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全軍二等休養模范的悲壯人生

          時間:2015-05-23 13:32:22編輯:中國紅故事

           
           

            全軍二等休養模范的悲壯人生
          ——追記志愿軍戰場一等立功“軍旗前照像”榮譽獲得者唐生祿

            作者:朱思群 (志愿軍歷史研究網副總編)

           

          唐生祿,1924年出生于甘肅定西西鞏驛一個農民家庭,襁褓中被父母抱著逃難落腳安家于榆中縣符家川白嶺子村(符家川1958年后由榆中縣劃歸定西縣轄)。1943年,唐生祿參加了震驚中外的“甘南農牧民起義”,因起義失敗轉入地下黨武裝革命活動,在前往延安途中被捕入獄;1949年8月重獲自由,被國民黨進步力量119軍蔣云臺部擴招入伍,12月8日隨部起義。起義后119軍整建制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獨立第三軍。1950年初,唐生祿所在獨立三軍第7師,改編為第七軍20師;1950年10月,該師奉命再次改編為特種兵高射炮兵營,10月首批入朝參戰,唐生祿因戰傷進行治療;傷愈后再上火線,奉命編入1951年3月入朝作戰的防坦克殲擊炮兵卅一師一團,在后勤連先后任班、排長;唐生祿作戰勇敢,戰場上屢立戰功,曾榮獲志愿軍一等立功授勛“軍旗前照像”極高榮譽。1952年底,因再次負重傷,回國治療與休養,為西南軍區轄重慶志愿軍療養院休養員,1953年12月全軍評模被評為二等休養模范;1955年1月被批準干部轉業,1956年3月因舊傷病復發請長假被錯“按離職處理”,蒙冤回到原籍甘肅,在歷次政治運動中以“歷史不清”等罪名挨整,饑寒交迫、貧病交加,于1979年冬赍恨而終。

           
           

            2012年3月,甘肅省委王三運書記就此案做出重要批示
           

            投身革命 父母遭殃

          1943年,19歲的唐生祿參加了震驚中外的“甘南農牧民起義”,起義失敗后遭地方武裝輪番“清鄉”抓捕。唐生祿遂與眾起義人員一起,轉入隴右地下黨武裝革命工作。從起義失敗到1949年8月定西解放,隴右地下黨先后組織了著名的“(榆中)水家坡奪槍事件”等武裝行動,影響深遠。

          1945年春夏之交一天晚上,在渭源縣境開展地下武裝革命的隴右地下武裝人員唐生祿,與戰友一起趁夜色漸深,機智配合,下了國民黨縣保安隊哨兵兩把長槍、一把短槍。由于事關重大不敢久留,唐生祿星夜兼程回到榆中老家,將幾把槍支先后藏在白嶺子遠近有名的石峒山、石峽溝各處,準備伺機北上延安找紅軍大部隊。地方武裝自衛隊和保安團輪番追捕,強逼唐家父母交出“要犯”兒子唐生祿,同時命令爪牙挖地三尺也要找到人和槍。經過翻箱倒柜的幾番折騰,由于沒有找到唐生祿和槍支,縣自衛隊長郝占彪氣急敗壞,令部屬嘍啰一把火燒了唐家草房土屋。唐生祿父母無家可歸,被逼流落到臨洮西鄉活命近一年。

          在這樣的困境下,唐生祿藏來藏去也不是辦法,必須盡快要找到黨組織;在石峒山、石峽溝等處輪換躲避半年多后,唐生祿與多名地下武裝戰友取得聯系,一起做好準備奔赴延安。這時,父母失去音訊,隨時都有被捕危險的唐生祿托一位戰友向大妹妹唐蘭英辭行說:“你六哥要上遠路不知何時再見,他要我來告訴你一聲。”(唐生祿在家排行老六故稱六哥)唐蘭英實在放心不下,沒有別的相送,趕緊烙了7張蕎麥面餅,捎給來人希望六哥他們帶在路上充饑。

