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zrc0e"><var id="zrc0e"></var></menuitem>
<menuitem id="zrc0e"></menuitem>
      1. <mark id="zrc0e"><tt id="zrc0e"></tt></mark>
          
          

        1. <code id="zrc0e"></code>

        2.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葉劍英領導粉碎四人幫 促使鄧小平成第二代領導核心(2)

          時間:2013-05-16 23:27:50編輯:中國紅故事

            “文命”以后,鄧小平與葉帥肝膽相照,共解國難

            1976年1月8日,周恩來與世長辭,黨內兩種勢力斗爭的焦點是由誰來為周恩來致悼詞。盡管鄧小平已經在挨批判,但在名義上他還主持中央工作,按常理按常規,都應該讓鄧小平為周恩來致悼詞。但是,江青集團十分害怕鄧小平亮相,與廣大人民群眾見面。江青主張由王洪文或張春橋來致悼詞。張春橋自知不夠格,王洪文又太嫩,大家不服氣。于是,張春橋提出讓葉劍英來致悼詞,說:“現在全國都在反擊‘右傾翻案風’,鄧小平致悼詞不合適,還是請葉帥來吧!”葉劍英看透了江青集團的陰謀,他們是想通過這次悼念活動,達到削弱鄧小平政治地位的企圖,因此,葉劍英堅決地說:“鄧小平是堂堂正正的黨中央副主席,又是國務院第一副總理,代替總理主持工作,又有國際威望,理應由他來致悼詞。”葉劍英極力主張由鄧小平來致悼詞,在關鍵時刻支持了鄧小平。1月15日,鄧小平在周恩來追悼會上致悼詞,這是他再次被“打倒”前在電視屏幕上的最后一次露面。此后,一場更大規模的“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開始了。

            與此同時,國內外輿論密切關注著由誰來接替中國總理的職務。本來,早已主持國務院工作并排名第一副總理的鄧小平理應是最適當的人選,但當時的情況已沒有這個可能了。如果按副總理的排序,下一個是張春橋。江青集團也渴望張春橋能取得這個職位。這是一個牽動全局的關鍵問題。作為最終決策者的毛澤東也在鄭重地考慮這件事。在險象環生的關鍵時刻,重病中的毛澤東保持著清醒的頭腦,也正如葉劍英所分析的,“有些事情主席不會全交給他們”,毛澤東最終沒有把總理的職位交給江青集團。1月21日,毛澤東在聽取毛遠新關于中央政治局會議情況匯報時說:“就請華國鋒帶個頭吧,他自以為是政治水平不高的人;小平專管外事。”2月2日,中共中央發出通知:一、經毛主席提議,中央政治局一致通過,由華國鋒任國務院代總理;二、經毛主席提議,中央政治局一致通過,在葉劍英生病期間,由陳錫聯負責主持中央軍委工作。

            以中央文件形式向全黨通報共和國元帥生病,這是破天荒第一次,來得非常突然。不過,葉劍英早有思想準備,拒絕醫生要他去外地休養的建議,繼續留在北京。他早已將個人的榮辱、職位的升降置之度外,他擔心的只是國家和軍隊的命運。2月16日,經毛澤東同意,中共中央下達文件,批轉中央軍委2月6日關于停止執行1975年7月葉劍英、鄧小平在軍委擴大會議上的報告和講話。3月底,中央政治局召開繼續批鄧的擴大會議。鄧小平在會上沒有發言,也沒有承認自己的“錯誤”。會議臨結束時,他說:“我已經老了,聽力不太好。你們說的一句也聽不清。”4月,在全國范圍內掀起的以天安門事件為代表的悼念周恩來、反對江青集團自發的群眾性運動遭到鎮壓,鄧小平被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7月,唐山大地震導致死24萬、傷無數的特大災難。8月18日,毛澤東圈閱了一生中最后一份文件《關于唐山豐南一帶抗震救災的通報》。9月8日下午,毛澤東一生最后一次看文件。入夜,中央政治局成員分批前往看望處于彌留狀態的毛澤東。毛澤東還沒有完全喪失神志,報告來人姓名時他還明白。當葉劍英走近床前時,毛澤東忽然睜大眼睛,并動了動手臂,仿佛想說話。只顧傷心、淚眼模糊的葉劍英一時沒有覺察,緩步走向房門。這時,毛澤東又吃力地以手示意,招呼葉回來。當葉劍英回到床前時,毛澤東用一只手握住他的手,眼睛盯著他,嘴唇微微張合,似乎有話要說,但已經說不出話來了。9月9日凌晨,毛澤東去世。毛澤東臨終召喚葉劍英,到底想說什么話?盡管人們可以有多種猜測,但無論如何,都可以證明葉劍英在毛澤東心目中的特殊地位。毛澤東握別葉劍英,意味著一個時代的結束。以后的歷史表明,一個從毛澤東時代向鄧小平時代的過渡時期開始了,而葉劍英在這個過渡中依然扮演著歷史的主角。

