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關于鄧小平z書信

          時間:2013-11-08 21:13:20編輯:中國紅故事

           鄧小平《我的自述》 
          一九五二年我到北京工作以后,特別是被“八大”選為中央總書記的十年中,我的頭腦中,無產階級的東西越來越少,資產階級的東西越來越多,由量變到質變,一直發展到推行了一條資產階級反動路線,變成了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之一。 
          準備黨的“八大”時,指定我主持修改黨章。在修改的黨章中,刪去了“七大”黨章中以毛澤東思想為黨的指導思想的內容,這個重大原則問題雖然不是由我提出的,但我是贊成的。我的這個罪過,對于黨和人民,對于社會主義事業,帶來了極大的損害。“八大”會上,我代表中央作的關于修改黨章的報告中,錯誤地評價了蘇共二十大的作用,錯誤地提到反對個人崇拜問題。這個報告是幾個人集體起草的,這一段也不是由我寫的,似乎記得還是參照一論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經驗寫的,但作為主持起草的我應負不可推卸的主要責任。這是一個喪失原則立場的錯誤。 
          在考慮“八大”中央委員人選時,對過去曾有叛變行為,以后又在長期工作中有所表現的人,是否可以當中委的問題,我當時認為,對某些人可以作特殊情況處理,提為中委候選人。隨即由安子文等人起草了一個文件,這個文件是完全違反黨的組織原則的,是極端錯誤的,它給一些人混入黨的各級領導機關,大開方便之門。我是籌備“八大”的一個重要負責人,我是贊成這個文件的,應負嚴重的責任。回想日本投降后,我和薄一波違反黨的組織原則,介紹叛徒劉岱峰入黨,雖然此事在組織上是經過上級批準的,回想起來,也是犯了與上述問題同一性質的政治錯誤。這直接違反了主席一九四零年十二月在《論政策》這個指示中規定的“對於叛徒,……如能回頭革命,還可予以接待,但不準重新入黨”這樣明確的原則的。我在擔任總書記的十年中,最根本、最嚴重的罪行,是不突出無產階級政治,不傳播毛澤東思想,長期不認識毛澤東思想在國內和國際革命中的偉大意義。沒有認真學習,認真宣傳,還講過在宣傳毛澤東思想中不要簡單化這類的話。 
          一九五八年實現人民公社化,我確實高興,但在我的思想中,從此滋長了階級斗爭減弱的觀點,所以在后來的長時期中,我在處理階級斗爭的問題上,總是比較右的,無論在兩條路線和兩條道路的斗爭方面,或者在黨內斗爭(階級斗爭在黨內的反映)方面,都是如此。一九六一年我參與制定了工業企業管理條例(草案)七十條,這個文件不是強調政治掛帥、即毛澤東思想掛帥的,是包含許多嚴重錯誤的東西,我對此要負主要責任。 
          一九六二年刮單干風的時候,我贊成安徽搞“包產到戶”這種破壞社會主義集體經濟,其實就是搞單干的罪惡主張,說過“不管黃貓黑貓,抓得住老鼠就是好貓”等極其錯誤的話。這幾年,還存在著高估產、高征購的錯誤,每年征購任務的確定,我都是參與了的。基本建設項目,有些不該退的也退了。我作為總書記,對這些錯誤負有更多的責任。 
           
