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獄中方志敏與張搶元的談話記錄

          時間:2012-02-07 15:33:25編輯:中國紅故事

          國民黨弋陽縣縣長張搶元受與方志敏談話的影響,對共產黨有了新的認識。抗戰爆發后,他主動前往鉛山石垅與在當地堅持游擊戰的中共閩贛省委書記黃道同志商談合作抗日問題,允許共產黨在弋陽組織抗日救亡運動。并電請國民黨江西省政府保釋被判處無期徒刑的原閩浙贛省蘇維埃副主席徐大妹出獄。還同意兩個女兒參加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救亡團體,對共產黨的活動給予一定的方便。1939年,張搶元調任國民黨南城專員。國共合作破裂后,他毅然棄政從教。解放后,他在上海被捕入獄,后受到我人民政府的寬大處理。

          張搶元在獄中寫的交代材料中,追憶他同方志敏烈士談話的實況:

          余是方志敏家鄉的地方長官,奉命率弋陽地方紳士及方志敏昔日朋友赴饒探視、勸說。過去對方志敏只聞其名、不見其人,此與方交談后,腦中留下深刻影響,常感其人格之偉大,吾等無地自容矣。

          初見面時,有人指著我問方志敏:“張縣長在弋陽縣做得如何?”方答:“做得還好,故我幾年來,未去打弋陽。”我對方志敏說:“我們今天不會存有成見談話,請教數事,當蒙方志敏首肯。”

          我問:“你今日因何失敗?”方答:“因戰略上的錯誤而失敗。”

          我問:“你現在有何希望否?”方答:“希望蔣介石趕快把我槍斃。”

          我說:“先生為組訓民眾能手,今日對日本外交緊急,我想蔣委員長必定會重視你的生命。”方怒視不答。

          我問:“你對國軍觀念如何?”方答:“你們人多。”

          我問:“我們今日能抗日否?”方答:“紅軍能抗日,國民黨也能抗日,可恨蔣介石不肯抗日。”

          我問:“你看我們設施有無進步?”方答:“你們多筑修了幾條公路,筑路也為的是‘剿共’。”

          我問:“你對分田看法如何?”方答:“很好,是完全必要的。”

          這時,旁有人插言:“分田不能種,農民仍得不到好處。”方厲聲作色道:“分田不能種,非農民不愿種,乃因國軍擾亂他們,你看蘇區里面的田,因未有國軍擾亂,他們不是種得很好嗎!”

          旁又有人插話:“方志敏,你有幾個老婆?”方鄭重答道:“蘇區里面只有一夫一妻,哪有幾個老婆?”

          又有人起哄:“方志敏,你也有今日!”方冷笑答:“你不要得意,以為捉到我就了事,將來你再看吧!”

          我勸別人不要亂吵,我還有話與方先生談。我說:“我在弋陽縣既蒙方先生近幾年未來攻打,足證錯愛,今先生已被俘,事已至此,請教方先生,我應如何辦理弋陽善后,才能減少人民痛苦?”方答:“你仁慈些,老百姓就會說你好。”

          這時,金鼎三(弋陽地方紳士、工商業者)詢問方志敏:“你的家屬,現在什么地方?”方答:“在蘇區里面。”金問:“你有話交待她們嗎?”方答:“沒有什么。”經金鼎三再三請問,方答:“將來如果你見到他們的時候,可寄語他們不要悲傷,說我是為革命而死,大可不必悲傷。”

          金問:“你被俘后,還有什么要說?”方答:“我死倒不足惜,不幸革命受了損失。”

          方志敏念念不忘革命,其態度從容,神色自若,說話很有分寸,我從未見過如此人物,竊嘆蔣介石、國民黨不為國家愛惜人才。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