            關于1976年秋天那段驚心動魄的中國高層兵不血刃的政治歷史,尤其是華國鋒、葉劍英等粉碎江青集團的傳奇故事,已有眾多的文字記載,而且越來越接近歷史的真實,越來越凸現葉劍英作為這段歷史的主角的決定性作用。葉劍英、華國鋒、汪東興最后商定以“智取”的方式處置江青集團,具體方案是,以討論《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為題召開中央常委會,吸收姚文元參加,會上即對王洪文、張春橋和姚文元三人采取行動,江青另行處置。行動時間定于10月6日。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斗。為了提高警惕,避開王洪文的監視,行動之前,葉劍英隨時變換住處,讓“四人幫”摸不著他的行蹤。同時,他還對軍隊作了相應的部署。

            10月6日,這一天到來了。會議定在晚8時開,葉劍英和華國鋒二人提前一小時到達懷仁堂,做具體部署工作的汪東興已帶著警衛人員在大廳守候。


            此后,僅僅在一個小時之內, 從1966年5月起,橫行了整整10年之久的江青集團,就被葉劍英和華國鋒、汪東興等人不費一槍一彈,干凈利落地徹底解決了。

            很快,在京政治局委員接到上玉泉山9號樓葉劍英寓所開會的通知。葉劍英請華國鋒到自己的臥室休息。兩人一邊吃著臨時準備的簡單夜餐,一邊商議著即將在會議上討論的包括提出主席人選在內的重要議程。葉劍英說,主席生前已經有交代,你應當擔此重任。華國鋒謙虛地說,我提議,還是由葉帥主持中央工作。葉劍英堅定地說,你是主席生前指定的接班人,我們提交會議討論決定吧。晚上10時,葉劍英、華國鋒手挽著手,面帶笑容地與到會的政治局成員見面。華國鋒主持會議,葉劍英報告粉碎“四人幫”的經過。會議直到第二天早上5時才結束。會場一片沸騰,葉劍英的報告不時被一陣陣的掌聲所打斷。會議決定,為通報粉碎“四人幫”一事,從10月7日起全國范圍內由上而下地召開“打招呼”會議。

            葉劍英急切盼望鄧小平東山再起,治國安邦

            葉劍英首先想到的是要把粉碎江青集團的消息通報給已經被打倒半年的親密戰友鄧小平。從毛澤東病重、去世到江青集團被粉碎前夕這一特殊時段中,鄧小平的憂心而無助的主客觀境況如他的女兒毛毛所回憶的那樣:“我們在寬街的這一家人,由于基本上處于半封閉狀態,消息相當閉塞。在中央進行粉碎‘四人幫’的籌劃和行動時,我們的心中還在為‘四人幫’越加明顯的奪權企圖而憂心忡忡。如果‘四人幫’真的攫取了政權,那將是中國歷史上的彌天大禍。到那個時候,父親和我們這一家人的命運自不必說,整個中國將不知道會有多少人頭落地。父親挨‘批判’時,我們沒有這樣擔憂過。‘天安門事件’后父親被再次打倒,我們也沒有這樣擔憂過。而在毛澤東逝世后,眼見得局勢陷入新的危難,我們心中的憂慮便隨著時間的推移,日復一日不斷增加。父親更加沉默。從不語之中,看得出他那蘊藏在心中的萬千思慮。毛澤東去世了,政治格局出現了巨大的裂口,斗爭只會愈演愈烈。禍兮福兮,心中全然無數。面對黨和國家可能面臨的最壞的局勢,作為一個被‘打倒’的人,父親沒有行動自由,完全無能為力。他唯一能做的,只有靜等事態的發展。”毛毛還回憶鄧小平獲悉“四人幫”被粉碎的消息的一個細節:“父親十分地激動,他手中拿著的煙頭輕微地顫動著。”10月10日,父親“致信汪東興并轉華國鋒和中央,表示堅決擁護中央一舉粉碎‘四人幫’的果敢行動。信的最后,父親用他從來沒有使用過的詞語寫道:‘我同全國人民一樣,對這個偉大斗爭的勝利,由衷地感到萬分的喜悅,情不自禁地高呼萬歲、萬歲、萬萬歲!’”他還對前來看望的李先念、陳錫聯和吳德說:“我可以過一個安寧的晚年了。”12月初,鄧小平因患前列腺炎住進三○一醫院,接受精心治療。

