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賀龍的妻子

          時間:2012-03-06 16:03:16編輯:中國紅故事

          賀龍(1896~1969),原名賀文常,字云卿,湖南桑植人。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創始人和主要領導者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大元帥之一。毛澤東曾稱贊賀龍:兩把菜刀鬧革命,一個人帶出了一個軍。

          賀老總是湘西桑植人,論血統屬于白族。他出身草莽,少年時就加盟馬幫。10歲那年,娶了17 歲的童養媳徐月姑,后來圓房,生女賀金蓮。若干年后,徐月姑病逝,賀龍則一直在江湖上過著刀頭飲血的日子。關于“兩把菜刀”的故事,有多種版本,大致說的都是他手舞兩把菜刀,率領10來個鐵哥們,襲擊官軍,拉起了一支威震湘西的隊伍。權威版本應該是賀龍“七大”所填履歷,“1917年底曾用兩把菜刀,發展到百余人的隊伍,任援鄂軍第一路總司令所屬之游擊司令。”

           

           

          1920年,賀龍父親被土匪截殺,弟弟被蒸死,族里按照桑植風俗,要在喪事期間給賀龍續娶,以期生子,謂之“喪婚”。這樣賀龍就娶了土家族姑娘向元姑。軍閥混戰的歲月里,賀龍從營長一直做到灃州鎮守使,又納了藝人出身的胡琴仙為妾。這在舊軍隊里,都是司空見慣的。賀龍參加南昌起義后,將家眷接到上海。后來向元姑從上海回到家鄉,1929年病故。胡琴仙和賀金蓮由于所住共產黨機關被破獲,不幸入獄,金蓮被折磨致死。到國共合作以后,組織上營救胡琴仙出獄,化名回到家鄉,晚年定居成都。


          后來,賀龍開創湘鄂西革命根據地,成為紅二方面軍總指揮(賀龍南昌起義時就是“總指揮”,但那時他沒有實權,連黨員都不是。“賀老總”的稱呼應該根源于此)。長征前,賀龍與蕭克將軍(新中國第一上將)分別娶了出身商人家庭的一對學生姐妹,賀龍娶了姐姐蹇先任,蕭克娶了妹妹蹇先佛。蹇先任頭胎生了女兒紅紅,艱險的環境中不幸夭折。

          1935年11月,賀龍打了大勝仗,王震將軍發來賀電,上面寫的是:“祝賀賀副主席生了一門迫擊炮。”原來湘西第一女紅軍蹇先任同志又生下一女,這就是后來的女將軍賀捷生(蕭克給取的名)。賀捷生出世18天就隨父親長征,被稱為最年幼的小紅軍,看來的確是個將軍命。可惜賀胡子跟蹇夫人后來感情不和,蹇先任便跟賀子珍一樣,北上蘇聯。現在的女人要甩老公,一般都往美國日本跑,那時候則往蘇聯跑,反正都覺得外國才是天堂,等到終于明白老公才是天堂的時候,已經大錯鑄成,悔之晚矣。蹇先任比賀龍小13歲,后來回東北工作,當過哈爾濱的一個區長,后又調到武漢和中央,活了95歲,直到2004年去世。

           



           

          賀龍跟蹇先任離婚后,1942年,娶了比他小20歲的天津姑娘、延安縣委組織部長薛明同志。本來賀龍是去幫林彪說情的,請薛明做做好朋友葉群的工作,請葉群不要把林彪的情書四處顯擺,弄得一個堂堂中央委員好沒面子。賀龍讓薛明轉告葉群:“喜歡林彪,就和林彪結婚,不喜歡就不要張揚,明確表個態拒絕。你告訴她,這是我說的。老革命,南征北戰,出生入死,好不容易想討個老婆,又遭取笑戲弄,不道德么。”沒想到人家葉群跟林彪不用他們幫忙,他們倒是幫了自己的忙。林彪葉群當年“七一”就結婚了,賀龍薛明趕著人家蜜月的尾巴,“八一”結的婚,也算是給賀龍這位“八一暴動”的總指揮做個南昌起義十五周年的紀念吧。

