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方志敏與上海《民國日報》

          時間:2012-02-07 15:38:27編輯:中國紅故事

          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革命烈士方志敏,在其青年學生時代就十分關注社會、憎惡黑暗、追求光明。當時,他不僅是一位不斷探求、勇于斗爭的革命追隨者,而且是一名思想活躍、文筆犀利、成績斐然的文學青年。20世紀20年代初,方志敏在南昌、九江讀書期間,課外閱讀廣泛,涉獵了許多進步報刊。除了北京的《新青年》外,他特別鐘情于上海的《民國日報》副刊和青年團中央機關主辦的《先驅》雜志。

          上海《民國日報》是1916年1月為反對袁世凱而創辦的,后成為國民黨機關報。同年6月,該報總經理邵力子砍除了原先一些庸俗的欄目,開辟"覺悟"副刊,他除了親自任副刊主編外,還請新文化運動的勇士、我國第一個翻譯《共產黨宣言》的陳望道先生協助。這樣一來,該副刊便頗具革命亮色。所刊文章提倡推翻舊文化、舊文學、舊制度,向新文化進軍,號召廣大知識青年向舊社會作斗爭,主張婦女解放、男女平等。邵力子一度每日親撰短評、時論以大力宣傳馬列主義,鼓吹革命。當時《民國日報》的"覺悟"副刊在社會上產生了強烈影響,吸引了許多像方志敏這樣的革命青年。

          方志敏接觸到上海《民國日報》時,正是他思想逐漸成熟,處于由血氣方剛的愛國主義者轉變為社會主義信仰者的過程中。1921年春,方志敏在南昌參加了"江西改造社",他與一批志同道合的青年學生決心"使黑暗的舊江西變成光明的新江西"。1922年方志敏就讀于九江南偉烈學校,在那里,他讀到了《共產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并在校園內組織"讀書會",開始自覺地學習和宣傳馬列主義,信奉社會主義。

          就在這期間,方志敏除了經常在"江西改造社"主辦的刊物《新江西》上發表作品外,還常常給《民國日報》的"覺悟"副刊投稿,并常常有感而發投書報館,提出問題或申述自己的見解。由于方志敏思想活躍、剖析獨到、文筆流暢,引起了邵力子的注意。早在1920年6月,"覺悟"副刊登載了一篇題為《捉賊》的小說,描寫了學生吊打小偷的情景。這在方志敏思想上引起了震動,便投書報館發表了一番贊同進步學生針砭時弊的見解:"小偷是不是算頂壞的?比他壞的,觸目皆是。軍閥、政客、資本家、地主,哪一個不是操戈的大盜?為什么大盜逍遙自在,受人敬禮,而小偷卻在此被吊起吊打?"主編看了方的信,頗有感觸。他親筆復函,贊揚方志敏見解深刻,指出了社會的本質和病根,并希望他常寫些詩文,揭露社會的黑暗,喚起民眾。

          不久,方志敏真將自己所創作的鞭撻黑暗社會、充滿激情的作品向報館寄去。《民國日報》1922年5月和6月的"覺悟"副刊就先后發表過方志敏在九江寫的白話詩《哭聲》和《嘔血》。他在《嘔血》的結尾處寫道:"呵,是的,無產階級的人都應該嘔血的,都會嘔血的--何止我這個羸弱的青年;無產的人不嘔血,難道那面團團的還會嘔血嗎?"

          方志敏就讀的九江南偉烈學校是美國教會開辦的學校,校方對學生的思想禁錮很嚴。方志敏等革命青年早被反動當局和校方視為難以管束的"不安分"學生,欲將其除名。1922年7月初,方志敏未等校方除名便張榜自動退學了。方志敏在給同學的信中寫道:"讀書不成,只因家貧","我也不愿再讀那些毫無意義的書,我要實際的去做革命工作了。"從此,方志敏離開九江只身漂泊上海,走上了職業革命家的道路。

          十里洋場,茫茫人海。方志敏初到上海,人地生疏,他先后曾在江西會館和贛籍同學處搭宿。方志敏在滬期間,多數時日與貴溪籍同學羅漫在一起,擠在法租界貝諦鏖路(今成都南路)巨鹿里一個小亭子間里。

          數日后,方志敏由羅漫陪同來到《民國日報》報館拜會邵力子。邵力子對方志敏的來訪感到由衷的高興,并關切地問長問短。當邵力子了解到方志敏在上海舉目無親、臨時擠在同學的亭子間棲身時,便熱情地說:"一個大學生想在上海謀個小學教員的位置都很難,我看你暫留在我們報館打雜吧!"方志敏十分激動地表示感謝。承蒙邵力子的器重和熱情,方志敏一度落腳《民國日報》報館。他與羅漫晚上在報館做校對,白天到學校旁聽。邵力子的家住在離報館不遠的南洋橋三益里,邵力子曾挽留方志敏在家中小住數日,讓方志敏與其在復旦大學就讀的兒子同室。

          一天,方志敏拿著以剛到上海時的遭遇為素材寫成的小說稿興沖沖地來到邵力子家,念給邵家人聽,并征詢給作品定個什么題目為好?此稿子兩天后以《謀事》為題赫然刊載于《民國日報》的"覺悟"副刊,邵力子還對作品作了十分肯定的評價。就在這年夏季,方志敏在上海經趙醒儂介紹加入了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

          第二年(1923年),方志敏這篇發表在上海《民國日報》上的《謀事》同魯迅、葉圣陶、郁達夫等享有盛名的作家作品一起被選進上海小說研究所編印的《小說年鑒》里,并有按語贊此作"是拿貧人的血淚涂成的作品"。同年上海《民國日報》還發表過方志敏的《我的心》和《同情心》等充滿革命激情的詩文。

          方志敏與上海《民國日報》確有一段緣,在我們目前所發現方志敏早期的文學作品中,幾乎有一半是發表于該報的"覺悟"副刊上的。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