            葉劍英想的不只是讓鄧小平安度晚年,他急切盼望鄧小平東山再起,治國安邦。在粉碎江青集團后的較長時間里,中央領導都在西山集體辦公。1977年2月初,鄧小平康復出院后搬到西山住下。毛毛回憶:“出院后,在葉帥的親自安排下,父親住進京郊西山軍委一個住處的二十五號樓。這個樓,原來是王洪文住過的。……是在山的最上面,從車道轉下去,就是葉帥住的十五號樓。有一天晚上,我們全家正在吃飯,葉帥的小兒子頭頭來了。他悄悄地告訴我們,他是奉命來接我們家的‘老爺子’,去見他們家的‘老爺子’。父親聽后立即起身。”“頭頭的車子停在大門外面,父親上車,是坐在汽車的后座上,我和頭頭坐在前面。頭頭開著車,神不知鬼不覺地把父親接到了葉帥住的十五號樓。父親下車,快步走進大門。剛一進門,遠遠地就看見葉帥由人攙扶著,從里屋走出來。葉帥是專程出來迎接鄧小平的。父親高聲喊道:‘老兄!’趕緊趨步向前。父親和葉帥兩人走到一起,熱烈而緊緊地握著手,長時間不放。然后,他們互相攙扶著,走進里屋。門緊緊地關著,他們談了很長、很長的時間。”


            葉劍英和鄧小平閉門長談到底談了些什么東西,已是一個永遠也無法解開的謎。然而,無論如何,都可以說明葉劍英在這個歷史過渡階段的特殊地位。葉劍英握迎鄧小平,象征著一個新時代的序幕已經拉開。

            粉碎江青集團,葉劍英又一次在關鍵的時刻為黨立下了不朽的功勛,受到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的高度夸獎。陳云說劍英同志是真正的共產黨員。徐向前連聲高呼“好得很!好得很!”聶榮臻激動地說“中國得救了!”此時,葉劍英的政治威望如日中天。

            粉碎江青集團后,葉劍英第一個提出請鄧小平出來工作

            作為從以毛澤東為核心的第一代領導集體過渡到以鄧小平為核心的第二代領導集體的關鍵人物,葉劍英高瞻遠矚,以博大的胸襟和高超的藝術,十分妥善地處理了評價毛澤東的問題、自己與華國鋒的關系問題并最終實現鄧小平的復出。這里僅僅簡單敘述葉在鄧小平復出中作出的不懈努力和所起的關鍵作用。

            粉碎江青集團后,葉劍英第一個向黨中央提出請鄧小平出來工作。1976年10月8日,在華國鋒召開的中央打招呼會議上,葉劍英向華國鋒說:“小平同志具有治黨治國的豐富經驗,是我們黨內難得的人才,毛主席和周總理曾多次贊揚過他。黨內軍內多數同志和全國人民都強烈要求鄧小平同志出來工作,我們應該盡快請他出來。”盡管這一提議遭到華國鋒拒絕,盡管華國鋒依舊堅持批鄧和反擊“右傾翻案風”,葉劍英仍采取實際措施為鄧小平的復出做準備,如前面提到的安排鄧小平住進西山。葉劍英對他的辦公室主任說:“凡是我看的文件,都要送給小平同志,讓他看,熟悉情況。”