          一上路,即遭自衛隊圍追堵截,他們在槍林彈雨中東奔西突,在熊熊烈火中拚死抵抗,有幾個戰友英勇犧牲,被割下頭顱懸掛內官營城門;危境中,唐生祿以 “長衫大學生”喬裝打扮一次又一次躲開追捕,最后在前往延安必經之地定西城外王公橋,被哨卡上哨兵攔截。“站住!你是什么人,要去哪里?你是干什么的?”唐生祿說:“我是過路的學生。”哨兵不信,要履行公事搜身檢查。在這種情況下,唐生祿自知隱瞞不過,情急之中,即拔槍欲火拼。豈料長衫下隱藏的短槍竟無一彈可發,唐生祿無奈被捕,監禁定西監獄。半年被捕“要犯”,一朝坐定“重囚”,唐生祿從此領教徒刑數年,受盡牢獄之苦。

            從軍報國 赴朝參戰

          1949年8月,甘肅各地先后迎來解放,唐生祿從獄中獲得新生、重見陽光。時逢國民黨進步力量蔣云臺(原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獨立第三軍軍長、甘肅省政協副主席)所部119軍擴招,他與胞弟唐生正懷著一顆從軍報國的赤誠之心,雙雙報名應征入伍。12月8日,唐生祿兄弟隨部起義。起義后,119軍整建制改編為人民解放軍西北獨立第三軍;唐家兄弟原所在的244師,改編為獨立第三軍第7師。稍后,第7師整編為人民解放軍第七軍20師。1950年10月,第七軍20師、21師先后奉命改編為志愿軍特種兵18個高射炮兵營,唐生祿隨部首批赴朝參戰。

          唐生祿在朝鮮戰場參加了一系列重大戰役,先后兩次負重傷。1951年3月,唐生祿第一次傷愈歸隊,被編入志愿軍防坦克殲擊炮兵卅一師401團后勤連,先后任班、排長,率領戰友一起向前線運送彈藥物資給養。在機動防御作戰中,防坦克炮兵第卅一師大膽實施近戰,以側射、斜射火力組成交叉火力網,擊毀坦克25輛;1951年5月29日,402團配屬15軍29師在自逸里地區進行防御作戰,先后擊毀坦克13輛;而在配屬20軍金華以北甘風里阻擊北進之戰中,401團3、4連英勇頑強,不畏強敵,4連擊毀4輛坦克;炮長蘇兆丹自裝、自瞄、自己發射,5發5中,擊毀坦克2輛,記二等功,戰后被授予“打坦克英雄”稱號。3連使用76.2野炮擊毀1輛坦克。隨后在下九井阻擊戰中,5連擊毀坦克6輛,高機連擊落4架敵機;全連4門火炮全部受損,高機損壞2挺,全連傷亡20多人,寫下慘烈悲壯的生命篇章。負責前線彈藥物資給養輸送的401團后勤連任班、排長唐生祿,因作戰勇敢屢立戰功,曾獲志愿軍戰場一等立功“軍旗前照像”極高榮譽。

          據軍史記載:炮兵團改編前番號規律為1-99為預備地炮團,100-199是軍屬炮團,200-299是火箭炮團, 300-399師屬炮團,400-499是反坦炮團, 500-599是師屬炮團,600-699為高射炮團。其中4字頭的反坦炮團現存不多,唐生祿所在401團,原屬炮兵卅一師,該師是我軍一支精銳炮兵部隊,雖然經多次整、改編,后來仍以團或營為單位保存在現役各部隊中。

          1952年底或1953年初,唐生祿因第二次負重傷,與眾傷病員一起被送回國,起初或在遼寧瓦房店擁軍醫院治療,后被護送至重慶歌樂山志愿軍干部療養院治療與休養。據軍史史料記載,1953年,唐生祿所在的401團調歸炮第卅三師建制。1958年10月,全團隨炮卅三師回國,駐防遼陽,全團裝備85毫米加農炮24門。1961年,移防吉林延邊,駐銅佛寺;1970年初,移防吉林,駐長春市花園路。1976年5月,炮兵卅三師撤編、401團改編,由原兩營制改為三營制,歸沈陽軍區炮兵直屬,裝備85加農炮 54門。1978年7月,獨立炮兵401團調歸炮兵十一師領導指揮。1983年1月,獨立炮兵401團劃歸赤峰守備區領導。1985年10月,該團與炮兵404團擴編為反坦克第1旅。2003年改為吉林省預備役反坦克炮兵旅。

