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火與血的考驗—方志敏鬧革命的故事

          時間:2012-02-07 15:32:00編輯:中國紅故事

          1922年夏天,方志敏到了上海。

          那時候上海是帝國主義的殖民地。在上海的馬路上,方志敏看到,洋人的警棍在黃包車夫的身上飛舞;喝得爛醉的外國士兵,肆意侮辱中國的百姓。

          一天,方志敏和幾個朋友來到“法國公園”想進去玩玩。他們走到公園門口,一個顯眼的牌子映入眼簾:“華人與狗不準入園。”

          方志敏站在“華人與狗不準入園”的牌子面前熱血沸騰臉發燒,感到一種奇恥大辱。堂堂的中國人,在自己的土地上都不能自由行走。

          面對“華人與狗不準入園”這塊恥辱牌,方志敏暗暗發誓,一定要趕走帝國主義列強,為中華民族解放面奮斗到底!一定要鏟除“華人與狗不準入園”這塊恥辱牌!

          很快,方志敏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也很快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堅定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在火與血的考驗中百煉成鋼,成為解放中華民族的先鋒。

          下面講幾個方志敏鬧革命的故事:

          1925年夏天,方志敏在家鄉湖塘村秘密成立了農民協會,帶領貧苦農民與地主展開了斗爭。

          那年天旱欠收,到了秋天,許多貧苦的農民發愁交不起租,還不了地主的債。

          方志敏召開了貧雇農大會,對大家說:“今年地主收租討債,我們就要求減租減息。如果地主不肯,咱們就跟地主斗,不交租,不還債!”

          農民們都害怕地主,不敢行動。方志敏帶領一部分積極分子先把一個地主抓了起來,要他減租,并把借據還給農民。這一來,農民們有了勁頭,都準備跟著方志敏干。不料,方志敏的五叔、地主方雨田跳出來,帶頭對抗農民運動。其他地主不敢收租收債了,方雨田卻氣急敗壞地質問方志敏:“我是你親叔,你該不會六親不認吧?”

          方志敏覺得不把方雨田的氣焰打下去,斗爭就不能取勝。他對大家說:“你們不要以為方雨田是我五叔,我就循情看面子。他既是地主,又和我們對抗,咱們就跟他斗爭到底!”

          一天晚上,他帶領全村的貧雇農,手拿鐵叉、鋤頭,包圍了地主方雨田的大院,而沖在最前面的是方志敏。

          方雨田緊關大門,躲了起來。幾個農民翻墻進入方家大院,把門打開,大家一下子沖了進去。方雨田狗急跳墻拿刀想行兇,農民奪下他手中的刀,用繩子把他捆了個結實。

          地主方雨田被斗倒了,震動了整個弋陽縣。農民運動蓬勃開展起來。

          江西的農民在方志敏的領導下,把土豪劣紳打得屁滾尿流。農民從漆工鎮警察所里繳獲了兩條半槍。一條是“漢陽造”,一條是“三八式”,還有一條“九響毛瑟”被截去了半截槍筒,只能算半條槍。方志敏出門時就把這半截槍筒的槍帶在身邊當作防身武器。很快,“方志敏兩條半槍鬧革命”的消息就傳遍了方圓幾百里的地方。方志敏帶著那半條槍,有時穿件灰袍子,化裝成商人;有時光腳穿草鞋,化裝成農民,四處宣傳鼓動領導革命運動。

          方志敏給窮苦農民開會講革命道理。

          方志敏問大家:“誰欠了地主的債?誰欠了租?”

          大家一齊舉手說:“我們都是窮人,不窮也不來革命了!”

          “現在共產黨來了,不交租,不還債,大家贊成不贊成?”

          “這樣的好事情,誰不贊成?”

          方志敏又接著說:“我們共產黨的道理,就是活不下去了,要平債,要分田,要革命!你們贊成就寫上自己的名字,咱們干起來!”

