯科時的學生,姓劉名英,你看行不行?”張聞天一聽,正合心中之意。此后,他與劉英的工作配合、思想交流更為緊密了。

            1936年6月,36歲的張聞天和31歲的劉英在瓦窯堡(今陜西省子長縣)結婚。沒有儀式、沒有請客,兩人行李合攏就算成家。率領紅軍打下直羅鎮的毛澤東趕來張聞天和劉英的住所,進門就大聲喊:“你們要請客,結婚不請客不算數。”劉英忙迎上來說:“沒錢沒東西,拿什么來請客啰!”張聞天說:“主席,糖沒有,酒沒有,有幾支香煙,算請客吧!”在場的人一一接過張聞天遞上的香煙,捧腹大笑。

            談真心,保住一樁好姻緣

            行進在艱苦的長征路上的林月琴獲悉丈夫在西路軍西征戰斗中犧牲,十分悲痛。輾轉來到延安后,林月琴在好心人的勸解下逐漸從悲傷的陰影中走出來。后來,她與時任軍委后方政治部主任羅榮桓相識并相愛。經組織批準,1937年4月,林月琴與羅榮桓結成夫妻。

            就在林月琴婚后不久,她得到消息說:“犧牲”的丈夫被國民黨俘虜后經中共營救已經回到延安。這個消息不僅林月琴頓時陷入了尷尬的境地,而且令毛澤東亦驚震不已。毛澤東想:若此事處理不當會影響兩個方面軍(林月琴前夫為紅四方面軍干部)的團結,不利于抗日救國大業。慎重考慮后,毛澤東把林月琴請來婉轉地說:“你們結婚幾天,我就將羅榮桓派赴前線,你不會怨吧!”林月琴說:“主席,哪能怨你呢!抗戰是全民族的大事,怎能顧男女私情。”見林月琴心態平和,毛澤東把話轉入正題說:“月琴同志,你前夫已回延安了,你準備與他和好嗎?這是你個人的事,中央讓你自己拿主意。”陷入沉思的林月琴想起羅榮桓臨走時說的話“如果你前夫回來后,請代我向他道歉,希望他能把你接回去。這完全是由于戰爭特殊環境造成的,各方都應該相互理解和支持”。想到這里,林月琴鼓足勇氣對毛澤東說:“我聽說他是因為戰敗被俘的,在酷刑面前很堅強,是個好同志。可我……”見林月琴突然剎住話,毛澤東說:“我聽你的意見,是去是留,完全由你決定,可要把實話告訴我。”毛澤東燃起香煙,重重地吸了兩口,小聲地說:“我批準你去見前夫,羅榮桓如果有意見,由我解釋。你同前夫商量后把結果告訴我,這樣對你們三個人都公平,也算仁至義盡。”聽了毛澤東這番話,林月琴很感激,她誠懇地說:“主席,我本想去找他,說明自己的情況和想法。可是他在知道真實情況后托人帶口信給我,他不怪任何人,祝我和羅榮桓恩恩愛愛、永遠幸福。你說,我還去找他嗎?”毛澤東聽了林月琴的話說:“好哇,拿得起,放得下,這樣的同志好啊!”轉念又說:“口說無憑,信以為實。是否要他將心里話寫出來?白紙黑字為憑,永不反悔呢!”

            林月琴明白毛澤東的意思,頻頻點頭。她按毛澤東的指點,同前夫商談后十分友好地分了手。前夫將“心里話”寫出托林月琴轉交給毛澤東,這樁尷尬婚事得以圓滿解決。

            授妙計,李銀橋探明佳人心

            11歲參加八路軍,先后當勤務員、通訊員、衛生員、特務員的李銀橋,1943年被中央社會部派任周恩來的衛士。1947年8月改任毛澤東的衛士組長,由于李銀橋精明干練,忠勇機靈,誠實開朗,深受毛澤東的信任。

            1947年10月,江青從黃河東岸接回女兒李訥后,從河北安平縣請來18歲的韓桂馨做保姆。毛澤東與韓桂馨拉家常說:“小韓,你來這里我們都高興,不知你愿意不愿意到我身邊工作?”毛澤東和藹可親,平易近人的態度,讓韓桂馨緊張的情緒頓然消散,她大方地回答說:“主席要考慮國家大事,我能幫主席做點事,讓主席更好地為人民服務,我是很愿意的。”毛澤東聽了韓桂馨的話夸獎說:“小韓講話很有水平,你讀過幾年書?”小韓回答:“高小畢業。”“哦,不錯,算是個女秀才了!”毛澤東說著話轉身對李銀橋說:“銀橋,小韓是你同鄉,這就叫緣分。你比她大兩歲,可算是兄妹了,你們兩個握個手吧。”待他們握手時毛澤東注視著小韓面對李銀橋又說:“小韓,他叫李銀橋,是我的衛士組長,又是黨小組長。以后,你就歸他領導。有什么事兒,你們多在一起商量,一同想辦法。”

            1948年,李銀橋接到父母來信,信上說要給他介紹對象。拿不定主意的李銀橋請教毛澤東:“該怎么辦?”毛澤東笑著說:“你呀,太老實了,你就不去問問小韓?她文化比你高,還可以請她幫你寫回信呢!這叫投石問路,明白嗎?”李銀橋頓覺心里亮堂了,非常佩服毛澤東不但善于干大事,而且談戀愛也是“足智多謀”。李銀橋按毛澤東的授計,來到小韓跟前說:“小韓,請你看看這封信,然后幫我拿個主意,我該怎么辦?”小韓看完信委婉地說:“如果……你覺得不合適,就推掉吧。”李銀橋壯起膽子說:“推掉,可以。你文化比我高,請你幫我寫封回信吧。告訴父母,謝謝那位姑娘的好意。主席說了,我們要互相幫助,對吧!”小韓低著頭脹紅著臉說:“你真聰明,要是別人,我是不會幫他寫回信的。”李銀橋告訴:“是主席教我的這個聰明辦法,要不然我還真會一直傻下去呢!”這年的12月中旬,韓桂馨和李銀橋向組織遞交了結婚申請書。經有關領導機關批準,1949年五四青年節他們舉行了簡樸而熱烈的婚禮。

            毛澤東又促成了一對有情人。算起來這已經是他第五次做“月老”了。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