           
          一九六三年開始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有了主席親自主持制定的前十條,明確地以階級斗爭、兩條道路的斗爭為綱,規定了一套完整的、正確的理論、方針、政策和方法,完全沒有必要再搞一個第二個十條。第二個十條是完全錯誤的。在杭州搞這個文件的時候,我是參加了的,我完全應該對這個文件的錯誤,負重大的責任。 
          我主持書記處工作十年之久,沒有系統地總結問題和提出問題,向毛主席報告和請示,這在組織上也是絕不允許的,犯了搞獨立王國的錯誤。一九六五年初,偉大領袖毛主席批評我是一個獨立王國,我當時還以自己不是一個擅權的人來寬解,這是極其錯誤的。近來才認識到,獨立王國不可能沒有政治和思想內容的,不可能只是工作方法的問題。既是獨立王國,就只能是資產階級司令部的王國。書記處成員前后就有彭真、黃克誠、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等多人出了問題,這是與我長期不突出無產階級政治,不突出毛澤東思想的錯誤密切關連的,結果我自己最后也墮落到這個修正主義份子的隊伍中了。在書記處里,我過份地信任彭真,許多事情都交給他去處理,對楊尚昆安竊聽器,我處理得既不及時,又不認真,對此我應負嚴重的政治責任。在處理對羅瑞卿斗爭的問題上,我同樣犯了不能容忍的嚴重錯誤。 
          大量事實表明,在每個重要關節,在兩個階級、兩條道路、兩條路線的斗爭中,我不是站在無產階級方面,而是站在資產階級方面;不是站在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和社會主義道路方面,而是站在資產階級路線和資本主義道路方面。文化大革命一開始,我就同劉少奇提出了一條打擊革命群眾、打擊革命左派、扼殺群眾運動、扼殺文化大革命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毛主席《炮打司令部》的大字報出來后,我才開始感到自己問題的嚴重。接著,革命群眾大量揭發了我多年來在各方面的錯誤和罪行,才使我一步一步地清醒起來。我誠懇地、無保留地接受黨和革命群眾對我的批判和指責。當我想到自己的錯誤和罪行給革命帶來的損害時,真是愧悔交集,無地自容。我完全擁護把我這樣的人作為反面教員,進行持久深入的批判,以肅清我多年來散布的流毒和影響。對于我本人來說,文化大革命也挽救了我,使我不致陷入更加罪惡的深淵。 
          我入黨四十多年,由于資產階級世界觀沒有得到改造,結果墮落成為黨內最大的走資派。革命群眾揭發的大量事實,使我能夠重新拿著一面鏡子來認識我自己的真正面貌。我完全辜負了黨和毛主席長期以來對我的信任和期望。我以沉痛的心情回顧我的過去。我愿在我的余年中,悔過自新,重新做人,努力用毛澤東思想改造我的資產階級世界觀。對我這樣的人,怎樣處理都不過分。我保證永不翻案,絕不愿做一個死不悔改的走資派。我的最大希望是能夠留在黨內,請求黨在可能的時候分配我一個小小的工作,給我以補過從新的機會。我熱烈地歡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偉大勝利。 
           
           
          1966年十月二十三日,鄧小平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上的檢討: 
          我完全擁護主席和林彪同志在會議中間所作的指示,完全贊成陳伯達同志十月十六日的講話。 
          這次會議深入的檢查全黨在文化革命運動中的方針和政策,以便于進一步肅清以劉少奇同志和我為代表的資產階級錯誤路線的影響,更好地貫徹執行八屆十一中全會《關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貫徹執行毛主席親自制訂和領導的代表無產階級的文化大革命的正確路線,是十分重要的。 
          黨的八屆十一中全會確定林彪同志作為主席的助手和接班人,并且選拔了一些高舉毛澤東思想紅旗的同志到中央的主要崗位上來,這是非常必要、非常重要的措施,對我國對世界都具有極其重大的意義,我衷心地表示擁護。林彪同志是我們學習的典范,正是他高舉毛澤東思想紅旗,正是他把毛澤東思想舉得最高,學得最好,用得最活,正是他善于吃透兩頭,對重大問題即時向主席請示報告,既最了解主席的思想和意圖,也最了解群眾和下面的情況,所以他的思想水平和領導水平很高,成為毛主席最親密的戰友,他領導的人民解放軍成為全國學習的榜樣。對于我這樣犯錯誤的人,應該老老實實地向林彪同志學習,學習他高舉毛澤東思想紅旗,學習他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這是我改正錯誤,力求做一點對黨對人民有益工作的唯一可靠的途徑。 
           