          聽了方志敏的話,農民們都在紅紙上寫上了自己的名字,還畫押宣誓:“革命到底,永不變心!”

          就這樣,農民革命團組織起來了。

          農民革命團在方志敏領導下搞起了革命。

          藍家溝的農民窮得沒法過了,冒著生命危險開了一個小煤窯。縣衙門派來一個當官的,領幾個法警來要捐稅,每月繳5元。

          農民們抗著不繳,說:“我們連吃的也沒有,拿什么繳捐納稅?”

          當官的大喊:“好呀,你們抗捐不繳,我把你們都抓到牢里!”

          那個當官的還打了一個農民, 農民們一擁而上,把當官的推了個四腳朝天。幾個法警圍上來想行兇,也被農民揍了一頓。事情鬧大了,農民找方志敏出主意。方志敏想,事情鬧到這個地步,你不暴動敵人也會來抓你,干脆,提前動手,讓敵人措手不及。農歷年三十晚上,藍家村的農民暴動了。農民革命團燒毀了幾百份地契,分了幾百擔糧食,農民還編了歌謠:“湖塘塌塌嶺,出個方志敏,一心干革命,為的是窮人。”

          有一天早上,方志敏看見一個老農掉到了河里。他脫了棉襖,跳進冰冷的水里把老農救了上來,還把自己的棉襖給老農披上。

          老農流著淚說:“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方志敏笑著說:“我們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方志敏非常關心老百姓。和群眾在一起,他總是問長問短,群眾也愿意和他接近。

          這一天,方志敏和幾個戰士來到一個村子里參加一個會。許多群眾跑來看望他,不知怎么消息走漏了。正談著,白狗子把村子包圍了,情況十分危急。方志敏把群眾疏散了,和幾個戰士一邊打一邊撤退。可是,白狗子人多,眼看就要追上了,怎么辦?

          正在這時候,白狗子們定住腳不跑了,一個個蹲下身子,搶著拾地上的銀元。有的沒拾到,就和拾到的爭搶起來,你爭我奪打成了一鍋粥。當官的沒辦法,踢這個一腳,踹那個一腿。趁這個機會,方志敏他們脫了險。

          這是怎么回事呢?原來,村里的群眾見敵人追趕方志敏,情況很危急,沒有別的辦法,就把打土豪收來的銀元拿出來,丟到路上,纏住了愛財如命的白狗子。

          有一天傍晚,在敵人占據的一個村子里,突然聽得一陣“得得”的馬蹄聲,一個穿著筆挺的制服的國民黨軍官,帶著兩個背著駁殼槍的衛兵進了村。村里的兩個地主豪紳見來人勢頭不小,就出來低頭哈腰地熱情迎接。

          那軍官騎在馬上揮著鞭子,說:“大部隊馬上就要到了,為了配合軍事行動,今晚上在周家祠堂開會,所有鄉紳都要參加,不到的以軍法論處。”

          天剛黑,周家祠堂里就擠滿了全村的地主鄉紳,那個軍官用手電朝每個人臉上照,還拿出一個小本,借著油燈的光,一個一個點名。點完了名,那個軍官讓他們都到里面屋子里去說話,說有機密事兒商量。

          地主鄉紳們乖乖進了里屋。那軍官忽然掏出哨子“嘟嘟嘟”一吹,從祠堂四周進來一群手拿梭鏢、土銃的農民革命團員。地主鄉紳們一看,都嚇癱了,哆哆嗦嗦地問:“你……你們?”

          那軍官“啪”的一聲,把國民黨軍帽往桌子上一扔。衛兵說:“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方志敏。我們是他領導的工農紅軍。”

          地主鄉紳們一聽,“咕咚”一聲都跪到了地上,哀求那個軍官!“饒命!饒命!”

          方志敏怒喝一聲:"都給我捆起來,押回根據地,看他們手上沾沒沾革命者的鮮血!"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