            不久,中央政治局開會,葉劍英第二次向華國鋒提出讓鄧小平出來工作。針對有人提出“你們能保證鄧小平同志站出來以后絕對地支持我們嗎?你們能保證他出來以后和我們好好地團結在一起再不搞分裂嗎?你們能相信他出來以后不會使全黨發生分裂嗎?”葉劍英首先說明鄧小平才能卓越和善于團結同志,然后用反問的形式說:“我建議小平同志出來工作,我們在座的同志總不會害怕吧?恢復工作參加了政治局總不會跟我們挑剔吧?”對此華國鋒保持沉默。1977年3月中央召開工作會議前,華國鋒將其在會議上的講話稿拿來征求葉劍英的意見。葉劍英借此第三次向華國鋒提出讓鄧小平復出,他提出兩點意見:一是天安門事件是冤案,要平反;二是對鄧小平同志的評價,應把提法改變一下,為鄧小平同志重新出來工作,創造有利條件。講話稿起草人把葉劍英的意見寫上去,但華國鋒仍沒有接受。會議期間,葉劍英找華國鋒談話,第四次提出讓鄧小平出來工作。陳云、王震、李先念也都發表了與葉劍英同一意思的意見。大勢所趨,華國鋒不能不開始讓步,他在總結講話中,一方面說:如果我們急急忙忙讓鄧小平出來工作,就可能上階級敵人的當,可能把揭批“四人幫”的斗爭大局搞亂,就可能把我們推向亂的地步。另

            一方面又說:鄧小平出來工作,要等到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具備一定條件。

            究竟要具備什么條件,才算是瓜熟蒂落呢?中央工作會議后,華國鋒向鄧小平提出:雖然鄧小平和天安門事件沒有關系,但要承認自己有錯誤,要承認天安門事件是反革命事件。這些無理要求,當然被鄧小平堅決拒絕。鄧小平堅持實事求是,認為寧愿不出來工作,也不能違背事實作出上述承認。

            4月10日,鄧小平又向黨中央寫了第二封信。葉劍英和華國鋒商量了鄧小平的第二封信的問題,就“反擊右傾翻案風”、天安門事件的后臺和鄧小平的復出等問題進行了長談。葉劍英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說明:1975年的整頓,鄧和自己的觀點一致,這些整頓是完全正確的,而將其看成是“右傾翻案風”是根本不能成立的。葉劍英還以工作人員和子女抄錄的詩詞,特別是四五前夕自己親自到天安門廣場觀察的事實,說明天安門事件是懷念周恩來、反對“四人幫”的革命群眾運動。而鄧小平當時受軟禁,根本不可能成為總后臺。如果硬說有后臺的話,那我也算一個。葉劍英同意由黨中央轉發鄧小平的信,華國鋒也接受了。兩人還向鄧小平提出對信的修改意見。

            4月14日,鄧小平再次致信華國鋒、葉劍英,說明根據他們的意見修改10日寫的這封信的情況。一個月后,5月14日,鄧小平到葉劍英家祝賀葉劍英80壽辰,并贊揚葉劍英為黨和人民做出了巨大貢獻。

            5月3日,中共中央將鄧小平1976年10月10日和1977年4月10日兩封信轉發至縣團級。7月16日至21日,中共中央召開十屆三中全會,通過《關于恢復鄧小平同志職務的決議》。鄧小平終于第三次復出。

            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十一屆三中全會勝利召開

            葉劍英和鄧小平又在一起并肩戰斗了。到了1978年下半年,黨和國家工作重點的轉移已成為歷史發展的一種迫切要求。粉碎江青集團快兩年了,在恢復遭受嚴重破壞的國民經濟方面雖有所好轉,但仍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左”的思想仍然在政治上、經濟工作中起著指導作用,尤其是在經濟工作中急于求成和一些“左”的政策還在發展。面對粉碎“四人幫”后出現的新形勢、新情況、新問題和中國的發展前途問題,鄧小平和葉劍英都堅定地認為需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排除現代教條主義的束縛,總結建國以來特別是“文化大革命”的經驗教訓,提出符合中國實際情況、有自己特色的新的發展道路,向著把我國建設成為偉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目標前進。這就迫切需要召開中央工作會議和十一屆三中全會,從根本上消除對黨和人民事業極其有害的“左”的指導思想,制定正確的思想路線、政治路線、組織路線和方針政策,實現偉大的歷史轉折。經過鄧小平和葉劍英磋商,向華國鋒提出的召開中央工作會議并在此基礎上召開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建議,得到華國鋒的同意。