            “歷史不清” 忍辱負重

          志愿軍唐生祿因戰傷回國治療、休養,身份為志愿軍干部療養院二等殘廢休養員,1953年12月評模被評為全軍二等休養模范;1955年1月21日,經西南軍區批準退出現役、辦理干部轉業報核批手續,繼續在志愿軍干部療養院從事休養員生活供給管理工作,身份為院辦事務員;同年志愿軍療養院完成軍醫任務劃歸地方政府管理,4月27日,重慶市人民政府衛生局下發干部調令,唐生祿奉調編入該市第二工人醫院院辦事務員工作。1956年,唐生祿舊傷病復發,“胸部仍然疼痛”、“精神方面仍然很軟弱”和“四肢無力”耽誤本職工作,因“完不成任務、造成不必要損失”自責內疚不已,報請長假想回原籍還鄉參加農業合作運動、侍奉離別十余年之家中老父母。經中共重慶市衛生局黨組研究,同意“按離職辦法處理”。據此批文,第二工人醫院一次性支付521.99元“退職金”打發其回到原籍甘肅。回鄉后,唐生祿因嚴重舊傷病無法干重體力活,在家鄉曾短期擔任過小學教員工作。

          1953年全軍英模唐生祿,始終以“不脫離國家整體利益”為慮,回原籍后長期不明不白,與原接收“干部轉業”的重慶市衛生局及所屬第二工人醫院完全失去聯系數十年;在“反右”、“清理階級隊伍”和“文化大革命”等歷次政治運動中,唐生祿均不明不白以所謂“歷史不清”、“民國卅二年跑土匪”(即1943年參加甘南農牧民起義)等莫須有罪名受到種種迫害,被輪番揪斗、批判及勞動改造,致其舊傷復發加重,饑寒交迫、貧病交加,悲慘地度過他人生中最后的艱難歲月,家人也無奈再次受到牽連。

          據白嶺子八旬老黨員趙云福回憶,1958年“大煉鋼鐵”運動,從部隊回來的唐生祿,也被公社、大隊從小學教師崗位抽派參加,期間唐生祿動不動病倒,說自己戰場上留下傷病,胸部痛得厲害,竟然被有些人誣為“耍滑偷懶”“裝病”;1969年,“文革”不斷深入,縣上來了大干部陳善帶隊搞“學習班”,病重的唐生祿也被弄到公社,與“地富反壞右分子”陪斗,一起“蹲班”。屢立戰功、一身戰傷、全軍二等休養模范唐生祿,始終堅信黨和政府會調查清楚這一切的,余生23年忍氣吞聲,一次次承受著非人的折磨。

          1979年臘月廿七日夜,或許咳吐完胸腔心肺臟器最后一塊血肉,蒙冤還鄉的我軍重大立功、因戰傷殘人員、全軍二等休養模范、轉業干部唐生祿,帶著無盡的牽掛,在白嶺子的寒舍冰冷中撒手人寰,年僅55歲。

          唐生祿含冤九泉第6年,即1985年從黑龍江省同為軍轉干部的胞弟唐生正家中發現迄今為止僅見公開的這張極為珍貴的志愿軍戰場立功授勛“軍旗前照像”;唐生祿蒙冤九泉第32年,重慶市檔案館驚現系列檔案,其作為志愿軍炮卅一師一團后勤連班、排長、西南軍區轄志愿軍療養院休養員、全軍二等休養模范、轉業干部身份完全明確,軍轉一年后“因身體不好”被組織錯“按離職處理”,自此蒙冤致死真相大白天下……

            壯哉悲哉,難為英模??

           (撰稿者系抗美援朝歷史研究會網編輯委員會副總編)



          文上壓題圖片系唐生祿“軍旗前照像”。這是“軍旗前照像”背部唐生祿手跡與印章


          這是唐生祿志愿軍證章背面,表明其1951年受到全國政協常委會親切慰問




          這是2011年驚現的西南軍區轄重慶志愿軍療養院(又名重慶第一療養院)重要歷史檔案

          這是志愿軍療養院歷史檔案背面,明確記載唐生祿干部轉業“現已取得西南軍區同意”

          經西南軍區同意、重慶市人民政府衛生局核批唐生祿干部轉業,此件右下部明確標注“干部轉葉(業)登記表”字樣

          這是1956年,二等休養模范、轉業干部唐生祿因舊傷復發“胸部所屬仍然疼痛”請長假,中共重慶市衛生局分黨組錯“按離職辦法處理”批覆(復)件


          這是唐生祿含冤去世5年后,全體軍屬大約于1984年合影于白嶺子土屋前冬陽中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