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解放軍上將在鄧小平去世后才說的事

          時間:2013-11-08 21:08:07編輯:中國紅故事

           尤太忠將軍:有些事鄧小平在世時我不愿貿然說 
           
          本文摘自《同舟共進》年第12期,作者:吳東峰,原題:戰將風骨尤太忠 
           
          就是這天采訪中,尤太忠將軍給我談了他從未披露過的一件往事。這件事,如果小平不去世,將軍是不會貿然說的。 
           
          1973年2月22日晚上,被貶謫江西3年之久的鄧小平剛回到北京的第二天,尤太忠和李達、蘇振華三人一起,冒著極大的風險看望了小平同志。 
           
          一個人的經歷中往往會遇到許多偶然的事情,但在偶然事情中的表現往往最能體現這個人的品德。尤太忠是在去301醫院看望李達時,得知小平回京消息的。當時他和李達有這樣一段對話 
           
           
          李達:“你知道不知道鄧政委回來了?”尤太忠:“我不知道。” 
           
          李達:“你去看他不?”尤太忠:“我不知道他住哪里呀,怎么去看?” 
           
          李達:“你愿意不愿意去?”尤太忠:“當然愿意去,多少年沒見面了。” 
           
          李達:“那你去坐我的車,或者坐蘇振華的車。”尤太忠:“我就坐你的車。” 
           
          李達問尤太忠愿意不愿意去,說明去看小平是要冒一定風險的。因為當時小平只是回北京,他的政治命運如何誰都不清楚。何況后來還有一個“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李達和蘇振華都是在“文革”中“靠邊”的老同志,尤太忠則不同,他雖受沖擊但未“靠邊”,何況還擔任著北京軍區副司令員兼內蒙古自治區主要領導的職務。據說,當時有一位和尤太忠相同職務的軍區領導,鄧小平專門托話給他,仍不敢前往看望。但尤太忠就是尤太忠,他的回答毫不含糊,沒有一點兒猶豫。 
           
          將軍接著說,小平住在西山的一個院子里。值班守門的正好我認識,原來是27軍一個參謀,調到那兒當連長。他看到我來,給我敬了個禮,讓我們進去了。我進去后,看到小平同志,立正給他敬了個禮,握握手。他看到我來有點驚訝,說:“啊呀,你怎么也來了,你也敢來看我嗎?”我說:“你是我的老政委啊。”李達、蘇振華、尤太忠看望他們的老政委鄧小平時,談了些什么,將軍沒有說,但他談的一個細節給我印象極深。 
           
          尤太忠說:“當時,我口袋里就裝著帶嘴的中華煙。由于動作慢了些,小平先給我遞煙,我只好接過來吸了,光板煙……那煙差得很。結果,我自己口袋里帶嘴的中華煙,怎么也不好意思拿出來了。” 
           
          歷史大多是在無意間寫成的,人的品德往往也是在無意間流露的。看到小平同志當時的境況,尤太忠心里很不是滋味。從西山返回時,他沒有回家,而是直驅京西賓館,找到在小賣部當經理的一位老部下。 
           
          尤太忠急乎乎地問:“有沒有好煙?”老部下答:“有,中華。”當時中華煙是最緊俏的高檔商品,需要憑票購買或按級別分配。將軍說:“給我買幾條。” 
           
          老部下瞪大眼睛望著他,問:“你買那么好的煙誰吃?”將軍說:“送人。” 
           
          將軍買了5條煙后,立即驅車回到小平住處。門開了,小平同志奇怪地問:“你怎么又來了?”將軍說,“給你拿幾條好煙來。” 
           
          尤太忠將軍告訴我,鄧小平立馬拆開一包煙,抽出一支,掏出火柴點上,深深地吸了一口,說:“啊——好多年沒吸這么好的煙了。” 
           
          煙霧繚繞中,尤太忠將軍的眼睛濕潤了。過足了第一口煙癮的鄧小平感激地望著這位老部下,就像當年望著汝河激戰中的將軍一樣。 
           
          人民網揭秘鄧小平真正死因 卓琳說出了實情 
           
          1997年2月,也即舊歷丁丑年正月,全體政治局常委都接到通知不要出京,留在家中待命。不是發生了什么意外變故,而是一個既定的進程日益迫近終點:鄧小 平走到他生命的最后時刻,醫院的報告說他已經病危。自從1994年春節以后,他就再也沒有公開露面了,境外的媒體就像那個總是高喊“狼來了”的孩子,至少 100次說他“病危”,他卻在京城里自己那個四方形的院落中,過得既舒適又灑脫。這一次沒有誰說什么,可是“狼”真的來了。 
          1997年2月19日,鄧小平同志與世長辭,在逝世4天前,卓琳就寫信給江澤民,轉告“鄧小平的臨終囑托”:不搞遺體告別儀式,不設靈堂,解剖遺體,留下角膜,供醫學研究,把骨灰撒入大海里。 
           
          只有他的家人和黨的新一代領袖們知道這個消息。根據醫生解釋,他的心臟健康,肝脾也好,沒有老年人常見的糖尿病或者前列腺炎,致命的問題發生在神經系統, 這在醫學上叫做“帕金森綜合征”,是一種沒有辦法根治的疾病。“他患帕金森征的時間也長,治了十幾年呢,”吳蔚然說,“到后來,越來越差。”疾病蔓延到呼 吸器官,一發不可收拾。 
           
          k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