          賀胡子幾十年走南闖北,什么女人沒見過(江湖上謠傳賀老總參加革命前就有妻妾9人,未免屬于夸張的小說家言),但薛明真正征服了他的心。一次在大會上做報告,賀龍竟然順口說道:“ 我賀龍把一切都獻給黨了,包括生命、財產,只有那個青衣美人薛明是屬于我的!”引起哄堂大笑。這跟葉群到處顯擺林彪的情書,也有一拼了。

          1944年9月,大雨傾盆,毛澤東給賀龍打電話,祝賀他半百得子。原來薛明生下了兒子賀鵬飛(關向應給取的名),后來又生了賀曉明。賀老總是個江湖命,雖與薛明恩愛,卻很少顧家。他說話沒有彭德懷那么倔,但卻比彭德懷還要莽,經常嘴上沒個把門的。比如他在延安整風時跟林彪說:“你老婆有問題,是薛明揭發的。揭發得好。你要提高警惕。我老婆有問題,你老婆也可以揭發嘛。”還有毛澤東向中央申請,要跟江青結婚,中央領導一片反對,只有賀龍大吼一聲說:“堂堂一個大主席,討個女人有什么了不起,誰再議論我槍斃了他!”讓人聽了好像是毛澤東攔路搶了個女人似的。怪不得建國后毛主席主要讓他管體育呢,賀胡子在政治上未免過于天真了。

           



           

          賀龍跟薛明結婚時,黨內地位要高于林彪。可人家林彪的官是越做越大,最后大到天上去了,而賀龍的官是越做越小,臨終前想吃一口豬耳朵都沒得逞。不過總算得到一位知心知肝的終生伴侶,有人說薛明攜津門之水,潤澤了賀老總這條湘西之龍,此言甚是。1973年底,毛澤東在軍委會上說賀龍的事情 “搞錯了”,說“我聽了林彪一面之辭,所以我犯了錯誤。”1974年中央為賀龍平反,周恩來在追悼會上連鞠7個躬,據說每個躬都有含義的,到底是啥含義,以東博書院目前的科研水平,尚不能準確解釋也。

          1938年,賀龍42歲,是西北赫赫有名的司令員;薛明22歲,是從天津投奔延安的漂亮女學生。第一次見面,賀龍向薛明發出邀請:我那兒有一個會做天津包子的廚師,將來你可以到我那兒去玩玩,看看這個天津包子像不像。此后,雖經組織撮合,薛明一直沒有動心。

          有一回,薛明被派往賀龍駐地匯報學習整風文件的心得,匯報結束后賀龍送薛明回住處。賀龍在前,薛明在后。恰逢大雨,天黑路滑,薛明一只腳陷進泥沼里,賀龍回頭拉她。她一抬頭,正好一個大閃電,她這么一看,他穿著長筒皮靴,白襯衣扎進灰褲子里,腿比較長,走路步子很大。雖然年紀比較大了,但她當時覺得他很帥。賀龍把薛明拉出來,指指不遠處:那就是你的駐地了。當時他要是繼續送她或者拉著她走,她就不一定會喜歡他了。后來賀龍問她為什么,她說她不喜歡女同志跟男同志膩膩歪歪的。他拉了她那么一把,就是這么一瞬間。這次雨夜送行迅速在西北局“傳為笑話”:他們散步了,還送了,壓根就成了嘛!

          不久,彭真上門找薛明:“我今天是專門來給你解決問題的。”“我正有些工作問題不懂,要請示你。”“你別給我來這一套,我今天就要打開窗戶說亮話。老賀誰不知道,大家都知道!但是,老賀沒有時間跟你坐在這西北局窯洞里談戀愛。他要到前方打仗。我們覺得你兩個人可以做夫妻!你有什么問題給我說......”薛明和賀龍的戀愛過程幾乎是所有夫人的“愛情模板”----領導看中、主動追求,組織撮合,結婚,很多人在婚后成為丈夫的專職秘書。

          1942年,46歲的賀龍與26歲的薛明結了婚,這是賀龍的第三次婚姻。這對革命夫妻攜手走過27年的生活,他們一共生有三個孩子:兒子賀鵬飛和兩個女兒賀曉明、賀黎明。這個家庭還有一個孩子,是賀龍與第二任妻子所生的女兒賀捷生。