           
           
          劉少奇、鄧小平批彭羅陸楊(1966。6。27) 
          劉少奇在中共中央召集的民主人士座談會上的講話 
          一九六六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四時,人大會堂安徽廳 
          鄧小平(主持人):中共中央今天約請在座各位同志、各位朋友,談談大家關心的問題,談談我們黨內發覺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幾個同志的問題。大家已經看了黨內的五個文件,大家都關心文化大革命的問題,現在就請劉主席同大家談這個問題。 
          劉少奇講話:最近,在我們黨內斗爭中,揭露了幾個負責人的問題,從性質上講,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的,是嚴重的事件。這個事件,不僅影響到我們黨內,而且影響到黨外,影響到我們的國家、我國的人民,可以說就是我們黨和國家的重大事件。這就是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事件,進行地下活動、陰謀活動、反黨活動的事件。因此,應當讓我們各位黨外民主人士,各民主黨派,無黨派的負責人,知道一下黨內的這個情況。前幾天,徐冰同志已經同各位談了,并將黨內的五個文件送各位看了,各位也舉行了座談。今天我就文件中的某些重要方面的情況談一下。 
          不論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這四個人都是掌握我們黨和國家要害部門的負責人,要害都掌握在他們手里。他們在黨內,在人民中間,都有一定的影響。 
           
           
           
          鄧小平托江青轉給毛主席的信的摘錄: 
          “我另一個最大的錯誤,是在到北京工作以后,特別是在我擔任黨中央總書記之后,犯了一系列的錯誤,一直發展到同劉少奇一塊推行了一條反革命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總書記的工作,我作得很不好,沒有及時地經常地向主席請示報告,犯了搞獨立王國的錯誤。在六○、六一年困難時期,我沒有抵制三自一包、四大自由等資本主義的歪風,沒有遵照主席指示抓好三線的基本建設,使不該下馬的也下了馬,推延了具有十分重大的戰略意義的三線建設。在工業建設方面,我主持搞的工業七十條,沒有政治掛帥,沒有把主席的鞍鋼憲法作為指針,因而是一個錯誤的東西。在組織上,我看錯了和信任了彭真、羅瑞卿、楊尚昆這些人。特別重大的是我長期沒有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揭露我和批判我,是完全應該的,它對于我本人也是一個挽救。我完全擁護主席的話: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時的。 
          我犯的錯誤很多,在“我的自述”中交代了,這里不再一一列舉。我的錯誤的根源是資產階級世界觀沒有得到根本改造和脫離群眾脫離實際的結果。 
          在去年(一九七一年)十一月我在呈給主席的信中,曾經提出要求工作的請求。我是這樣認識的:我在犯錯誤之后,完全脫離工作,脫離社會接觸已經五年多快六年了,我總想有一個機會,從工作中改正自己的錯誤,回到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上來。我完全知道,像我這樣一個犯了很大錯誤和罪過的人,在社會上批臭了的人,不可能再得到群眾的信任,不可能再作什么重要的工作。但是,我覺得自己身體還好,雖然已經六十八歲了,還可以作些技術性質的工作(例如調查研究工作),還可以為黨、為人民作七八年的工作,以求補過于萬一。我沒有別的要求,我靜候主席和中央的指示。” 
          衷心地敬祝主席萬壽無疆! 
          鄧小平 
          一九七二年八月三日 
          (這封信是鄧小平委托江青遞交毛澤東的) 
          江青把信交給毛主席,毛主席恢復了鄧小平的工作,并委以重任,比文革前的職位還高。鄧恢復工作后揮舞整頓的斧子就開始了翻案,并對江青同志進行了四個月的圍攻。當華國鋒出賣江青后,鄧小平致江青以死地,沒錯吧。大家評評理,究竟誰最壞? 
          他還說“永不翻案”,可施展了各種陰謀,把所有老干部以“年輕化、知識化”為由趕出中央和各級領導崗位,就徹底的撕掉偽裝,以“改革”社會主義為名,開始了全面的資本主義復辟,把人民群眾打入十八層地獄。用法西斯手段對待群眾,不僅工人罷工要遭到鎮壓,連人民的說話權利都要剝奪,就這樣開始了對人民群眾的“搶劫”,對共有財產的“私有化”!三十年來,不僅在經濟上人民回到了解放前,政治上甚至還不如解放前,為什么呢?解放前還有共產黨給人民希望,可鄧小平卻披著“共產黨的外衣”,干著反人民的勾當! 