            11月10日至12月13日,中共中央工作會議在北京京西賓館召開。葉劍英在閉幕會上做了重要講話。他著重強調要順利地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首先,要有好的領導班子,特別是中央要有好的領導班子。他強調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是一條馬列主義的基本原理,是不容置疑的。他的講話與鄧小平在會上的講話精神一致,實際上成為隨即召開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重要指導思想。

            關于葉劍英在中央工作會議上的作用,于光遠在1998年很有感觸地回顧說:“中央工作會議的成功,葉劍英功不可沒。他提出‘擺開來講,免得背后講’,他對小平的鼎力支持,以及在會上提出要培養接班人的建議,與會者都能理解他的用意。他關于民主與法制的許多精辟論斷,即使今天也很有價值。”于光遠還指出:“在紀念三中全會二十周年的時候,作為一個歷史的見證人和科學工作者,我感到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把歷史的真實寫出來。在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這重要的一頁上應寫下‘葉劍英功不可沒’這幾個字。”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于12月18日至22日舉行。葉劍英同華國鋒、鄧小平、李先念等人一起主持了這次全會。全會確定了解放思想,開動腦筋,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的指導方針;做出了從1979年起把全黨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的戰略決策;在中央領導機構的人事安排上也做了重要變動;在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全面地恢復和確定了馬克思主義的正確路線,結束了粉碎“四人幫”以來黨的工作在徘徊中前進的局面。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具有深遠意義的偉大轉折。這時華國鋒雖仍擔任黨中央主席,但就體現黨的正確指導思想和決定現代化建設的重大方針政策來說,鄧小平實際上已成為中央領導集體的核心。

            1980年底,葉劍英于中央政治局的一次會議上,在堅決推辭華國鋒提議他擔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的職務并再次向黨中央提出離休的同時,又一次高度評價了鄧小平:“小平同志在歷史上對黨做出過杰出的貢獻。粉碎‘四人幫’以后,在每一個重要關頭,他都敏銳、果敢地提出一些正確的決策和主張。在我看來,小平同志具有安邦治國的卓越才能,他當全黨的‘軍師’和全軍的統帥,是當之無愧的。”

            王恩茂是這樣從毛澤東到鄧小平看葉劍英的特殊功勛的:葉帥“在粉碎‘四人幫’的斗爭中起了主要作用。我們取得粉碎‘四人幫’斗爭的勝利是由各種因素決定的,但是葉帥起了主要的作用,事實上,葉帥是粉碎‘四人幫’的主要領導,是粉碎‘四人幫’的總指揮”。“粉碎‘四人幫’,結束了災難深重的‘文化大革命’,挽救了我們黨,挽救了我們國家,是我們黨的歷史上又一個具有深遠意義的轉折點”。“在粉碎‘四人幫’后,他大力支持鄧小平同志出來工作、出來領導,成為黨的第二代領導集體的核心。粉碎‘四人幫’后,小平同志之所以能成為黨中央第二代領導核心是由各種因素形成的,但是葉帥起了主要的作用。粉碎‘四人幫’后,全黨、全國的形勢,葉帥的歷史功績、地位、身份、威望、影響、作用等等,都是大大不同于一般,他對小平同志的支持是舉足輕重的,他有馬克思主義的遠大戰略眼光,胸懷大略,特別顧全大局,他從全黨、全軍、全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支持小平同志。”“逐步形成了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第二代領導集體,實現從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第一代領導集體到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第二代領導集體的過渡,開創了全國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建設發展的新局面。正因為有了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第二代領導集體,才又逐步形成了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第三代領導集體,完成了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第二代領導集體到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第三代領導集體的過渡……”

          kb体育app