          1947年冬天,解放戰爭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已是陜甘寧晉綏聯防軍區司令員的賀龍,帶著薛明住在晉綏軍區司令部。由于戰事緊張,賀龍幾乎每天都忙得通宵達旦,薛明從不去打擾。一天清晨,剛剛五點鐘光景,薛明的肚子劇烈疼痛起來,她意識到,一個小生命即將誕生了。為了不影響賀龍工作,薛明悄悄叫來接生員,她硬是緊咬著嘴唇,安靜異常地生下了孩子。隔壁屋里的賀龍,絲毫沒有察覺。等到熬了一個通宵的他推門進來,才發現妻子身邊多了個娃。賀龍愣住了:“這是誰?”虛弱的薛明只是微微一笑:“剛剛生的,女兒。”薛明的平靜,讓賀龍感慨萬分,“你可真行!”就這樣,為了紀念妻子的堅強,賀龍取妻子的“明”字,給生在黎明的女兒起名賀曉明。

          到了2004年,薛明已是88歲的老人。“文革”中,林彪、“四人幫”對賀龍元帥進行了無情的打擊,令年邁的老帥身心受到嚴重摧殘。賀龍和薛明被帶走的時候,親生子女們沒有一個在身邊。在西山關押所,夫婦兩人想孩子,彼此又不敢說。1969年秋,他用拐棍敲打著墻上那位“副統帥”林彪的畫像,大聲質問:“你為什么不允許我賀龍革命呢?!”賀龍最后以到醫院就診的名義被帶走的時候,一直伸著手,眼望著妻子:我去住院,那你呢?薛明嘴里說,我跟著你,可她能做的是看著自己的親人上救護車,車子慢慢開走。

          1969年6月9日,賀龍含冤悄然去世。


           

           

          2001年,薛明惟一的兒子賀鵬飛又英年(56歲)早逝,更是上演了人間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悲劇。但帥夫人沒有倒下,她掛著老淚,顫巍巍地又站了起來。她囑咐家人和工作人員:“人走了是不能生還的,靈堂花圈早點撤走,該上班工作的都快回去,不要再耽誤工作了。”

          關于裝修房子的事,一輩子樸素貫了的薛明,一直問這次修房子超標了嗎?我是不是應該住這么大的房子?兒女和工作人員再三告訴她,您老人家是一位延安時代的“老革命”,參加過震驚中外的“一二.九”學生運動,現在是軍級干部啊,這棟房子是鄧小平和軍委為了照顧您安度晚年特別批準的,應該住,不必再多慮了。帥夫人每天都要在院子里進行一小時的散步活動,如刮風下雨,就在走廊里推著小車自己獨自一人進行步行和鍛煉。她說,元帥生前無論在艱苦的延安時期,還是解放后的和平建設時期,經常從事打網球、練乒乓球、釣魚、打太極拳等運動,并請纓擔當了國家體委第一任主任。每當帥夫人在庭院中晨練、散步走到門前那棵經歷滄桑巨變、園林部門已掛牌為300年歷史的老榆樹前,她都要停下來,用心聲和老榆樹說說心里話。這棵不聲不語的老榆樹,春天給人們帶來鵝黃的榆錢,秋夏帶來生機勃勃的綠陰。風雪嚴寒的冬季,大地冰封雪裹時,老榆樹不得不落光全部綠葉,裸露出自己的全部主枝與軀干,那當然是最不好看的日子,卻呈現著不屈不撓的歷史見證人的風范。

          不久前,羅榮桓元帥夫人以90高壽告別人間,使薛明成了為數不多的在世的元帥和大將夫人了。她如同庭院中的老榆樹那樣頑強地生存著,而且每天仍堅持讀書、閱報、看電視,關心國家大事......中央批準了賀龍要回湖南老家桑植了。那里的政府和人民早已建立了“賀龍公園”。賀龍的青銅像酷似元帥本人,他的骨灰盒就安放在雕像基石下多好呀!2011年8月31日,賀龍夫人--薛明因病逝世,享年95歲,這是中國十大元帥夫人中最后一位去世的老人。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