           
           
          小平給華國鋒的兩封信 
          鄧小平經由汪東興轉華國鋒的信(1976.10.10) 
          東興同志轉呈國鋒同志并中央: 
          我衷心地擁護中央關于由華國鋒同志擔任黨中央主席和軍委主席的決定,我歡呼這個極其重要的決定對黨和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意義。不僅在政治上思想上華國鋒同志是最適合的毛主席的接班人,就年齡來說可以使無產階級領導的穩定性至少可以保證十五年或二十年之久,這對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來說是何等重要啊!怎不令人歡欣鼓舞呢? 
          最近這場反對野心家、陰謀家篡黨奪權的斗爭,是在偉大領袖毛主席逝世后這樣一個關鍵時刻緊接著發生的,以國鋒同志為首的黨中央戰勝了這批壞蛋,取得了偉大的勝利,這是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的勝利,這是社會主義道路戰勝資本主義道路的勝利,這是鞏固無產階級專政。防止資本主義復辟的勝利,這是鞏固黨的偉大事業的勝利,這是毛澤東思想和毛澤東革命路線的勝利。 
          我同全國人民一樣,對這個偉大斗爭的勝利,由衷地感到萬分的喜悅,情不自禁地高呼萬歲、萬歲、萬萬歲!我用這封短信表達我的內心的真誠的感情。 
          以華主席為首的黨中央萬歲! 
          黨和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勝利萬歲! 
          鄧小平 
          一九七六年十月十日 
          10.7早葉就打電話給鄧,報告已把四人幫抓起來了,鄧在10.10就寫信給華,我們是10.24才聽到傳達的。 
           
          鄧小平給華國鋒、葉劍英的信(1977.4.10) 
          華主席葉副主席并黨中央: 
          我完全擁護華主席最近在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完全擁護華主席抓綱治國的方針和對當前各種問題的工作部署。 
          我在七五年的工作雖然也作了一些有益的事情,但在工作中確有缺點和錯誤,我對偉大領袖和導師毛主席對我的批評和教導再一次表示誠懇的接受。 
          我感謝黨中央弄清了我和四人幫沒有關系這件事,我特別高興在華主席的講話中肯定了廣大人民群眾去年清明節在天安門的活動是合乎情理的。 
          至于我個人的工作問題,做什么,什么時候開始工作為宜,完全聽從中央的考慮和安排。 
          在偉大領袖毛主席逝世的時候,我曾向中央用書面表達我內心的悲痛和深切的悼念。我們必須世世代代地用準確的完整的毛澤東思想指導我們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把黨和社會主義的事業,把國際共產主義的事業,勝利地推向前進。 
          在黨中央決定由華國鋒同志擔任黨中央主席和軍委會主席的時候,我知道了以華國鋒為首的黨中央以最英明果敢、最正確的方式戰勝四人幫的偉大勝利的時候,我在七六年十月十日曾向國鋒同志和中央用書面表達我的真誠擁護和歡欣鼓舞的感情。 
          如果中央認為恰當,我建議把我這封信連同去年十月十日的信印發黨內,究應如何處理,完全聽從中央的考慮和決定。 
          順致誠摯的敬禮! 
          鄧小平 
          一九七七年四月十日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